《最高权力》
第168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来到洪伟的办公室,洪伟正在看今天直播的录像带,见丁一进来了,就起身说道:“小丁姐,你来的正好,你看这里有几帧我反应有些迟钝。
  说着话,洪伟就转动着按钮,让丁一看。
  丁一笑了,说道:“如果一帧一帧地挑毛病,天下的直播主持人,没有没毛病的。”
  洪伟说:“我刚才把你的也看了,你今天的这组可以说非常完美,没有遗憾。”
  丁一说:“你看,我刚说了上句,你就来了这句,好像我是天下最完美的主持人了?”

  听她这么一说,洪伟也琢磨过来了,他哈哈大笑。
  这时,汪军从外面进来,说道:“大晚上的,你们笑什么?”
  洪伟连忙说:“台长好,我们正在看今晚直播的录像。”
  丁一也微笑着向汪军点头致意。
  汪军看了一眼,说道:“我刚才在饭店看到了,今天你们俩发挥的都很好,没有明显的失误。”
  洪伟说:“多谢台长鼓励,我还是感觉我心理紧张,不如小丁发挥自如。”
  汪军说:“你不能按小丁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小丁从事主持人工作有多少年了,你才多少年?我为什么不让你跟翁宁一组了,就是考虑到你和翁宁实践经验不足,分别让两个有经验的主持人带你们。”

  洪伟说:“您还真别说,小丁往那里一座,什么都不说,只要看一眼她淡淡的样子,我的心就沉下来了。”
  丁一说:“你们快别这样说了,尽管我从业时间长一些,但是对于直播,我和你一样。都是在一个起跑线上。”
  汪军说:“我看今天没有需要纠错的内容,这样,如果发现第二遍没有需要纠错的地方,又没有加播的内容,你们可以留下一个人值班,洪伟单身,又在单位住,你多盯着,让小丁早点回去吧,她家离台里比较远。”
  洪伟说:“好的,没问题。”
  丁一没想到汪军把自己要跟洪伟商量的问题解决了,就冲洪伟说:“那你多费心吧。”
  洪伟说:“丁姐,你太客气了。”
  丁一又转向汪军,说道:“那台长我先回去?”

  汪军说:“走吧走吧。”
  其实,汪军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在电视台门口西侧大概有五十米的地方,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路边,尽管距离远他看不清车的真实面貌,但从车型中判断,那应该是一辆奥迪车。显然,这辆车是在等人。
  这个点了,显然是在等电视台的人,而以这么低调隐蔽的方式等人,也只有江帆。因为翁宁的老公杜涛,从来都不在路边等,而是耀武扬威地直接进到翁宁的办公室。
  自从小字报事件发生后,汪军很长时间在丁一面前抬不起头,他甚至会认为江帆由此阻止他任台长的决定,没想到江帆根本没有给他设阻,上任后调研的第一个单位就是电视台。而且赞赏他懂业务,在电视台上直播的时候,还从市长基金拨出部分资金,补充电视台购买直播设备资金不足的局面,这大大鼓励了他上直播的信心和决心,正是有了市长专项资金的支持,阆诸电视台的直播节目的开播,比预期提前了时间,成为全省除去省会城市外第一个市级实现新闻直播的电视台。

  有一次殷家实来电视台做电视讲话,问汪军丁一和江帆的关系时,汪军说:“我没有看出什么来。”然后就把话题转到了别处,打这以后,无论是殷家实还是蔡枫,都没再涉及过这个话题。
  不过汪军断定朗法迁应该知道丁一和江帆的关系。因为,在谋划直播人选的时候,汪军为了试探朗法迁,故意没提丁一的名字,没想到朗法迁果真说道:“让丁一上直播吧,其它的工作就别让她担着了。”
  本来,汪军还想让丁一继续担任一档专题节目的主持工作,因为这档节目收视率仅次于新闻节目,在观众收视调查中反应比较好,他担心换人后会影响收视率,进而影响广告收入。但听朗法迁这一说,就不再坚持让丁一兼着这档节目了,而是给了另外一个主持人。尽管朗法迁没有说过什么,但汪军能感觉得到,朗法迁跟岳素芬关系比较密切,岳素芬能当交通台台长,完全是他一手提拔的结果,当时好多职工都不服气,认为岳素芬来的年头短不说,而且是从基层上来的播音员,三四年的时间,就当上了台长。所以,就有了一些关于他们的闲言碎语。

  汪军想,如果朗法迁真的和岳素芬有关系的话,那么岳素芬是最了解丁一和江帆的事的,有可能岳素芬早就告诉了他事情的真相,才有了他让丁一上直播而且不再让她担着任何工作。
  其实,汪军已经坐实了丁一和江帆的关系,他和岳素芬还有贺鹏飞是第一见证人。但事后,他们谁都没往外说这件事。不只这是丁一的隐私,最重要的是有可能牵扯到这个城市的二号人物,所以,他们谁都不敢向外透露这个消息。
  丁一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就走出了电视台。
  她刚走出大门口,就看见不远处亮起了车灯,一辆车徐徐地开了过来。不等车挺稳,丁一就拉开的前车门坐了进去。

  江帆说道:“你怎么这么大意,也不看看是谁的车,伸手就拉车门上车?”
  丁一笑了,说道:“还用看,闭着眼睛都知道是你的车。”
  江帆严肃地说:“感觉是我的车不行,你还要进一步确认才行,以后你天天晚上这么晚下班,这一点你一定要提起高度注意才行。”
  “是——遵命啦——”丁一说道。
  江帆继续说:“绝不能见车就上,另外,如果我有事接不了你,你打车一定要打正规的出租车,绝不能打黑出租。你是我的人,而且怀着孩子,你的安全问题,是我们家第一大问题。”
  “行,听你的,我的婆婆。”丁一调皮地抚摸了一下他的脸说道。

  “这个问题我刚一强调你就烦了?以后我会天天强调,你烦也没用。”江帆依然不依不饶地说道。
  “坚决服从,保证不嫌烦!”丁一端正态度,认真地说道。
  “这还差不多。”江帆的语气不再那么严肃,温柔了很多。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我每当想起长宜跟我讲的你和雯雯遇难那次,我就心悸得不行。真的是这样,我一点都不夸张。”
  丁一看着他,将他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说道:“我知道了。以后一定要注意。”

  显然,江帆并不满意刚才的嘱咐,他开着车,说道:“我今天晚上的确喝了一点酒,但是没有喝多,我非常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宝贝,我不是危言耸听,我干这个市长,有可能得罪了什么人,也有可能招来报复,你作为我是家属,还有我们将来的孩子,都要提高警惕,要时刻有这个安全意识。”
  丁一知道江帆说这话是认真的,就说:“你放心,我会注意的。以后打车要打有牌照的出租车,不跟陌生人说话,不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哈哈。”江帆一听她这么说,就笑了,放心地说道:“只要你有这个安全意识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回到家里,他们换上了家居服,丁一坐在沙发上,不知该怎样跟江帆说拆迁的事。
  江帆从卫生间出来后,看见丁一在发愣,他想是不是刚才自己的话吓着丁一了,就走了过去,说道:“想什么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