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24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08 19:42:35
  021章:死囚之怨
  我惊地从床板是坐起,愕然看着花姐。
  花姐站起身斜眼鄙夷地看着我床头立着的那五个女鬼,讥笑道:“你们这五个欺软怕硬的狗东西,死了都还要这个德性,你们围着那个孩子干什么?有种冲我来啊!”
  想不到初次见面,花姐竟然会站出来保护我,我还以为这一夜我会被恶鬼折磨个痛快呢。
  那五个女鬼被花姐一吼,吓得落荒而逃。
  我就愈发好奇了,看了看花姐的脸,眼睛的余光又不自觉地瞥到了花姐的胸上…

  谁说只有男人才好色的,女人也好色,我只知道我自己见了好看的男人会多看别人两眼,见了性感漂亮的女人,我也一样会不自主地多看几眼。
  “花姐,为什么他们死了变成了鬼还这么怕你啊?”我实在想不通,头一次见一个人靠吼就能同时把几个鬼魂吓跑。
  花姐搔首一甩额前的卷发,傲娇地说:“刚死的鬼,还没什么能耐,顶多就是到处吓唬吓唬人。”
  “哦,原来如此。那花姐为何要杀掉他们呐?”我看着花姐的眼睛问道。
  “那个老女人带着四个女儿租住在我家小楼上,我把他们当家人看,他们却变着法儿地离间我和我丈夫之间的感情,试图让我丈夫抛弃我,然后他们好变成宅子的女主人…”花姐气愤地回忆道。
  “所以你谋杀了他们?”我疑惑问道。
  “他们害死了我儿子!我儿子还不满一岁。那老婆子心机深得很,趁我打麻将时说帮我看孩子,将我的儿子抱上了楼,又让她的小女儿去给我丈夫告状,说我痴迷赌博,不顾孩子生病发烧…”花姐眼里满是愤懑。
  “你的孩子是怎么死的?”我追问道。
  “我丈夫急急从工作的单位赶回家,被那老婆子的女儿引上了楼。他们几个疯子为了骗我丈夫,竟然将我的儿子放在水缸里泡了近两个小时,那时候正是寒冬腊月,那么小的孩子怎么受得了?!”花姐说着说着竟大哭了起来。
  “真狠!”我不禁叹道。
  “我丈夫赶上楼时,孩子被他们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已经高烧昏迷,他们一家五口个个轮流撒谎骗我丈夫,说我不顾孩子死活,自己只管玩乐…后来他们一起把孩子送到了医院,可是太晚了,孩子不治而亡。丈夫当着他们一家五口和医院医生护士的面打了我一巴掌,还当众说要和我离婚…”花姐哭诉着,我听得也是心中为她愤愤不平。
  “这样恶毒的女人,太可怕了,还是一家五口合伙来对付你,还不惜害死你的孩子,人心恶毒至此,也是够可怖的。”我不禁唏嘘道。
  “这还没完!你知道吗?我儿子还没入土为安,他们的老幺就爬上了我们的床,那天我在灵堂守着孩子,期间回家拿孩子生前穿过的衣物,撞见了他们在我卧房的床上做苟且之事。我当场失控,可我丈夫却打了我,还让我赶紧滚!”花姐哭诉着,我吃惊地听着她的故事。

  彼时我心里想:男人真的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么?这么明显的勾结离间计,他怎么会宁肯相信外人也不愿相信自己的结发妻子?
  “我从街道混混那里花钱买了把枪,在我儿子下葬后的那一夜,我上了楼,开枪打死了他们一家五口!”花姐龇着牙,露出凶相。
  “哎,为那样猪狗不如的东西而杀人犯罪,花姐糊涂啊,你还这么年青,姿色也是绝好的,进了这死牢尝尽孤苦,多可惜啊!”我替花姐不值。
  花姐吸了吸鼻涕,幽怨地看了我一眼,哀声叹道:“那是你还小,等你以后有了爱人和孩子,如果你不幸被人夺走了孩子和爱人,你就知道我的痛苦了。我一点都不后悔杀了那五个贱人!”
  “花姐是被判的什么刑?”我忽然希望花姐能活着离开这死牢。
  “死刑,缓刑两年。我来这儿快一年了,还剩一年多的时间。”花姐抹了抹眼泪,躺到了床板上,用手臂枕着头。

  “可惜,真可惜。你不该死在这里。”我坐在床板上,看着花姐的姿容,回想着她的遭遇,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花姐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侧脸看着我问道:“我都三十了,杀了人就得偿命。你就不一样了,你怕还是个处子吧?你知道男人的好么?你知道当娘的滋味么?你自己都快死了,还操心起我来了…”
  被花姐猛地一取笑,我遂羞红了脸,低声回道:“男人有什么好的?花姐你不就是被男人害的么?”
  花姐的脸忽地一沉,高声说:“我家男人以前对我可好了!怪就怪那一家五口一窝的狐狸精!如果不是他们存心害我,我现在正在家里的床上搂着丈夫和儿子睡大觉呢!”

  我忽然有些心酸,觉得花姐到死都还爱着他丈夫,竟然把所有的错都归咎到那一家五口身上,我想说如果花姐的丈夫真心疼爱花姐信任花姐,那么花姐都不会沦落到此处。
  可是话到嘴边时,我又咽了回去。
  这死牢已经够让人绝望了,我又何必说出伤人心肺的真话来让花姐彻底地深陷进对这人世的仇恨里呢?
  “那花姐万一有朝重获自由,还会回头去找你丈夫吗?”我试探着问道。
  花姐瘪了瘪嘴,难过地回道:“若真能重获自由,我要找一个比他好百倍千倍的男人,我要抱着跟别的男人生的孩子去看他,我要告诉他,我本来就是一个好女人好母亲…”

  说完,花姐又落泪了。
  我的眼眶也湿润了,悠悠地回道:“嗯,花姐,我支持你。”
  花姐擤了一把鼻涕,望着我讥笑道:“你支持我个鬼啊你,你过两天就要被枪毙了,你还是想想自己死前还有什么遗言或者遗愿,你快告诉我,万一哪天我真能出去了,我试着帮你了却遗愿。”
  “遗愿?是遗憾吧…”我心里一片阴凉,忽而觉得来这人世一遭,好似白活了一般。
  “有什么遗憾,说来给我听听。”花姐轻声问道,说完她又用手推了推她的大胸。
  “不能与爹娘团聚,也不能爱自己想爱的人。”漆黑的夜里,我与花姐躺在死牢里的床板上聊着天。

  “哟!你爱着谁呢?”花姐的声音听着有些兴奋。
  “一个拿着绣花针刺绣的男人…”我低声回道。
  “绣花的男人?那不是娘们儿吗?”花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才不是娘们儿,他脾气可硬着呢,又臭又硬,三两句话不高兴了就骂人,可我就是没办法忘掉他,哎…”我哀怨地轻声叹道。
  我忙着维护他,可花姐好似并不看好他,花姐低声说:“拿绣花针的男人,那还是真爷们儿么?他该不会是生理有问题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