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8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说道:“锦安组织部明天都该来人考察了,我事先一点都不知道,前天孟客要是不跟我说,我还不知道他要去清平当副书记,难怪这段时间和朱国庆打得火热,原来是为了跟我划清界线,好长时间也不到我办公室来了,如果不开常委会,我就是想见他,都见不着。”

  王家栋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说的是姚斌?”
  “不是他是谁?”彭长宜赌气地说。
  “明天锦安来人考察他?”
  “是啊,我下午头下班的时候接到的通知。”
  王家栋看着他说:“孟客怎么知道他想去清平?”
  “这个我没细问,但肯定确有其事,不然孟客不会红口白牙说这瞎话。”彭长宜愤懑地说道。
  王家栋说:“我不是怀疑孟客的话,我是感觉这不符合组织程序和规定。首先,姚斌就是想动动,也不可能自己挑地方,其次是还没有考察呢,也就是上级还没开会研究呢,怎么下边的消息就遍地走了?”
  彭长宜看着老领导,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肯定是上级的某个主要领导许他的愿了呗?”
  王家栋摇摇头,说道:“邵书记不像是这样的人。”
  彭长宜没好气地说道:“邵书记不是,不代表别人不是,谁都知道,锦安如今是市长说了算,书记被架空了。”

  王家栋坐在了彭长宜的对面,说道:“其实,你应该理解姚斌,他夹在你和朱国庆之间,肯定也很难做,再有,人都是有趋利心理的,如果他通过朱国庆,巴结上岳晓,当然他会选择朱国庆,而远离你了。再者说了,你们俩之前关系一直不错,我记得当年调他去开发区,还是你从中斡旋给他创造接触樊书记的机会呢,既然你们俩人没有个人成见,又没有大的分歧,我劝你还是好合好散,莫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以后有可能还是好朋友,干吗非得连他的电话都不接,好像你们之间真的出现什么隔阂了,你这不是在把他推向别人的怀里吗?”

  彭长宜说:“道理我都懂,但您知道我的个性,我就是来气,因为来气,所以不会口是心非还假装跟他客套。”
  王家栋明白,这才是真正的彭长宜,说:“尽管个性是与生俱来的,但那也要改。保持个人的个性固然是本色,但当个性和眼下形势不符时,个性就不是个性了,就是祸根了。”
  “嗯,我知道。”彭长宜闷闷地说道。
  由于姚斌这个电话,彭长宜也无心和王家栋久坐下去,他们又聊了一会,彭长宜就起身告辞了。
  彭长宜刚回到住处,姚斌又打来了电话,这次彭长宜很快就接了,他平静地说道:“师兄,这么晚了有事吗?”
  姚斌说:“长宜,我快到海后门口了,想找你呆会,刚才给你打电话你没接。”
  彭长宜说:“哦,是吗,我刚才洗澡着,没听见,刚出来就听见电话在震动。”
  “哦,那你现在有时间吗?”姚斌显然不相信他的话。
  彭长宜也不想过多解释,本来就是不想接他的电话,干嘛还要解释,说道:“有,进来吧。”
  彭长宜没有脱下了外套,他也没有做戏似的穿上睡衣,他就是要让姚斌明白,明白自己不接他的电话,就是不高兴了。换做别人他可能不会这么计较,就因为是姚斌,他的心里才不痛快。
  彭长宜刚放下电话,打开了电视机。也就是两三分钟的时间,就传来姚斌的敲门声,从时间上判断,姚斌应该也没像他所说的快到门口了,而是应该早就在院子里等自己了,而且彭长宜进来的时候,他全看见了。

  姚斌进来,彭长宜也不想解释什么,他给姚斌倒了一杯水,坐下,边看电话,边等着姚斌开口。
  房间里一度出现了短暂的沉默,这个沉默是他们之间从来都不曾有过的。
  姚斌有些手足无措,他努力装出随意和轻松的样子,端起水杯,借机偷偷地看了彭长宜一眼,彭长宜面无表情,眼睛盯着电视看。
  姚斌端着水杯,想喝,可能是烫的原因,没喝着,就又放下了,他搓着两只手说道:“长宜,师兄我这段……的确跟你来往的少些,这个……怎么说呢,非我本意,还望你多理解。”
  彭长宜笑了一下,换了个频道,眼睛仍然盯着电视,漫不经心地说道:“师兄说哪儿去了,我从来都没怨过师兄什么,因为我知道,我们是好兄弟。”
  姚斌惭愧地说:“这个……师兄我也不便解释什么,从去年年底开始,我的确有了个人的一些想法,不瞒老弟说,我今年都45周岁了,再不往前奔奔,可能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这很正常,我理解。”彭长宜说道。
  姚斌一愣,随后又说道:“明天,锦安来人考察……”

  彭长宜听他说到这里,就转过身,关上了电话,他看着姚斌,说道:“师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说老实话,长宜刚从三源回来的时候,心里是没底的,但我为什么还是回来了,一是服从组织分配,二是想到有你们哥几个帮衬,我就有信心了。事实上,在工作上,师兄的确没少帮我,这个长宜心里有数。师兄,不瞒你说,我是从别人口中得到的小道消息,说师兄正在活动,准备调走。我当时没太当真,因为我知道,我是管党务的,师兄有想法,肯定我是最先知道的,但今天头下班的时候接到了锦安市委的通知,说明天要来人考察你,我这心里一下子转不过这个弯儿,刚才你打电话说来坐会,我这心才舒坦了许多,毕竟,我们是好兄弟,谁的职位高,谁的职位低都是狗屁的事,你我兄弟之情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理解师兄,理解师兄刚才话到嘴边又咽回去的话的意思。”

  姚斌见彭长宜说的很真诚也很实在,他脸上的表情就放松了一些,不住地点头称是。
  彭长宜又说:“师兄请你放心,我们永远都是兄弟,锦安来人考察,你尽管把心放肚里,长宜这头不会有任何问题,只会说有利于师兄的话,绝不会说不利于师兄的话。如果师兄今晚来找我是为了这个担心,那就是小瞧兄弟我了,他就是到了什么时候,我们都是好兄弟,你都是我们的大老兄。”
  姚斌听了彭长宜的话后有些尴尬,他不住地点头说道:“那是,那是,尽管这段我跟老弟的沟通少了,但是心不变,有损弟兄们的事我是不会干的,尤其是有损于你老弟的事,师兄我更不会做,这一点原则我还是有的。你刚才说得对,到什么时候,我们都是好兄弟。”
  彭长宜感觉姚斌似乎有难言之隐,但眼下这种形势,姚斌不说,他是万万不能问的。
  他们又聊了一会,姚斌就起身告辞。
  彭长宜一直送到他楼下,看着他上了车,然后消失在门口。

  彭长宜没有立刻回房间,他在院子里散着步,抬头望着漆黑的夜空,他的心里有些堵得慌,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雨,不知这雨是否能下。
  他慢慢地踱着步,不知不觉中,就踱出了大门口,来到了农业局一栋联排家属楼前,他自己也有些纳闷,怎么来到这里了,这里是黄金的家,是他妻子单位的房子,当然,黄金早就买下了。他按下了门铃,黄金的妻子从里面开开门,刚要问是谁,就看见彭长宜站在门口。
  黄金妻子愣住了,随后眼里发出惊喜激动的光芒,她连忙将彭长宜让进了屋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