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8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听到这里,她迟疑了一下,想端酒杯,又唯恐眼前这两个男人得寸进尺,正在她犹豫的时候,孟客问道:“舒教授,长宜的话我不懂,你们干嘛来了?不是找我喝酒来了吗?”
  彭长宜说“没错。”
  “我没问你。”孟客打断了彭长宜的话。
  彭长宜笑了,就起身去了洗手间。
  舒晴说:“找你喝酒不假,但我们也是来向你们学习取经来了。”
  “取什么经?”孟客问道。
  舒晴说:“当然是文明生态村创建活动的经啊!彭长宜说你们这里搞得好,我们就来了。”
  孟客不信,说道:“彭长宜跟我取经?我还跟他取经呢?谁不知道农村工作他最有经验和办法,如果说他是农村工作的虫儿,好多人都会相信。”
  舒晴说:“但这项工作,亢州明显落后清平了。”
  孟客说:“他是有情绪,是不想往想干,如果他要是想往前干,除去关昊,我们谁都不是个。”

  舒晴一听孟客这样说彭长宜,感觉对彭长宜影响不好,就赶紧说道:“这话不对,亢州这项工作的确滞后了,而且开展起来有些不得力,彭书记早就跟我说,要来这里向孟书记取经,这是事实,我跟你保证。”
  孟客看着舒晴说:“你就帮他吧……”
  “孟兄,你这话不对,她不是在帮我,目前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孟客说:“你得了吧,挂职结束,人家舒教授就回去了,谁跟你荣损与共?有本事你让她永远留在亢州?”
  彭长宜听出孟客话里的意思,就说道:“留亢州干嘛?说不定哪天我就走了。再说,她有象牙塔不呆,呆在基层有什么出息?”
  孟客说:“你不在亢州想去哪儿?”
  “我回老家禹水去卖烧饼裹驴肉啊,我都想好了,如果上级有一天不让干了,我就下海,开个早点摊,专卖老家特产,保证挣钱,还会比现在挣得多。”
  彭长宜说到这里,脑海中又想起三源那个铁匠铺,大李师徒俩你一毛、他一毛分钱时怡人自得的情景。
  舒晴想起路上彭长宜跟他讲过上学时做生意的经历,就由衷地说:“我感觉彭书记如何回老家做生意,肯定会比别人做得好,还会多挣钱。”
  孟客看着舒晴,说道:“你是不是开始崇拜他了?”
  舒晴争辩说:“这不是崇拜,这是事实。”
  彭长宜赶紧给舒晴开脱,说道:“有个情况没跟老兄汇报过,我上学的时候,做过生意,我的学费都是我自己挣的,来的路上不好走,你们到处都在修路,我们经过一个大集,我给她讲了半天的生意经,所以她认为我做买卖,尤其是小买卖肯定没问题,再说咱们这智商,不当官了做点小买卖还有的了问题吗?”

  孟客笑了,说道:“那倒是,不过我做小买卖我肯定不如你,你生活经验太丰富了。再有,我这层次也不是做小买卖的料。”
  彭长宜说:“老兄,我跟你正相反,如果有一天真的不当官了,我专拣小买卖做,坚决不做大买卖。你没看眼下这形势吗?凡是做大生意者,首先就绕不过三角债这个问题,你看现在有多少企业结不了帐,有多少优秀的企业被三角债拖垮了,只有做小买卖,比如卖驴肉火烧,这个肯定不会有三角债问题,没有赊账这一说,谁为了块儿八毛钱还赊着你的,都是现金交易。赔挣当天就能见分晓。另外,如果按照利润率来算,小买卖,比大生意挣钱。如果你想悠闲挣钱的话,还是做小买卖。做大买卖操心死了。”

  孟客说:“别说,你这理论的确很实际,你看那些大饭店大酒店的,要一个菜好几十,但年终一算账,他们还老是说赔钱,相反那些夫妻店倒挣钱。”
  “是啊,夫妻店辛苦,什么活儿都是自己干,成本是可控的。当老板自在,但成本不可控。我就想人家李嘉诚说过的那句话,他说真正的乐趣,是过去小店打烊后,跟老伴儿在灯下一毛钱一毛钱的数钞票。”
  舒晴说:“这样的生活的确让人向往。”
  孟客看看彭长宜,又看看舒晴,说道:“不错,有描绘未来美好生活蓝图的,有向往的,配合的不错,不错……”

  舒晴看了一眼彭长宜,彭长宜哈哈大笑。
  临走的时候,舒晴跟服务员要来两张报纸,她用报纸折出一个纸盒,将三只小鸡鸭装在盒子里,还将泡软的小米撒在纸盒里,告别了孟客,带着幸存的三只小生灵上路了。
  在回去的路上,舒晴和彭长宜讨论着关于牛关屯村的一些事情,忽然,她意识到了什么,往脚底下一看,立刻就惊呆了。
  彭长宜不用看,就知道她遇到了什么,说道:“是不是又有牺牲的了?”

  舒晴半天吃哽咽着说:“是它们集体躺倒了,我害了它们……”
  舒晴伤心极了,将那个纸盒放在腿上,眼泪就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彭长宜这次没有笑她,而是将车慢慢地驶离了国道,拐入一条乡间路,停在路边后,说道:“下车,安葬它们吧。”
  舒晴下了车,她捧着纸盒,看着田野到处都是已经拔节的绿油油的小麦,说道:“把它们葬在哪儿?”
  “麦地,这样它们就饿不着了。”彭长宜说着,就掀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一柄军用小铁锹,来到地头,挖了两个小坑,说道:“鸡和鸭分着葬。”
  舒晴蹲下,将两只小鸭和一只小鸡轻轻地放在两个坑里。
  彭长宜说:“好了,你可以再最后看它们一眼,缅怀一下它们短暂的一生,我要填土了。”

  舒晴娇嗔地看了彭长宜一眼,用手捧起土,将两个小坑填满。
  彭长宜转身从路边的树上折下两根树枝,一个小冢前插上一根树枝,说道:“这是它们的墓碑。好了,我们赶路吧。”
  舒晴直起身,向彭长宜伸出手,说道:“谢谢你。”
  彭长宜漫不经心地跟她握了一下,转身就上了车,说道:“这是我见过的最隆重的小鸡小鸭的葬礼。”
  舒晴看着他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幼稚,我真的是很伤心……”
  彭长宜说:“呵呵,女孩子心都软,理解。”
  事情果然让孟客说中了,两天后,亢州市委就接到了锦安市委组织部的电话通知,明天要来考察姚斌。
  晚上,他又来到了老领导王家栋的家里。因为他听雯雯说,王圆的妈妈又去北京化疗去了。他一是来问候,二是想跟老部长说说体己话。刚到王家的院门口,电话就响了。他估计这个电话十有八九就是姚斌打来的,所以一直没有接听。
  停好车后,他敲了门,然后才掏出电话,一看,果然是姚斌的,他没有立刻接听,而是任其想了半天,直到他走进部长家的北屋,他都没有接听。
  王家栋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说道:“电话这么叫唤你没听见吗?”
  彭长宜气鼓鼓地说:“听见了。”
  “听见干嘛不接?”
  “不接,来气!”
  王家栋说:“无论你在跟谁赌气,这都不是一个市委书记应该有的风度。”
  “哼,扯淡。我就是不接他的电话,他不是能吗?那就能去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家栋瞪着他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