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7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客故意咳嗽了一下,说道:“好,说点闲话。那个黄金的事怎么样了?”
  彭长宜没好气地说道:“目前没有任何人向我发布官方消息。”
  孟客摇摇头,不再说黄金的事,而是又问道:“长宜,姚斌出来后,谁有可能接替他?”
  彭长宜听他这么说,看着他,吃惊地说道:“姚斌出来?他去哪儿?”

  孟客看着彭长宜,就愣了一下,随即说道:“这事你不知道?”
  彭长宜看孟客脸上的表情,不像是跟他开玩笑,就说:“我不知,没有任何人跟我说过,目前我跟孤家寡人差不多。”
  话说道这里,孟客不往下说显然是说过不去了,就说:“是这样,我也是小道消息,听说姚斌有可能出来,还有可能到我们清平来,不知是真是假。”
  彭长宜更是愣住了,说道:“我真没听说过,消息可靠吗?”
  孟客想了想说道:“基本可靠。”
  彭长宜点点头,不说话了,表情相当严肃,半天,他才端起杯,冲孟客示意了一下,说道:“喝酒!”
  舒晴有些担心地看着彭长宜,冲孟客默默地摇摇头,意思是不让彭长宜他们喝。
  不知孟客是不解舒晴的意思还是故意装糊涂,他更彭长宜碰了一个响杯,一仰头,喝干了杯里的酒。
  彭长宜更不含糊,先孟客干杯了。
  放下酒杯后,孟客看着舒晴,眼里的目光分明是在说:怎么,心疼了?

  舒晴也不扭捏,而是站起来给孟客满酒。
  孟客看着舒晴,直到舒晴将慢慢地将一小杯酒倒满,又看着舒晴慢慢地给往彭长宜的酒杯里倒酒。舒晴倒到多半杯的时候,手就停了一下,不想给彭长宜倒满。
  她偷偷看了孟客一眼,就见孟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这只酒杯,她又慢慢地倒出两滴,刚要抬起瓶口,孟客就说话了:“怎么,给我倒这么满,不给他满上,什么意思?有偏有向啊?”
  舒晴听孟客这么一说,索性放下酒瓶不倒了,她理直气壮地说:“当然了,因为一会我们还要开车回去,反正你喝多了不用开车,打个电话就有人来接孟书记了,我们不行啊。”
  孟客听了这话,看着彭长宜,不吱声了。

  彭长宜没有说话,而是端起自己的酒杯,放到孟客的前面,顺手将他的满杯端到自己的跟前,然后看着孟客说道:“这样你满意了吗?”
  孟客见彭长宜跟自己换了杯子,不好意思地说道:“别呀,这样不显得我欺负你吗?”说着,伸出手,想端回自己的酒杯。
  很快孟客就发现,自己的这个动作是多余的了,因为舒晴早就拿过酒瓶,将孟客面前的彭长宜那只酒杯倒满了。
  孟客的手故意夸张地停在半空中,说道:“我说,舒教授,舒书记,你这么干是不是太明目张胆?你还让人活不活?”
  舒晴一听,也为自己的举动感到不好意思,她的脸有点红,赶紧用手捂着嘴掩饰着自己,笑着说道:“呵呵,我的目的很明确,孟书记还用问吗?”
  孟客收回手,说道:“彭书记,你老弟真有一套,舒晴这么一个善良的女子,让你带坏了。”
  彭长宜看着他,认真地说:“怎么让我带坏了?”
  “你说哪?从来咱们在一块喝酒,她没这么偏着一个向着一个,今天却不一样了,公开地、不加掩饰地向着你,我吃醋。”
  孟客说完,靠在椅背上,故意双手抱在胸前,眼睛看着上面,不再说话。
  彭长宜一见孟客要耍赖,冲着门口大声喊道:“服务员!”

  两个服务员一直在门外候着,听到里面有人喊,同声答应着,推门进来。
  彭长宜看着服务员,说道:“给你们孟书记倒一碗醋来。”
  “好的,稍等。”打头的服务员痛快地答应着,就走了出去。
  舒晴掩着嘴没有笑出声。
  孟客睁大了眼睛,瞪着彭长宜,一句话没说,端起桌上的酒杯,就自己干了。
  旁边的舒晴一见,立刻又拿起酒瓶,给他倒满了酒杯。
  孟客痛苦地说了一句:“我的妈呀,你不要倒这么紧好不好——”

  彭长宜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
  舒晴也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失公平,坐下后也不由得咯咯笑出声。
  这时,服务员端着一小碗醋进来了。舒晴赶紧起身接了过来,跟服务员说道:“谢谢,我来吧。”
  舒晴将醋放在桌边,孟客盯着醋说:“我好酸啊。”
  彭长宜端起这一小碗醋,说道:“你酸呀?我更酸。”说着,将这一小碗醋喝了下去。

  舒晴担心地看着他,想拦又不好意思拦。
  彭长宜放下醋碗,看了孟客一眼。
  舒晴赶紧给彭长宜倒了一杯水,放到他的面前。
  彭长宜没有喝这杯水,而是跟舒晴说道:“不碍事,醋解酒,不然老孟不会要醋。”
  孟客无奈地笑了一下,端起酒杯,跟彭长宜说道:“我服了你了,来,我敬彭书记和舒书记。”
  舒晴下意识地端起水杯,发现彭长宜没有端,就又放下了。

  彭长宜说:“没名没姓的酒我不喝。”说话间,就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
  孟客说道:“你真是个刺儿头,好,我祝彭书记和舒书记步步高升,特别是舒书记,在挂职期间工作愉快、生活美满、幸福。”
  听他这么一说,彭长宜看着舒晴,说道:“怎么样?”
  舒晴尽管感觉孟客说的话有点那个,但从字面上又无可指摘,她看着彭长宜,说道:“什么怎么样?”
  彭长宜说:“孟书记对你的祝福?”
  舒晴笑了,大方地说道:“接受。”说着,端起酒杯,跟彭长宜和孟客碰了一下杯,干了。
  趁舒晴起身去拿酒瓶的空儿,孟客凑到彭长宜跟前,小声说道:“老弟啊,你真不地道,这是要逼我表态啊?”
  “哈哈哈。”彭长宜竖起食指,冲着孟客“嘘”了一下,说道:“别说那么明白。”
  孟客狠狠地捶了彭长宜一拳。
  舒晴问道:“你们说我什么呐?”

  孟客说:“我没说你们俩什么?”
  舒晴听出孟客话里的意思,刚要辩白什么,就见彭长宜赶忙端起酒杯,跟孟客说道:“老兄,我敬你,感谢你今天跟我说了姚斌的事,在亢州,没有一个人跟我说。我算看出来了,朋友,还是老兄您啊!我干了,您要是瞧得起长宜,就沾沾唇。”说着,就仰脖喝干了杯里的酒。
  从彭长宜的举动中,舒晴不难看出,他不愿意她跟孟客纠缠这个问题,就不再说什么了。
  孟客也端起酒杯,大大方方地沾了一下嘴唇

  舒晴拿着酒瓶,给彭长宜满上后,看着孟客的酒杯还满着,说道:“孟书记是成心不让我满酒。”
  彭长宜看了一眼她,示意不要倒了。
  孟客的酒量本来就不如彭长宜,见彭长宜给舒晴示意不再给它倒酒,所以也就不再跟他们纠缠酒的问题,而是说道:“我估计组织上很快就会和你谈这些事了。”
  彭长宜问道:“那些事?黄金,还是姚斌的事?”

  孟客看着彭长宜,半晌才说:“都有可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