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22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喜听了孙小川的话,当下并没有马上表态。当下自己喝下一杯酒之后,转眼看着坐在另在一边的黄一郎,说道:“你怎么看?是在岛内还是岛外?”
  黄一郎回答道:“我和小川兄长想的一样,岛外的人不知道我们泗水号的底细。不敢轻易动两位兄长的,他应该是已经勾结了贾氏外戚。打算借这些外戚的手,瓜分泗水号的。后来贾氏外戚意外被两位兄长诛灭,他才起了自己动手的杀心……”
  “你们泗水号的大戏,你们自己来演就好。不要牵连看戏的人。”没等黄一郎说完,一直没有做声的吴勉突然开口继续说道:“我吃好了,麻烦几位东家安排个睡觉的地方。”
  黄一郎还没有完全摸清吴勉的脾气,当下愣了一下,不知道自己那句话得罪了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当下脸色微红,有些尴尬的看着吴勉。
  “没事,你这叔叔就是不习惯被人当枪使。”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其实两位东家可以直接说的,怕幕后的刺客还有什么黑手,请我们老几位在这里住几天。别舍不得那点干股,又不是管你们要天材地宝。那点小钱都是身外物,百八十万两黄金买了安心,值了。”
  看到被归不归说破了自己的心思,刘喜和孙小川也没有什么尴尬的表情。刘喜冲着孙小川使了个眼色,那位曾经的说书人哈哈一笑,说道:“黄金都是身外物,怎么好意思再您面前拿出手。这里还有另外一间有意思的东西……”
  说话的时候,庄园的管家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银盘,上面摆放着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孙小川亲手将盒子打开,露出来里面一个拳头大小,发黄的石头。归不归看到了石头之后,表情便复杂起来。犹豫了片刻之后,对着刘喜和孙小川说道:“一直等到幕后那人出现,我们都留在这东号岛上保你们的性命……”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已经伸手从孙小川手中接过了这块石头。
  归不归接过石头还没有拿稳,已经到了手的黄色石头便瞬间飞走,随后出现在了吴勉的手心里。这颗石头在白发男人的手里几乎没有什么重量,感觉也就是比棉花重了一点有限。
  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手里的石头之后,白发男人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着有些不甘心的归不归说道:“这个就是龙胆吗?”
  “其实你叫它龙心石也行。”归不归想要过去将这个叫做龙心石的石头从吴勉手中拿出来,不顾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打消了这个能给自己带来苦难的想法。叹了口气之后,认命的说道:“就是那个传说是饕餮心石的小玩意儿,其实那是愚人胡说八道,它是珍兽吞鳌的心口石,是由精血凝结而成的结石,不是每只吞鳌都能结出来龙心石的。因为吞鳌和饕餮想象。很多人都把它们俩混淆。”
  说到这里,归不归看了一眼笑眯眯的刘喜和孙小川二人。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龙心石是孤魂反生当中首屈一指的天材地宝,曾经有人将刚死之人的魂魄固定在身体当中,尸体不腐三天之后死人复生。听老人家我一句劝,这龙心石太稀罕了。千万别拿它来炼器,别听什么炼器的图谱瞎说。就连百里熙活着的时候都没见过龙心石,所有的都是瞎猜。这么稀罕的东西没了,就算你我是长生不老之人。也未必有还能见到的一天。千万别拿它去炼器…..”

  “嗯”吴勉回答了一个字之后,顺手将这块轻得出奇的石头放进了自己的怀里。归不归舔了舔嘴唇,满脸不甘心的看着吴勉怀里的放着龙心石的位置。
  一个小小插曲过后,归不归也没了继续留在这里心思。有那个叫做李甲的修士守在刘喜、孙小川两个人,就算有什么突发情况也能坚持到自己赶到。当下他和吴勉带着两只妖物离开了宴会之所,由黄一郎亲自引路,将他们带到了各自的寝室当中。由于百无求和小任叁习惯和归不归在一个空间里,当下管家收拾出来一间最大的寝室,中间预留出来是两位当家的寝室,另外一头吴勉住在里面。黄一郎要处理岛上的杂物,他并不住在这座庄园里。处理完一切事宜之后,回去向两位东家禀告之后。便离开了庄园,骑乘快马向着外岛奔去。

  “一个龙胆能换你我安全的话,那就算值了。”刘喜看着黄一郎远去的背影。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是谁想要你我的性命,你心里有人选了吗?”
  “连归不归这样的人都惦记泗水号这点家业。这世上还有谁不值得怀疑?”孙小川笑了一声之后,抓起来桌子上面的烤鱼,吃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如果有谁想要小川我和殿下的性命,连抢夺泗水号的话。那天下人人都有嫌疑了……不过想归想,有这个本事消化了的。也只有那么几个人了……”
  眼看着人名就要呼之欲出的时候,孙小川突然打了一个哈欠。随后笑嘻嘻的对着刘喜说道:“这些日子路途劳顿,殿下,有什么事情咱们明天再说吧。想要你我性命的人,这一晚上不会发善心改过的。”
  看到孙小川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刘喜也被他传染。赶到一阵劳乏。当下和孙小川一起回到了各自的寝室。那个叫做李甲的修士好像影子一样跟着两个人,这两位东家进到寝室休息的时候,他就坐在两间寝室当中的位置。呆呆的看着挂在庭院当中的月亮,好像不需要休息一样。

  刚刚过了丑时,刘喜旁边一间寝室大门打开。老家伙一边解着裤腰带,一边笑嘻嘻的走出来。走到了李甲的面前之后。开口说道:“劳驾,茅房应该怎么走?唉,年纪大了。眼神不好。找了一晚上都没有找到夜壶在哪里。”
  这时,李甲的目光终于从月亮转移到了归不归的脸上。停顿了一下之后,这个易过容的男人盯着老家伙说道:“归不归,不关你的事情,不要瞎捣乱…...”
  “就知道是老熟人了,什么叫瞎捣乱?你解释一下。老人家我有点不大明白?上个茅房就叫捣乱了?”归不归笑嘻嘻的坐到了李甲的身边,随后也跟着向天上的月亮。嘴里继续对着身边这个人说道:“这些年来我老人家到处折腾,都没有怎么正经看过这大月亮。原来这银盘一样的圆球这么漂亮。真是越看越漂亮。”
  “那你继续在这里看月亮吧。”李甲瞪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起身向着院子里面走去。不过他走出去没有几步,便听到身后的归不归自言自语的说道:“前几天听说席应真爸爸的弟子亡故,还以为是那个叫做莫离,还是离墨的娃娃。当时姬牢听了差点晕过去…..”
  “不要再提他了!”李甲一声低吼之后,转身到了老家伙的面前。几乎脸贴着脸说道:“莫离死了,离墨也死了!他们已经死了,就让死人安静一会吧。不要打扰我这个活人……”
  “反正又不是你,李甲你这么激动做什么?”顿了一下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也不是和你再说,这年头自己和自己说话都不行了吗?我老人家就是自己念叨几句。有个叫做姬牢的人大限就要到了。那个人走之前想要见见自己一个叫做莫离的弟子……”
  日期:2017-07-08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