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0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实话我没想到宋修德会找我,并且找我吃饭,并且说了这个话题。不是要杀我吗?为什么跑来说这些,没有必要啊!曾茂才都说了妙计,只要按照那个办,我大概不死也没层皮,这种情况之下,跟我做交易,这是多余。
  宋修德说道:“你不离开的话,后果很惨,我不是很希望你太惨,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改变一下主意,”

  我明白了,昨天曾茂才跟宋修德说了关于我的事,宋修德对我很有兴趣,童香是不能让,我也他想染指,只能让我自动退缩了,这口气也能忍下来,这个宋修德挺难缠啊!
  我说:“有多惨?”
  宋修德说道:“很惨很惨!”
  我说:“那我更不能答应了,我就是这个脾气。”
  宋修德一笑,这笑是笑我太狂妄,太不是抬举,讥讽的笑。
  我看明白他的笑,也听明白他的心。
  “这个董宁,真是个蠢货,明明好心拉他一把,给他一份天大的机缘,没想到他毫不领情,既然要去寻死,那就去死吧,一个女人,哪里比得过荣华富贵,有多少男人为了争那一个机会,不惜将妻女拱手相让,真是蠢货,不可理喻。”
  宋修德欣赏的正是我唾弃的,在他眼中,为了那一点点好处,舍弃了尊严,那便是对的。可在我眼里,没了尊严,那还算人吗?
  有些事,不可为,是底线,就算认输,也要轰轰烈烈。可能让人瞧不起。

  冷笑之后,宋修德说:“董宁,别以为我不了解你,不知道你是什么人,相反,我很了解你,我知道你是特勤,虽说现在不是了,这个曾经却跟你一辈子,特勤的人总是难缠的,你单枪匹马杀了十几人,这十几人不是手无寸铁的普通人,是装备到牙齿的凶徒,很厉害,我很欣赏,手段高超,可是,你是匹夫,你只能被人所用,你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呢?”
  我轻笑一声。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你听没听过这一句话,匹夫之怒,血溅五步。”
  姓宋的眯起了眼睛,他的眼睛本就不大,还算有神,眯起来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有点危险。
  我心里冷笑,姓宋的觉得自己被挑衅了,不管我杀了多少人,依旧没在他眼中,因为他觉得我是刀,而他宋修德是那握刀的人,我怎么可能跟他平起平坐呢。
  是啊!我就是个匹夫,孤掌难鸣,没有手段,心机不够,没有施展的舞台,只要有心杀我,很容易的一件事,十人我不怕,可武装到牙齿的五十人呢,一百人呢,我如何应对?

  这便是姓宋的底气,他觉得比我段位高,可以施展手段,而我再厉害。也只是一把武器而已,武器总有坏的一天,所以,宋修德看轻我,他觉得玩权谋才是大道。
  这人的傲气可见一斑。
  “你想杀我?”
  宋修德轻笑一声,笑容带着几丝讥讽,看他嘴巴一张一合。好似是说,凭你也配,感觉姓宋的自以为是皇帝,我只是平民,我如此说话,大逆不道啊!
  我说:“不可以吗?”
  你宋修德是什么人物,有什么不能杀的。
  宋修德说:“你啥的了吗?”
  我淡然一笑。说道:“试试吗?”
  这一刻,我确实动了杀念,虽然了结后事困难一些,可是算是帮了童香,不管怎么说,与童香都是一场露水姻缘,童香可以联姻。不过,那必是她心甘情愿,现在被赶鸭子上架算什么事,尤其,我厌恶这些人的嘴脸,童家也好,宋家也罢。凭什么认为自己便是对的,凭什么便可以随便改变人生,当自己是天吗?就算是天,也不能如此,就算是天,也要试一试逆天而行。
  动杀念是一回事,动手是另外一回事,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杀念,可以,这没问题,就让杀意四溢,让宋修德感受那有如实质的杀气,吓吓他也好,可是动手算了,宋修德我想要杀,但他还差点,在我心中,曾茂才是优先级。
  曾茂才借着宋修德设局,我装作不知,所以,这也是我的局,杀死曾茂才的局,尤其是知道曾茂才也到场,真是让我很雀跃,杀人,让我快乐,可是手刃仇人那种感觉要远远超过单纯杀人,这是醇香的酒,藏了一年又一年,就要开坛入喉,怎么能不兴奋。
  我不控制那杀念,让杀念四处游走,我的眼睛盯着宋修德的眼睛,我是狼,我现在正在观察我的猎物。
  屋里安静的吓人,眼神的交锋也是一场战争。
  我心中一笑,宋修德他竟然打了个寒颤,那一刻,他的目光闪躲,眼神交锋,我赢。
  可是只是那一刹那,宋修德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他马上恢复了表情,好像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我知道,有一瞬间,宋修德被我吓破了胆,不管心思如何圆润,如何开解自己,那都是一道伤疤。永远好不了的伤疤。
  宋修德轻笑一声,他的笑容依旧带着讥讽,他说:“我相信你说的话,你确实可以杀我,不过你杀了我,你想过你的下场吗?宋家不会让你活下去的,不仅仅是你。你的家人都会被波及,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便是人命,随随便便就能让你父母消失,宋家做这种事很有经验。”
  宋修德说这话的时候悠然自得,我相信他所说的一切,大家族确实有手段做这种事,死几个人有什么大不了的。摆平几个官吏,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我没动怒,这个社会的规则可不是我这样的人能改变的,可是我能让某些事变成特例,我也轻笑一声,我保证我笑得绝对如浴春风,我觉得我应该多笑笑,尤其是杀人的时候,笑得开怀,看着那血溅,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
  “你有没有想过,那是身后事,那些事情发生之前,你已经死了。”
  宋修德没由来的恼怒起来。他看着我,说道:“你不担心吗?你不在意你的家人吗?因为你的关系,他们都要死!”
  我笑笑,说道:“我说了,在此之前,你已经死了,你看不到这一切,不是吗?”
  宋修德拿我的家人威胁我,不够,宋修德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我在让宋修德明白,说别的都没用,你威胁能怎么样,你他妈的都被我弄死了。你跟我说以后的事有毛用。
  宋修德抿了抿嘴,哑口无言。
  我继续说:“姓宋的,咱们好好聊一聊,你看,你死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你追求的一切都没有了。想花的钱花不出去了,想玩的女人玩不上了,多惨,到时候,你拼命积攒下来的家业便宜别人了,你不心疼吗?况且,我杀你了,宋家找我讨说法,我就不能还击了是吗?杀你一个宋修德我就够本了,再多杀几个宋家人,我就赚了,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这样的人换你宋家的命,这是不错的买卖。值的不能再值了。”

  日期:2017-06-22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