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卜食——一只在现代被残忍猎杀的狼穿越到人类社会,她该何去何从?》
第68节

作者: 公子曰198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紫琅看着那人穿着的黑色夜行衣,双眼微眯:“他不是很久以前就走了吗?现在又回来?还穿成这样,生命垂危”
  日期:2017-06-20 10:01:05
  淳于意严肃地点了点头,也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蔡立,虽然他的容颜有些许的改变,但是大家还是可以认出,这就是十一年前自卖到淳于府做家奴的蔡立,只是此时,他脸色苍白,呼吸微弱,命不久矣:“救还是不救?”
  现在整个京城虽然风平浪静,可是谁都知道下面已经是波涛汹涌,说不定哪一个时刻就会爆发,此时,蔡立这样的状况,实在让人难以预料会不会招来祸事,毕竟淳于府现下表面虽然风光,可是却被那么多人虎视眈眈,的确不能做冒险的事情,可是,见死不救,似乎又实在做不来,况且是熟人。

  “救吧!”紫琅的手在旁边的梳妆桌上摸了摸,满手的灰尘,只是灰尘下面似乎有淡淡的刻痕,她不动声色地抹开灰尘,在桌角的隐秘地方,一行字跃然眼前。
  “那好,我现在就去请老药师过来。”淳于意说完之后就快速地退了出去。
  紫琅待他走了之后才把目光投向那一行字上面“意儿”最后一笔划拉得很长,似乎在倾诉一种最后的绝望。她再次观察起这间卧室,虽然破旧,可是依然能够看出当初的大气和华贵,桌椅都是上好的花梨木,经久不变,散落在地上的胭脂花粉已经看不出颜色,但是盒子却是昂贵的,窗帘、门帘依旧能够看到当初的艳丽无双,这里是一个女子的闺房,在外院的女子闺房,的确让人不能不想。
  日期:2017-06-20 10:02:04

  在床上躺着的蔡立几乎快没有呼吸的时候,淳于意才带着闻鸣天匆匆赶来,闻鸣天看见蔡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问,只是简单地看了一下他的伤势,然后直接从怀里的瓷瓶里面倒出了一颗药丸塞到了蔡立的嘴里,没过一会,蔡立又恢复了平稳的呼吸。
  看见蔡立伤势稳定之后,三个人才从卧室走了出来,面上的表情都有些凝重,淳于意看向闻鸣天:“闻叔,这人,你看。”
  闻鸣天抬头看了看天,满眼的浑浊:“我刚刚把了他的脉,与我们的有些许不同,这样的脉搏我很久以前也见过一次,只是那人最后被抓了,是,别国的奸细。”
  淳于意立刻有些慌乱了:“那这该怎么办?”
  “只能尽快让他离开了,以免招来血光之灾。”一阵风吹来,闻鸣天的声音如泣如诉,他似乎是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那桩惨案。
  “今晚就让人送出去!”紫琅一锤定音。
  夜晚时分,淳于府抬出了一个箱子上了马车,然后直奔郊外,本来一切都可以悄无声息的,可是没有人注意到旁边不远处的大树上,一双眼睛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那一天淳于府的家奴狼狈不堪地回来,说是箱子被人抢了,淳于意大惊,然后召集了所有的人去寻找,可是一无所获,蔡立就像消失了一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件事情就渐渐被大家抛之脑后了。

  日期:2017-06-20 10:02:38
  国子监的教条就是通五经贯六艺,六艺则包括礼、乐、射、御、书、数。这次的比赛因为时间匆忙,所以大家并没有充分的准备,只要愿意的都可以报名参加,紫琅对此没有任何的兴趣,所以也并不关注,可是,当她来到算学馆的时候,左安炫却一脸笑容地告诉紫琅,他替她报名了,更让紫琅气愤的是他竟然替自己报了三项,射、御、书。
  孔夫子在《论语》中说过,「:“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躟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因此,“射”不但是一种休闲活动,更是一种修身养性培养君子风度的方法,射艺主要是射箭。
  “御”当然就是驾驭了,这里比的就是驭马,驾驭之术不仅仅是一种斗勇,更是一种斗智。
  “书”顾名思义,书画艺术,书画不仅是一种高雅技艺,更是一种修心养性的工具和法宝。
  紫琅看着左安炫在一旁不停地给自己介绍比赛项目和规则,有一种要打爆他头的冲动,等左安炫叽叽喳喳说累了以后,紫琅冷冷地丢出一句:“要去你去,我不去。”
  左安炫大惊:“紫琅,你怎么能不去呢?已经报名了如果不去的话,到时候会被国子监除名的。”
  紫琅浑身的怒气暴涨,双眼如针,似乎要刺进左安炫的骨骸里面:“你知道这么个结果为什么还要替我报名?”
  左安炫满脸的懵懂:“难道你不想随驾前往别院吗?这对你可是有好处的,你也知道,淳于府可是商人之家,如果你被今上赏识的话,说不定淳于府的地位也会跟着上升。”

  日期:2017-06-20 10:03:09
  左安炫的确是出于好心,毕竟商人之女的身份实在是太低了,还不如普通的庶民呢,虽然富庶,但是社会地位是无法改变的,只有这一个方法,如果淳于紫被陛下所肯定,淳于府说不定能够沾光,改一改家庭成分也不是不可以,或者给淳于意一个小官当一当也行,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紫琅当然知道左安炫的好心,只是目前的形式一动不如一静,府里的情形并不如表面的那么乐观,她也了解当今社会皇权至上,可是,她也知道自己的能力,能够在乱世中保护好淳于意,因为在这个世界只有淳于意是她最在乎的人,所以,她不愿意向任何的权贵低头,因为高贵的紫琅是永远不会低下自己的头颅的,即使在众人眼中极其珍贵的机会,在紫琅的眼中也是分文不值。
  只是,现在左安炫已经替她报了三项,如果自己真的不去的话,恐怕的确会造成大的轰动,到时候说不定还会被有心人曲解成藐视皇权,现在一切都没有准备就绪,实在不能如此鲁莽行事。
  紫琅只能无奈地答应要参加比赛,只是,她马上要去汉阳,绝对不能入选,所以,紫琅已经想好了要如何应对了,赢不容易,但是输是绝对非常容易的。
  想通了这些之后,紫琅也放心了,不再纠结了,只是看左安炫的时候依旧不顺眼。
  左安炫看见紫琅答应之后当然是非常高兴的,只是片刻之后又非常的难过:“紫琅,大家本来都已经答应了明天休沐去我家的,可是今天都跟我说明天去不了了,那你明天还去嘛?”

  “既然大家都不去,我当然也不去。”紫琅回答得理所当然。
  日期:2017-06-20 10:03:49
  左安炫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你不去也行,那我明天去你们家,怎么样?听说淳于府可是有很多的奇珍异宝的,我正好可以去见识见识,那我们说定了,我明天就去你家。”
  紫琅实在看不得左安炫得意的笑容,可是,他是小侯爷,如果真的去淳于府,还不要把淳于府闹得人仰马翻的,紫琅只好寻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我家就不用去了,我明天请你去雨若轩吃饭怎么样?”

  左安炫的脸立刻笑成了一个包子,不停地点头:“好好好,我最喜欢雨若轩的菜品了。”
  紫琅厌恶地扫了一眼他那张吃货脸,低头写字,良久抬头却看见左安炫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紫琅突然觉得,这个左安炫一定是自己的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