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23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无法推开情乱的郁关,只好狠心咬破了他的嘴唇,趁势脱离他的深吻,我怒声回道:“郁关,原来你爱的是我的容貌,爱着一副皮囊而已……”
  “什么意思?!”郁关忍着疼痛,边擦着嘴唇上溢出的鲜血,边蹙着眉问我。
  “如果我浑身肌肤溃烂,那你还会想要我吗?”我扯着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从床上坐起。

  “要!当然要!若真有一天你烂了皮囊,我就拥着你同你一起埋入坟墓。”冷郁关根本没听懂我的意思,以为我是在考验他。
  看着郁关高声喊着他爱情的宣言,我忽而不忍心告诉他真相。
  “既是要爱我至油尽灯枯时,你又何必急在这一时?”我仰面望着郁关的脸,轻声质问。
  “那你又可曾听过‘春宵一刻值千金’?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一个怜你入骨的男人,见了你的身子,自然是很难控制住冲动。你早点歇息吧,你睡我的房间,我去客房睡。”郁关擦干嘴上的血,痴看了我一眼便立刻了房间。
  第二日清晨在餐厅用餐时,我看见了报纸,杨诗丽的案情被警方定性为谋杀案,而我的照片被登在了疑犯通缉那一栏。
  冷郁关拨了电话给丨警丨察局的父亲,旧事的电话漏音,他们争吵的声音大,我坐在餐桌旁都听见了电话那头郁关父亲的话语……
  “我之前就表明过态度,我们冷家不能要她那样的女子。现在她沾上了命案,一辈子都会被人怀疑!你不要再把她留在你的宅子里了!”郁关父亲的声音里满是厌嫌,那一刻我就明白我和郁关永远不会有好结果。
  “父亲,求求您救救她,她是无辜的!”郁关焦急地求道。
  “你哪只眼睛看见她是无辜的?!你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你知道吗?这次案件,她很难洗脱罪名,你赶紧让她离开!”郁关父亲怒声斥责着郁关。
  “您不救她,那我自己想办法救她!我不会不管她的!我这辈子非她不娶!”郁关强硬地表明着自己的态度……
  他们没说几句话,郁关就气愤地把电话挂掉了。

  “走!我带你离开中国!”郁关拉起我的手,一时冲动想要带我远走高飞。
  可我们刚打开大门,就被一行丨警丨察局的人团团围住,他们拿着枪指着我们,我们二人皆被丨警丨察带走。
  到了丨警丨察局,我和郁关被分开关了起来。
  自那日起,我再没见过郁关。
  我至始至终都不肯认罪,可警方竟找来了伪造的杀人工具和假的目击证人,草率地给我定了罪。

  我被关进了死牢里,进死牢前,丨警丨察让我换上了囚服,而我身上唯一一件“首饰”,那枚莲朗大叔送给我的白骨扳指,被丨警丨察没收了。
  坐死牢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了白骨扳指防身,夜晚的死牢就像人间地狱一样挤满了恶人的魂魄和枉死者的冤魂。
  好在死在囚牢里的人大多都是尸首完整的,不会缺胳膊断腿,因此看起来没那么可怖。
  狱警把我和另一个囚犯关在了一起。
  “大家都叫我花姐,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犯的什么罪?”和我关在一起的大姐大概三十岁出头,她面相并不凶,平心而论,还挺好看的,身材很有风韵。
  “我没犯罪。我叫南萧。”我较真地回道。
  “呵,来这里的人都说自己没罪……”花姐冷笑了一声。

  “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认真解释,可死牢里又有谁在乎我是不是被冤枉的呢。 
  “那我这么问吧?你被定的什么罪?”花姐撩起她额前的头发,懒声问道。
  “一级谋杀罪,死刑,三日后执行枪毙。”我边回答着边坐到了牢房的床板上。
  “这么快就要被枪毙?一般死囚都至少缓刑一两年,性质罪恶劣的杀人案罪犯也会在牢里至少待上一个月。你这情况,看起来是有人急着让你去死啊……”花姐一边噎着嗓门说着,一边用手抬了抬她的大**,好似那对丰满的如牛**般的胸压得她说话都使不上力气似的。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胸部,跟她一比较,她那是高山巍峨,我这是小山丘壑……
  夕阳最后一抹余晖扫过了监狱的窗户,四五个鬼影嗖地就飘到了我眼前……
  我看着那五个女鬼,低声对坐在我对面的花姐说:“三日后的死刑离我还远着呢,眼下的黑夜才是最折磨人的。”
  “怎么,你怕黑?”花姐慵懒地伸着她的长腿,好像看不见飘在牢房的五个女鬼。
  “唔,看来你看不见他们……”我坐直了身子,眼睛盯着那五个女鬼,发现他们身上都有几个血窟窿,我猜他们都是被枪决处死的。
  “他们?这里还有别人吗?”花姐躺下身,侧身躺在床上,我瞥见她胸口的“巍峨苍山”呼之欲出。

  “还有几个朋友……”我见那五个女鬼好像并没有要伤害我的意思,心里没那么慌张了。
  花姐朝那几个女鬼瞥了一眼,转而打着懒口看着我说:“有些东西,就算看见了,也不要说出来,你看不见了,他们反倒更容易与你相处一些。”
  我算是听懂了,花姐一直在装看不见他们……
  我也闭上了眼睛,老实躺在床上,跟花姐聊着天。
  “花姐,你又是犯了什么罪被观进来的?”我好奇问道。
  “跟你一样,我也是被冤枉的。”花姐忍着笑,悄声答道。
  “是吗?那他们为何要冤枉你?”我追问道。
  “哈哈哈!你还真信啊?!”花姐忍不住笑,尖声大笑起来,仿佛她笑得越浪,那些鬼魂就离她越远似的。
  “噢,花姐是在拿我打趣呢。那花姐到底是犯了什么罪?”我低声问道,明显感觉到有冰凉凉的手在摸我的脸,可我不敢睁眼,我要学花姐无视那些鬼魂。
  “我杀了一家五口人!”花姐突然怒吼着从床板上坐起!
  我被花姐的怒吼声吓得猛然睁开眼睛,一睁眼就看见那五个女鬼齐齐地立在我床头,他们纷纷低着头在看我,眼神空洞,面目狰狞。

  我再细看他们的容貌,发现这五个女鬼是一老四少,且都在不同程度上长得相似……
  “花姐!”我恍然大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