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22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他便背过身去,走出了浴室。

  我穿着郁关的白衬衫进了卧室,看见郁关就坐在床边的长沙发上……
  郁关抬眼望着穿着他的白衬衫的我,迷乱地问:“我能抱抱你吗?”
  我扯着白衬衫的衣角,让衣角尽量多盖住些我的大腿,没太仔细听郁关的请求,糊里糊涂地点了点头。
  郁关快速地起身走到我身前,将我紧紧地抱进了我怀里,我自私地享受着被爱包围的感觉,手指轻轻摸在郁关的脊背上。
  他,动情了,身下有硬物在戳着我的小腹……
  我在那栋宿舍楼里见过那对鬼夫妻亲热,我知道郁关在想什么……

  紧抱了我片刻后,郁关低头试探着想吻我,我忽然很紧张,慌乱中从郁关怀里挣脱开了。
  郁关红着脸,迷醉地闭了闭眼,望着吞咽下嘴中呼之欲出的爱欲,轻声说:“南萧,你知道我克制得有多难受吗?”
  我懵然摇头,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又不是郁关……
  我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白衬衫,怎样看它都觉得它太短了,才刚刚盖住我的大腿,我都不敢挪脚走动,生怕暴露了什么……
  我小碎步走到床边,一把抓起床上的丝被,将丝被缠在了自己身上。
  郁关宠溺地看着我笑道:“你裹得这么严实干嘛?怕我吃了你不成?我若真要吃你,你就算穿上金铠甲也无用!”
  我呆呆地看着他,低声问:“郁关,我亲眼看见杨诗丽死在我住的宿舍里,你说如果丨警丨察破不了案,会不会把我抓起来当嫌疑犯?”
  郁关脸上的笑忽地就消失了,他严肃地望着我回道:“记住,你今晚一直跟我在一起,你没有去过宿舍楼,谁站出来指认你,你都不要承认你当时在现场。”
  “可我看见杨诗丽被鬼魂杀死了,我身上的那些血都是杨诗丽的血。”我激动地回道。
  “你被吓坏了,产生了幻觉,杨诗丽因为失去丈夫,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昨晚去她丈夫去世的地点祭奠,一时精神失常,自残而亡。”郁关边说着边走到我身前,盯着我的双眼,用力捏着我的肩膀,努力想用他的那套说辞洗掉我脑海里的关于杨诗丽被恶鬼杀死的记忆。
  “不是的,事实不是那样的……”我摇着头望着郁关。
  “你记住!你什么也不知道,你从下午到晚上一直都跟我在一起。记住我的话!如果有丨警丨察找你问话,你就这样告诉丨警丨察。我和父亲都会帮你竭尽全力洗脱嫌疑!”郁关蹙着眉,一遍遍提醒我不要乱说话。
  “你父亲?”我还是第一次听冷郁关提及他的父亲。
  “父亲大人在省丨警丨察局任职,你放心,你不会有事,你只要记住我的话就行了。”郁关轻声回道,说完话就进了卧室,拿走了我洗澡时换下的所有衣裳,包括鞋子。
  我坐在床边,看着天花板上挂着的一圈白玉兰吊灯,又看了看被布置得低调却奢华的卧房,可我心里却很不踏实。
  郁关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带着熬好的栗子粥,他是在树下听见了我对莲朗大叔说过想吃栗子粥……
  我吃着郁关亲自送来卧房的栗子粥,看着乳白的粥汤里一粒粒绽放开来的晶莹剔透的米粒,粥中悬浮着许多颗暖黄而香糯的栗仁,粥汤里还有一些透明而细密滑嫩的“粉丝”。
  我用拿起那金色的玫瑰花瓷勺舀了一口粥尝了尝,粥入口即化,甜糯而滋润,可却不是我在孤山上吃过的那个味道了。
  “好吃吗?这粥里加了燕窝……”郁关如是说着,我方才知晓那嫩滑的“粉丝”是燕窝。
  “好吃,不过这粥太细腻了,不适合我。”我淡淡回道。
  郁关忽而摸起我的手,动情地说:“南萧,我们结婚吧,以后让我给你一个家,让我来照顾你,我带你出国,远离这乱世,好不好?”
  我恍惚地看着灯下郁关的眉眼,以前我的眼里心里只有莲澈,其他男子都入不了我的眼,眼下忽然凝神细看郁关,才发觉他长得挺清秀的,尤其是脾气好,对我坦诚又克己守礼,实为难得的好男儿。

  我默然喝了几口粥,想了片刻方才抬头望着郁关轻声回道:“郁关,我身世飘零,怕是配不上你的家世。”
  郁关是个喜怒皆藏于心的人,见我婉拒了他,他轻轻蹙了蹙眉,低声回道:“你知道当我听说你有了心上人的时候,心里有难过吗?你知道我听说你住的宿舍楼起火了,我有多着急吗?我知道我有多害怕失去你吗?”
  “郁关……”我见郁关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想安抚他……
  “你不知道!你一直都不知道我心里多喜欢你!因为我一直在努力克制我自己!当我觉得我要失去你时,我霎时就失控了,我冲进大火里,在楼里发疯地找你,我找到了被大火困住的宿管老阿姨,他告诉我说你被人救出去了,我方才心安地冲出大火去找你……那位蒙面的黑袍人之前就恐吓过我,说我如果敢碰你,他就剁了我的手脚。可我与你保持距离,不是因为我受了他的恐吓,而是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喜欢上我,愿意主动靠近我。”郁关蹙着眉忍着泪,紧紧地抓着我的手。

  “我想都没想过你会喜欢我,你我身份地位有别,你高高在上,工作体面,生活讲究,而我就连一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我一直以为你是觉得自己开车撞了我,心里有愧,又怜我孤苦,才好心助我上学。郁关,你是个好人。可我没有什么值得你去喜欢的。”我坦诚回道。

  “你当然值得我喜欢!你娇美得像一朵粉白的芙蕖,我第一次把你从马路上抱起的时候,就渴望永远拥有你。我冷郁关这辈子非你不娶!”郁关情绪失控,说完便压身而上,将我扑倒在床上开始强吻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