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21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早就听见背后来了人,我以为是我师弟莲澈跟来了,没想到是你啊,冷先生。我家南萧确实是有心上人了,不信你问她……”莲朗大叔侧脸看了看背上的我。
  “南萧,我几天前刚从英国回来,你别信这个人的话,我没有结婚,一直单身。散布谣言的人很可能就是背着你的这个人。他心机太深,你不要被他欺骗。今晚我听闻你住的宿舍楼失火,我发了疯似的冲了进去,可我没有看见你,我出来找你,无意间听见你们的谈话。我才知道我被这个自私的老怪物欺骗了。南萧,你下来,跟我走。”冷先生目光里闪烁着炽热的情意,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被表白。

  “大叔,你骗我!”我从莲朗大叔的背上爬下来,差点没站稳,是冷先生伸手扶住了我,而我适才注意到冷先生手上的烫伤……
  “南萧,莲澈告诉我,说你喜欢上了他,对吗?”莲朗大叔回避我的质问,还转头向我问起问题来。
  “我没有!我从来没有说过我喜欢莲澈!”想起在绣铺与莲澈吵架的往事,我难免又有些愤恨。
  “你……那你喜欢冷先生吗?”莲朗大叔心虚地低声问我。
  “你不是说冷先生有家室了吗?你不是说他畏惧学校的舆论弃我而去了吗?大叔,你为什么要骗我?”我眼底溢出泪,我那么信任莲朗大叔,却未料到他竟撒谎骗我。
  “南萧,你听我的劝,你跟冷先生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你们就算结合在一起,你也不会长久地幸福的,你听话,跟我回孤山去。”莲朗大叔握着我的手臂,好似恨不得将我一把拽回孤山。

  “我不要跟你走!你这个骗子!我最恨别人骗我了……”我哭着甩开了莲朗大叔的手。
  莲朗大叔见我对他失望透顶,无奈地摇了摇头,望着冷先生哽咽着警告道:“你可要好好待她,你若伤了她,我要你的命!”
  冷先生站到我身旁,痴痴看了看我的脸,转而望着莲朗大叔说:“南萧就是我的命。”
  彼时我的整颗少女心都好似瞬间炸裂开,活了十几年,还是第一次有人像冷先生这般对我吐露真情,彼时心里嗔叹:原来被一个人示爱是如此幸福的感觉,好似一个人走在荒野里,忽然就在眼前出现了一片盛放的花海。

  彼时还不知如何去爱,却也在心底贪婪地渴望着被爱。
  我愣在树下,像一个被爱砸中的傻子。
  “南萧,你真的不跟我回孤山了吗?你真的想要留在冷先生身边吗?你可要想清楚了……”莲朗大叔望着我的双眼,郑重询问。
  “你满嘴谎言,要我如何信你?如何跟你回孤山生活?”我忍着泪回道。
  “那莲澈呢?你不在乎他吗?”情急之下莲朗大叔搬出了莲澈。
  “他?他骂我的时候从来不曾考虑我心里有多难受……他恨我呢,我为何还要去跟一个恨我的人纠缠不清?”我决绝地回道。
  “好,你跟他走。”莲朗大叔眼中溢满痛苦,低声叹道。
  “告辞。”冷先生拉起我的手,欲带我走,可我腿上无力,差点跌倒在地上,莲朗大叔慌忙伸手去扶我,却被冷先生推开,冷先生将我抱了起来,可我竟也不知道拒绝。
  冷先生抱着我走远了,我回头看时,还能看见莲朗大叔站在那棵大树下……

  冷先生一路抱着我离开学校,将我带回他家中。
  冷先生的家坐落在城中的山坡上,是一栋精致的别墅,宅子里是欧式风格的装修,进门时有位四十岁左右的男管家迎了上来。
  “许官家,你去厨房给南萧熬一锅栗子粥送上楼来。”冷先生边抱着我上楼,边对着站在楼梯口的许官家吩咐道。
  冷先生抱着我上了楼,来到一间卧房门口,推门将我抱进卧房,走进了卧房内的浴室。
  他将我放在浴室里的沙发上,又出去找来了医药箱,他蹲在我身前,将医药箱放在我脚下,抬眼望着我温声问:“你身上全是血,是不是有伤?能让我看看吗?”
  我看着冷先生手臂上新鲜的烫伤,轻声回道:“我没受伤。倒是你,你快点给自己上药吧。”
  “哦,那是我冲进大火里找你时不小心被烫到的,一点皮外伤,无碍的。”他蹲在我身前仰望着我的眉眼,用手轻轻握着我的手指。
  在浴室里暖黄的灯光下,我看清了自己浑身上下沾满的血迹,尴尬地对冷先生说:“冷先生,你出去好吗?我想洗个澡……”
  “好,我出去。可是,你能不叫我冷先生吗?我想听你喊我郁关。”冷先生站起身,低眼望着我,满眼皆是爱怜。
  “郁关。”我像魔怔了般,贪婪地沉浸在被爱的幸福感觉里。
  冷郁关听见我喊了他的名字,笑着应了我一声,他帮我在浴缸里放好了热水便走出了浴室,替我将门给带上了。
  我脱掉身上沾满血迹的脏衣服,看见拇指上的白骨扳指也被血弄脏了,为了清洗扳指,我将白骨扳指从拇指上摘了下来……
  我躺在浴缸里沐浴,忽然就睡着了,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身下的浴缸里全是鲜红的血,而我躺在浴缸里却不能动弹,好似被什么重物压住了身体……
  “南萧!”我听见冷郁关在敲浴室的门,我开口应答,却发不出声音。
  “南萧,你洗好了吗?能应我一声吗?”郁关听不见我的声音,在浴室门口焦急地敲着门。
  我扶着浴缸的边沿,试着从浴缸里坐起,可我挪不动自己的身子,我意识到自己可能被这宅子里的阴鬼压了身,赶紧伸手去抓那枚被我放在浴缸旁边的白骨扳指,可我却伸不出手,好像有东西紧紧地拉住了我的胳膊,不让我去碰那白骨扳指……
  “南萧!”见我久久未应声,郁关情急之下直接推开了浴室的门。
  日期:2018-06-06 19:56:33

  020章:害人不浅
  我一丝不挂地躺在浴缸的水里,蹙着眉无助地望着郁关,看见他手里捏着一件男式的白衬衫。
  许是因为郁关是男人,身上阳气重,他一冲进来,压住我身上那重重的鬼物一下子就消失了,我又能挪动身体了。
  “郁关,有东西压住了我。”我边扯着浴巾慌乱地盖住自己的身体,边后怕地对郁关呼道。
  可郁关是无神论者,他不相信这世间有鬼,更是从未遇见过任何诡异的事情,他的眼睛不自主地在盯着我的身子痴看,我注意到他的喉结在滚动……
  “别胡思乱想,你只是被吓坏了。这宅子里没有女人的衣裳,这是我的衬衫,你今晚凑合穿一晚,明早我就去给你买衣裳。”郁关将手里白衬衫放在了浴缸旁的椅子上。
  我一手扶着胸前的浴巾,另一只手拿起白骨扳指,用腋窝夹着浴巾,开始戴扳指,只有戴着白骨扳指,我才能心安。
  可就在我用右手给左手拇指戴扳指时,我没夹住胸前的浴巾,浴巾从我胸口滑落进了浴缸里……
  郁关站在一旁盯着我的身子看痴了,一动不动,好似石化了一般。
  “你……出去。”我尴尬地催他回避。
  郁关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轻声回道:“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