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卜食——一只在现代被残忍猎杀的狼穿越到人类社会,她该何去何从?》
第40节

作者: 公子曰198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峥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紫琅突然就有点失落了,虽然她对于山淼和蔡之翼并没有很深的感情,可是毕竟整整十一年,而且岛上只有他们三个孩子,有了他们的陪伴,岛上枯井无波的日子似乎也没有那么难捱了。
  刘基和刘潇护送山淼和蔡之翼离开,估计就是成全最后的师徒之谊。蔡之翼经过紫琅身边的时候,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快步离去。倒是山淼拉着紫琅的手,潸然泪下:“紫琅,你一定要来看我哦。”
  紫琅点了点头:“恩,一定。”
  很快那只竹筏就只剩下一个黑点了,岛上的人都散去了,紫琅也跟着刘峥回了家。
  紫琅直接趴在卧室的榻上,神情有点倦怠,似乎什么也不想做。人生是不是就是这样,不断地有人来,也不断地有人离开,似乎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沉不变的。
  日期:2017-06-16 09:56:49
  大厅里的刘峥今日也感觉到了淡淡地忧愁,他看了看紫琅卧室紧闭的房门,她是不是也会离开?终有一天。想起这些,他竟然有点气闷,手上的茶杯直接被他撂倒在几上,茶水撒了一几。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个别扭的小孩就融入了自己的生活中,十年,似乎不短,也不长,可是,自己有多久没有想海那边的那个人了?那人最后跟自己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对了,永不相见。
  前些日子,她似乎来了葵水,可是依旧是那副欠揍的表情,似乎什么事情都不能让她的情绪波动,明明是一个小孩,却像大人一样老成,实在是,不可爱,最后还害得自己落荒而逃,实在是没有气度。
  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那一圈长在石头砌的花盆里的花朵,刘峥的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恐怕连他自己也没有觉察到。
  而紫琅也在想,自己如果有一天也离开了,刘峥是不是就一个人了,呆着这么空旷的屋子里,只是呆呆地看着海的另一边,没有人给他折磨,他是不是也会孤独和无趣?

  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滑过,不明所以的情绪在两人周身蔓延,月亮悄悄地露出了自己的容颜,依旧那么冰冷,无情地俯视着世间的一切。
  日期:2017-06-16 09:57:19
  第二九章 远古诅咒如何破
  岛上愈发的安静,真的就像是一潭死水,路上的行人很少,紫琅通常也不会出去,四季如春的瀛洲岛竟然让人觉得就像是荒墓一样。
  刘潇和刘基因为送蔡之翼和山淼出海而顺便去游玩了,毕竟如此压抑的瀛洲岛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承受这份孤独和荒凉。刘峥最近竟然很少坐在那里发呆了,偶尔会去照顾下花草,以及那些观赏鱼。
  紫琅依旧坐在一边习字,这已经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了,岛上的日子枯燥无味,练字能够消耗掉过多的时间,而已能够让人变得愈发安静稳重。

  太阳快要落下的时候,有岛上的族人过来通传,岛主要见紫琅。听到传话的声音,刘峥侍弄花朵的手只是顿了顿,没有多加理会就继续摆弄花朵。
  紫琅放下毛笔,然后起身跟着族人去了岛主那里。看着她的背影,刘峥的眼神突然变得暗淡,没有理会眼前的花草,他微微叹了一口气。该来的总要来,该走的总要走的。
  似乎,谁也不能够永远留在谁的身边,只是,仅仅只是陪伴就足够了,可是即使是陪伴似乎也变成了一种奢望。
  紫琅来到岛主的屋子时,那个俊朗的姬炤正坐在首位喝茶,看见紫琅进来之后笑了笑:“十年过的真快,你都变成大姑娘了。”
  日期:2017-06-16 09:57:56
  紫琅看了一眼姬炤,面无表情:“是啊,十年过去了,你可是越来越小了。”
  姬炤无声地笑了笑:“还是一张利嘴啊。”

  紫琅不喜欢他的笑,不耐烦地说:“你找我什么事?”
  姬炤叹了一口气:“你还真是不尊师重道啊,按照辈分来说,我可是你祖师爷,来,叫声爷爷来听听。”
  紫琅厌恶地皱了下眉:“哼,你说的天命到底是什么?”
  这个时候姬炤的表情竟然变得前所未有的严肃,眉目之中竟然有淡淡的忧愁:“诅咒,瀛洲岛的诅咒。”

  紫琅立刻做出倾听的样子,姬炤接着说:“瀛洲岛的子民无法孕育后代,这个你知道吧。”
  “当然。”
  “没有后代的民族是无法延续的,一旦无法延续只能灭亡,你也看到了,入世的人越来越多,留下的人越来越少,这个本来就是远古时期留下来的诅咒,当时瀛洲岛还有成千上万的居民,现在呢?只剩下百来人而已。世人都道瀛洲岛有长生水,却不知道饮用长生水要付出如何大的代价。”姬炤的脸色怅然。
  “有所得必有所失,你们也可以不饮长生水,想长寿,又想血脉的延续,这是不可能的。”紫琅说的不以为然。
  日期:2017-06-16 09:58:19

  “是,是我们贪心了,可是,我们终究是有不甘。”
  “可是,这与我的天命有什么关系?”
  “所谓天命所归,暂时不能告诉你,我只能请求你帮我们打破这个诅咒。”姬炤说的情深意重。
  日期:2017-06-16 09:58:50
  第三十章 剑拔弩张再相见
  整整十一年没有踏出过瀛洲岛,海边的小镇依旧热闹非凡,姬炤和紫琅就此别过,两个人分道扬镳。

  姬炤依然嘴角含笑:“终于出岛了?有何想法?”
  紫琅表情冷淡:“没有。”
  姬炤点了点头:“我有要事在身,先行别过,你路上小心。”
  紫琅点了点头,很快,姬炤就只剩下一个点了。因为此去京城,路程非常的远,紫琅就在马市买了一匹马,虽然马对她有所畏惧,可是真的是一匹好马,速度很快,紫琅日夜兼程地赶回京城。
  偶尔紫琅会停下来望月,以便确定方向,然后继续前行。这一路,紫琅只停下来喝过水,马不停蹄地赶路,可是依旧一身清爽、干净,没有任何的疲相。
  快马前行了半个月之后,马儿似乎已经到达了极限,紫琅到了前方一个小镇的时候选择留宿一晚,不管是自己还是马都需要休息和调整一下。

  紫琅牵着马来到一个客栈,小二很殷情地把马牵去了马厩,自己则迈步进了大厅。大厅中的人很少,三三两两坐着几个人,看见紫琅进门都侧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喝酒吃菜。
  日期:2017-06-16 09:59:19
  紫琅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点了几盘肉食,然后就一边等待,一边观察周围的人。这些人虽然衣着普通,可是他们的眼睛有神,即便是在吃东西,左手也护在自己的腰上。紫琅不动声色地转过视线,因为在瀛洲岛上的修炼,紫琅对食物的需求已经非常低了,可是此刻看到小二上上来的肉食,她还是食指大动。
  在紫琅大快朵颐的时候,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了门口,然后出来一位黑衣黑履的男人,面容冷峻,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后面还跟着几位穿着短打衣服的仆从,皆是驭马。

  看见来人气度不凡,掌柜的马上迎了出来,笑容谄媚:“这位贵客是用膳还是住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