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17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他们充满厌恨的眼神,忽而脑海里出现那夜我爹娘暗自商量着把我送走的往事,胸中徒然裂开一阵钝痛。
  我弯腰捡起地上的书本,低声回道:“我没有传染病。”
  “你骗人!大家都知道了!我们代表整个公寓楼的女生来请你离开,希望你今天就搬出去,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那位同学作出一副凶悍模样,她身后的几个女同学也跟着她一起对我作出要动手揍我的姿势。
  彼时,胆小又自卑,被人驱逐却不敢反抗,只是暗自落着泪,回到房间里收拾东西……
  我将收拾好的衣物和书本带到了楼下看管公寓的阿姨那边,跟阿姨商量让她帮忙看一下我的东西,我回头来取,阿姨斜眼瞄了我一下,阴着脸点了点头。
  我放好东西后就去找了我的辅导老师杨诗丽,跟她说明情况,求她帮我安排新的宿舍。
  杨诗丽推了推鼻梁上的金属眼镜架,为难地回道:“学校西区有一栋老旧的宿舍楼,由于快被拆迁了,该搬走的人都搬走了,现在只住着一位老阿姨。你如果愿意搬出那里住,对大家都有好处。”

  我听出来了,就连杨老师都怀疑我“不干净”,希望我远离我的同学。傍晚放学后,我就取了自己的衣物,一个人来到了学校西区的宿舍楼。
  西楼只有三层,整栋楼都被疯长的爬山虎包裹着,站在楼下,抬头望去,全是一片葱葱郁郁,就连窗户和门都被爬山虎的绿芽缠得不见了踪影。
  西楼的大门是虚掩着的,我推开门走进去时,明显感觉到有冷风从楼道里窜出来……
  “有人吗?阿姨?”我站在一楼的楼道里轻声唤道,可无人应答。
  我提着衣物在一楼的走廊里观察着,透过玻璃窗户看了看一楼的每一间宿舍的情况,选了一间最敞亮的宿舍,把东西放在了那间宿舍门口,等着看管宿舍楼的阿姨回来给我门钥匙。
  可直到天黑也不见杨老师提及的那位老阿姨,我没有宿舍门钥匙,打算在走廊里打地铺凑合一晚。
  可是楼道里太冷了,总有阴风在走廊里窜来窜去,我根本睡不好安生,到了后半夜就着了凉,开始咳嗽。
  “孩子,你不该来这里的。”迷糊中我看见有位骨瘦如柴的老婆婆端着蜡烛站在了我身旁。
  我嗖地坐起身,仰面见老婆婆披散着苍白的长发,一身灰白色的老旧长裙,吓得我以为自己撞了鬼,遂麻溜地站了起来。
  站起身时才观察到老婆婆是有呼吸的,她呼出的热气把她手中蜡烛的烛火吹得直摇晃。
  “奶奶,是杨老师安排我来这里住的。”我望着老婆婆深陷的双眼,低声回道。我虽不懂得讨好人,但嘴乖,老婆婆听见我直唤她奶奶,咧嘴笑了起来。
  “你就是那个被公寓里的疯丫头们合起伙赶出来的孩子吗?”老婆婆温声问道,烛光将她眼底的慈悲照得格外耀眼。

  “嗯,是我。咳!咳……”冷风吹得我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老婆婆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把其中一把钥匙取下递给我,并对我说:“孩子,你太老实了,你既是交了钱住公寓,他们就都没有资格撵你出来。以后别人再欺负你,你不能这样逆来顺受,知道么?”
  “嗯。谢谢奶奶。”我拿着钥匙开锁进了宿舍,老婆婆也走了进来,放好蜡烛后,她帮着我把床铺好了。
  老婆婆打了一个懒口,懒声对我说:“我年纪大了,最近总是嗜睡,一睡就是好多个时辰,你来的时候我可能是睡熟了,所以没出来迎你。才刚醒,这不,又犯困了。这栋楼的电路坏了,没有电,你夜里小心点,摸黑起床时别让床板碰了脑袋。”
  老婆婆边嘱咐着,边朝宿舍门口走去……
  “嗯,记住了。”我点头应道。
  “记住,如果夜里有人叫你的名字,你千万别应声!”老婆婆走到门口的走廊里时突然转身警告道。
  日期:2018-06-01 21:51:46
  015章:白日恶魔
  我瞪着眼看着老婆婆的背影消失,关上房门后,我将门闩好,回到床上,用右手摸着自己左手大拇指上的白骨扳指,自己安抚自己道:“不怕,白骨扳指会庇护我的。”
  夜里我睡得浅,听见宿舍洗手间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我心里清楚这宿舍除了我没有其他人,我用枕头捂住耳朵,可我还是能够清晰听见那敲门声。
  我憋着尿都不敢去洗手间,半睡半醒熬到了天亮时分,终于听不见卫生间传来的敲门声了,可是天也亮了,我得起床去上课了。

  由于夜里休息不好,我精神不太好,竟然在上历史课的时候睡着了。我被历史老师点名回答问题,可是我连老师问什么都未听清。
  历史老师批评了我,问我晚上干什么去了,为何要在教室里睡觉,我撒谎说自己做了一夜噩梦,因此才未曾休息好。
  可教室里的女同学却起哄笑道:“她不跟我们住一起了,一个人搬了出去,只怕是偷人去了吧?”
  明明是他们合起伙来赶我出的女生公寓,这会儿却说得好像是我为了方便“偷人”才跟他们分开住。

  忽然觉得这些女同学比我在黑夜里见的那些恶鬼还要宁我厌恶。他们一个一个穿着干净整洁的衣裳,受着高等教育,却一个个口吐疮毒,心机阴险。
  “我没有!”我站在教室里怒声反驳那些同学。
  “谁不知道你那点风流事啊?哼!不要脸的贱货!”他们在课堂上当着老师的面公然攻击我。
  “你们胡说八道!不就是嫉妒我拿了奖学金的名额吗?!”我难过地高声回道。
  历史老师见我们在课堂上吵开了,生气地训斥道:“百里南萧,你在课堂上睡觉,不但没有深刻检讨自己,还跟同学吵架,你再这样下去,你怕是会失去获得奖学金的机会。”

  我强忍委屈和愤懑,望着讲台上的老师低声回道:“对不起,老师,我知道错了。”
  傍晚时,我去学校食堂打饭,有位女同学竟朝我的饭盒里吐了一口唾沫。
  她一脸的嚣张跋扈,对我鄙夷地挤眉弄眼,我看着她眼色,她的眼神好似在告诉我:“我就欺负你怎么了?你敢打我吗?”
  我心一横,顺手就将那盒被她吐了唾沫的饭菜啪地一下拍在了她头顶上,饭菜和汤水以及她吐的口水一起沿着她的头发和脑门滑到了她的脸上。
  “贱人!”她先是一愣,许是未曾料到我竟会动手打她,后又暴跳如雷,一边用双手快速扒拉着她头上和脸上的饭菜,一边对我破口大骂。
  彼时是我第一次尝到了暴力还击的痛快感觉,我觉得拍了她一脑门的饭菜还不够解恨,又狠力扇了她一耳刮子。

  “再骂试试?!”我怒声吼道。她被我扇得差点哭出来。
  “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贱胚子!”她挥着爪子开始攻击我。
  我自然是不被站着等她打我,我看准时机,抓住了她那双朝我的脸挠过来的双手,后又猛力推了她一把,借着一股狠劲,将她推倒在地。
  她嘴里一直在不干不净地骂我,骂了我还连着骂了我的爹娘,甚至连我的祖宗十八代她都不放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