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16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怎么要哭了?是不是很疼?我给你找医生来!”那人见我要哭了,焦急地转身要去病房外找医生来看我。
  “我没事。”我忍着泪,轻声回道。
  那人坐到病床旁给我削了一个苹果,可我并没有胃口吃东西。
  “我叫冷郁关。在国立女子高中教诗歌。如果你在省城没有朋友来医院照顾你,我可以跟学校请假,由我亲自来照顾你,好吗?”他温声与我商量着,他虽然姓冷,可他的眼神里却流转着暖意。

  “那要麻烦冷先生了。”我低声回道,这乱世,我能做的就是随遇而安。
  冷郁关淡淡地点了点头,回道:“不用这么客气。你好好休息,你的伤需要静养和进补,不然以后落下后遗症就麻烦了。美人如斯,可千万别成了瘸子。”
  他在夸我美,可我并未多欢喜,因为我始终觉得这副皮囊不是属于我的。我闭了眼睡觉,不想与冷先生言语太多,我内心自卑不堪,害怕让冷郁关从我的言语里看出我才疏学浅孤陋寡闻。
  入夜时,冷郁关回家去了,说是回去收拾点东西。他离开医院后,医院的护士和医生都来看过我,给你打针,督促我吃药。
  夜里我睡得浅,总觉得莲澈会来找我……
  天亮时,冷先生住进了医院,为了不占用医院的医疗资源,他在病房里打了地铺,打算住在医院照顾我,直到我出院。

  “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呢?”冷先生坐在病床旁看着报纸,见我睡醒了,边试着找我聊天。
  “再过一月就满十七了,我叫南萧,复姓百里。”我轻声回道。
  “南萧是一种乐器啊,南萧声音低沉,却极为具有穿透力,俗名叫尺八,它最早出自唐朝,因此也名唐尺八。南萧,我二十七了,刚好大你十岁。你可以叫我叔叔了。”冷郁关看我的眼神里带着慈悲。
  “我,我还是习惯叫您冷先生。”我低声回道。
  从小崇拜教书人,对冷先生也是打心底的敬仰。他很是尊重我,他虽住在病房里,可我每次起床和洗漱时,他都会主动回避,如果我需要搀扶,他会第一时间为我找来医院的护士姐姐。

  一个月后,我脚上的石膏被医生拆掉了,医生告诉我可以出院了,说我虽然可以下床走动了,但出院后必须多卧床静养。
  那日农历五月十四,正是我十七岁的生辰。我还住在医院的病房里,冷先生跟我商量着天亮后就带我出院,他并不知道我具体生辰是哪日。
  夜里我坐在床边看着窗外夜空里的星星,又开始想念爹娘和二瓜,往年他们若是在家中,是会给我煮长寿面过生辰的……
  我记得娘说过的话,她说过生辰就得吃长寿面,图一个好兆头,往后才会岁岁绵长,年年安康。
  想着爹娘,想着近日来自己的种种遭遇,我不觉落泪了。
  “明天出院后跟我回学校住吧,我给你在我教书的学校租了间公寓……”冷先生恰巧过来跟我商量出院以后的事,他撞见了我落泪的样子,忙问道,“你怎么哭了?”
  “我没事。”我赶紧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泪。
  “哦,我想起来了,你刚住院时说过,一个月就是你十七岁的生辰,是不是就是今天?”冷先生竟然猜到了我的生日。
  我转脸望着他的眼睛,不想说话。
  “你等我一会儿,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冷先生转身走出了病房。
  没过多久,冷先生回来了,端来一碗热腾腾的汤面……
  吃面的时候,我又不争气地哭了。
  冷先生给我递来方巾擦泪,温声安慰道:“我记住你的生辰了,只要你不嫌弃,以后我每年都给你过生辰。今天你凑合着吃碗长寿面,明年你若还在省城里,我会亲自给你准备十八岁的成人礼。”
  卑贱如我,受不得别人半点恩惠,动不动就会感激涕零。
  我跟冷先生回了学校,住在了女子公寓里,冷先生下课后会来公寓门口等我,带我去学校食堂吃饭,闲暇时会给我补课,他说我年纪尚小,应该进学校念书学习新知识。
  入秋时我通过了女子高中的入学考试,顺利成为了一名合格的高中生。
  学校的时光充实而鲜活,我学着新知识新文化,对很多事情都改变了看法,对新生活也是充满了希冀,我不再郁郁寡欢了。

  我以为我终于彻底重生了,可以完全摆脱曾经的困境和噩梦了,可一场变故又几乎将我打回原形。
  日期:2018-06-01 08:55:07
  014章:流言蜚语
  深秋的傍晚,我和冷先生坐在学校的长廊里品诗,冷先生给我诵读了雨果的《小夜曲》:
  黄昏后,当你在我怀中柔声歌唱……
  你,可曾听见我的心轻轻跳动?
  你温柔的歌声唤起我往日的一切欢乐……

  “看!他们又在读情诗!”忽然,两位女同学从长廊走过,指着我和冷先生高声议论道,他们打断了冷先生的朗诵。
  “听说她是冷先生从乡下带来的,没读过几年书就走后门进了我们高中。”另一个女孩故意提高了嗓门,从我和冷先生身旁走过。
  “估计早就是冷先生床上的人了!”他们讥笑着,笑声像刺一般扎进了我的心脏里。
  冷先生并未说什么,他手里握着诗集,举目望着我的眼睛。
  “冷先生,我还有功课未完成,我先回公寓了。”我不知该如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流言蜚语,说完话便起身离开了。
  那天夜里下雨了,冷先生的身影出现在了女生公寓楼下的灯下,他没有打伞,就那样静静地站在灯下,引来公寓楼里许多女孩子的议论。
  我站在三楼的走廊里,远远看着楼外灯下淋着雨的冷先生,他也在望着我,可他是沉默的。

  后半夜时,我假装进卧室睡觉,以为冷先生会自己离开,可天快亮时,当我摸着黑来到走廊时,他还在路灯下。
  次日傍晚放学后,他出现在了教室门外。
  “南萧,我有话对你说。”冷先生不顾周围学生异样的眼光,直接将我堵在了教室门口。
  大家伙都在议论,以为冷先生这是想公然对我表白。
  “有什么话,我私下再聊,好吗?”我尴尬地回道。

  “我办了出国游学的手续,明天就要走了,我希望我不在学校的日子里,你能坚持把书念完。”冷先生柔声说着,我注意到他说话时是攥着拳头的,好似在拼命克制什么。
  我扫了一眼他双手攥紧的拳头,抬头望着他,勉强挤出了笑容,笑着说:“谢谢冷先生的教诲,我一定会好好把书念完,冷先生一定要多保重。”
  “好。”冷先生只回了一个字,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冷先生离开学校后,我的日子便不好过了。公寓里的女同学成天到晚地议论我的是非,说我下贱肮脏,说我被冷先生玩腻了抛弃了……
  “该不会是得了传染病吧?怪不得冷先生会离弃她!”不知哪日起,在同学中竟生了这种谣言。

  三人成虎。很快,同学们都觉得我有传染病。
  初冬清晨,我拿着书本刚走出公寓房间的门,就被四五个女同学堵在了走廊里,领头的女同学气势汹汹地掀掉了我怀里的书本,指着我骂道:“你都有传染病了,还住在女生公寓楼里,你是想害死我们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