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15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有事!”莲澈继续演着戏,还一把握住我的手,将我的手塞进了他的胸口里,忍着笑骗我道,“你摸摸看,是不是又流血了?”
  莲澈抓着我的手,将我的手按在了他的胸口上,我的指尖触摸到了他胸口的肌肤,那样温热,我好似还摸到了他的心跳……
  我……很没出息地就红了脸,我没有摸到血液,可我摸他的时候听见了自己胸中小鹿咣咣撞大墙的声音。
  莲澈抿着嘴望着我羞红了脸,盯着我的双眼,轻声问:“小丫头,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没,我没有!”我被他吓得慌乱地抽动着手,使劲地想让自己的手从他的手心和胸口抽离,可他却将我的手抓得愈发紧,我还看见了他嘴角弯起了一抹笑。
  彼时我想:“他在笑我……我如果承认自己喜欢他,他只怕会比从前更加轻贱我!”
  “放开我!”我咬着牙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终于是将手从他的胸口里抽了出来,可脚下却失去了平衡,一个踉跄,竟失足往楼梯下跌去。
  “南萧!”方才还一副病恹恹作态的莲澈猛然一跃而起,纵身而下,一把将我拉住,我们二人齐齐从台阶上滚落绣品里的地板上。
  只是,我在上,莲澈在下……

  我压在了莲澈身上,莲澈的双臂正紧紧地抱着我的腰身……而我的怀里还揣着那双绣花鞋。
  我心神慌乱不已,脸也烫得不行,就连呼吸都觉得喘不上起,我想我真的是“病入膏肓”了。
  莲澈看了看我的脸,转而又望了望我怀里还揣着的绣花鞋,他忽地眉头一蹙,阴着脸问我:“都滚下楼了,你竟还将这双鞋抱得这般紧,到底是这鞋重要还是你的小命重要啊?”
  可我好似耳聋了一般,反应了慢了许多,我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快速涌动,喉咙里氤氲着一团烟雾,吐不出,咽不进,整个人好似在某个虚无的时空里漂浮着,痴痴愣愣看着莲澈的眉眼。
  “你该不会是从小就没新鞋穿吧?”莲澈躺在地板上,继续抱着我,望着在他身上发痴的我细声问。

  我眨了眨眼,愣了愣,才好似刚听见莲澈的问题,又好像没听清,我看着莲澈问:“嗯?你说什么?”
  莲澈看着眼里的痴意,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问我:“傻丫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日期:2018-05-31 09:00:02
  013章:攀岩观火
  被莲澈这么一笑,我忽地就“醒了”,忙抱着绣花鞋,狼狈地从他身上“逃走”。
  此时站在楼上楼梯口的刀朵忽然讥笑道:“百里莲澈还没看出来吗?她就连摔下楼都将那双绣花鞋抱得那样紧,可见送鞋之人在她心底的地位不一般……你却一直问人家是不是喜欢上你了?你怎么还可从前一样喜欢自作多情啊?”
  我抱着鞋回头望了望那故意挑拨是非的刀朵,心里愈发厌恶她,可我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莲澈从地上站了起来,冷眼瞪了一下攀着楼梯看戏的刀朵,并未理会她。
  他凝眸望着我,见我还将那绣花鞋抱得分外紧,他真有些不痛快了,
  “拿来!”莲澈伸出手,命令我将怀里的绣花鞋给他。
  “这是大叔给我的鞋,我凭什么给你?”我自然不答应。
  莲澈一生气就会蹙眉龇牙,一见他蹙眉龇牙我就害怕,彼时年少,不知变通,若是乖乖把怀里的鞋还给他,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事端了。
  “拿来!”莲澈重复命令道,怒声比之前更可怖。
  我被吓得抱着鞋就往绣铺外面跑,心里想:“还是赶紧离开这些人吧,他们一个个不是脾气坏就是吃人的妖怪。”
  咚地一下,我突然一脸撞在一堵“墙”上,抬头一望,眼前的“墙”正是莲澈的胸膛。
  我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在眨眼之间速移到我身前来的,我被他堵在了绣铺门口处……

  “你是自己把鞋交出来,还是要我亲自动手?”莲澈低眼望着我问。
  我发着高烧,腿脚都是飘忽的,我仰面望着他眼底的怒火,坚持说道:“不给又如何?难不成你要跟一个小姑娘抢绣花鞋?”
  “哈哈哈!真是越活越没出息!”刀朵在楼梯口处站着讥笑着莲澈,煽着风,点着火……
  “拿来!”莲澈捏住了我的胳膊,他的手被我气得在发抖,可他没忍心使力捏我,只用了恰到的力度钳制住我,不让我溜掉……
  我抱着绣花鞋望着莲澈摇头,他真的就伸手从我怀里拽走了那双绣花鞋,并在绣铺的柜台上翻出剪刀,咔嚓嚓三两下将那绣花鞋给剪碎了。

  我怔然看着他发疯的样子,失望至极,心一狠,扭头就走出了绣铺,走上了大街。
  我听见莲澈追上来的声响,我咬了咬牙,狠狠回头瞪了他一眼,高声回道:“你若再追上来,就说明你喜欢我!”
  彼时我也不知道自己从何处来的勇气,竟敢对莲澈说出那种话。
  “我怎么会喜欢你?!你走!走得越远越好。”莲澈顿住脚步,不再追上来。
  我一路从走到城郊,我以为莲澈会偷偷追上来,可他没有。
  傍晚时起风了,狂风伴随着电闪雷鸣,我无处可归,眼看天要黑了,我急着找地方躲雨。
  在大雨的笼罩下,眼前一片雾茫茫,我看见马路对面有座教堂,教堂的屋檐很大,有几个路人也在那屋檐下躲雨。
  我急着过马路去屋檐下躲雨,忘了看路上的车辆,在过马路时被一辆白色的吉普车撞倒,我倒在马路上,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朦胧中我看见有路人在朝我靠近,他们在着急地说着什么,可我已经听不清了,意识逐渐消失。
  等我清醒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条腿打着石膏被绷带吊着挂在了床尾。那是我第一次住进大医院里,我发现医院的墙和床单一样洁白,就连医生穿的褂子都是白色的。
  整洁的病房里就我一个人,彼时我还幻想着肯定是莲澈出来找我,见我出了车祸,把我送进了医院。
  可我错了。
  “你醒啦?真对不起……”推开房门的那个年轻人穿着浅灰色的西式洋装,额前的碎发斜在他的眉上,他在跟我道歉,跟我解释他开车不小心撞了我。
  他彬彬有礼,说话极为温柔。
  明明是我自己不看路就走上了马路,他却把所有的错都归咎到他自己身上。
  “我会承担你所有的医药费手术费和住院费。请问你家住哪里,我帮你去联系你的家人,你这么晚还没回家,他们一定担心坏了……都是我的错。”说着说着,他又开始自责和道歉。
  看着眼前这位陌生人,再想一想莲澈对我的态度,忽地一阵心酸,心里想:为什么莲澈对我的态度竟还比不上一个陌生人?
  那人走到床边,看我脸色不好,轻声关心道:“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了?我去给你找医生来看看……”
  “这位先生,谢谢你送我来医院。我没事。”我闭口不提自己家人的事。
  “还是让医生来看看吧,你的脸色不好,还有,你家住哪里?”他担忧地望着我。
  “我,我没有家。”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眼底流露出的关怀,再想想莲澈凶我时的模样,我忽然很想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