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14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扒着门边,做出一副马上就会回房间的姿势,又继续追问道:“那杨贵妃到底是如何死的?”
  “世人皆知啊!杨贵妃被李隆基害死的啊!”刀朵越来越不耐烦了。

  “如何害死的?唱戏的不是说杨贵妃是被高力士害死的吗?还有另一个版本,说是在马嵬驿兵变之际被乔装改扮送去了倭国……”我怕我不问出个所以然来会睡不着觉。
  “戏本子你也信?孩子,哪怕是史书也只是写给后人看的 ,没准是皇帝‘教’人写的。至于杨贵妃到底是如何死的,反正她的魂魄就在墙上那副绣画里,有机会你再问问她吧。她好像不太喜欢我,从不与我交谈。丫头,你再不进房间,我可不管了,我好多天没吃人肉了……”刀朵转过身看着脚下的鲜尸吞口水,好像有些急不可耐。
  我赶紧躲进了房间,将房门关上,可我隔着房门都能听见刀朵嚼碎人骨头发出的嘎嘣嘎嘣的响声,听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还犯恶心。
  我躺上了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脑海里全是杨玉环的魂魄出现在绣铺上空的情景,戏台上的戏子演绎出来的杨玉环的舞步和姿色远远比不上她真人的风华绝代。
  可我的问题又来了,我在想到底是谁给杨玉环做了那件绣品,还让她的魂魄安然无恙地留在了那绣品里,那人与杨玉环又有何种缘源。
  我如是想着,竟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女子被人簇拥着坐在海船上,忽而海风骤起,紧接着便是狂风暴雨,船被巨浪掀翻……

  “救我,救我!”
  我惊地从梦中醒来,发现朝阳都照进窗户里来了,刚一转脸,发现床边坐着个人。
  “怎么发烧了?”莲澈坐在床边蹙着眉望着我问。
  我痴看着他的脸,彼时真怕自己是在梦里……
  “看什么呢?!傻了吧,你?”莲澈拱起食指用指节在我额头轻轻叮了一下,我方才确信自己不是在梦中见了他。
  “唔,你怎么来了?”彼时年少,竟也一点不知道将自己“痴心”稍微藏起来一点,就连说话也都是眼也不眨一下地盯着莲澈。

  “担心你啊,朵儿刁钻,性格火辣,我怕你被她吓着。这不,才不到两天的时间,你就病了,发着烧呢……”莲澈用他的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轻声叹道。
  “西餐厅的山姆和安琪被人杀了,你知道么?”我顾不着自己是否生病发烧,我着急莲澈是否一时冲动杀了人。
  “早晨来绣铺的时候听朵儿提起过。”莲澈如是回答,我便完全信他与那件凶杀案无关。
  我听得很清楚,他一直在称呼刀朵为朵儿,他们的关系好像很亲昵,可我却觉得很不舒服。
  其实我很想问他与刀朵是什么关系,但是话到嘴边的时候,我还是忍了回去,卑微如我,好怕莲澈看出我对他动了心。
  “昨天我看见杨玉环的魂魄从绣品里飞了出来……”我望着莲澈轻声说,假装我一点也不在意他和刀朵之间的关系。
  “我们绣魂门只给枉死者绣魂。杨玉环是枉死的,冤魂自然不会轻易离开这人世。你与她无冤无仇,她不会伤害你的。”莲澈耐心解释道。
  “你是绣魂门的人,你知道是谁替杨玉环绣魂的吗?她到底是如何枉死的?”我心心念念想要知道真相。

  日期:2018-05-30 08:48:46
  012章:烟视媚行
  莲澈面露愁容,轻声回道:“这和你没关系。”
  见莲澈神色变了,好像很不愿意提及有关杨玉环的事,我慌忙转移话题,问道:“刀朵说莲朗大叔是绣魂门的泰斗,我发现绣品里很多绣品都是莲朗大叔的作品,我想知道绣铺里有你的作品吗?”

  我话刚说出口,莲澈的眼睛里就露出了凶光,吓得我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地盯着他的脸色。
  莲澈站起身冷眼瞥着我,怒火中烧地厚道:“莲朗大叔?!你叫得挺亲切啊!”
  “我……”我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他让我叫他大叔的,那你说我该叫他什么呢?”我低声下气地询问着,希望用这样的方式缓解莲澈胸中突然燃起的怒火。

  “他让你叫他大叔你就叫了啊,那他如果让你叫他夫君呢?你会叫吗?”莲澈有些语无伦次了,站在床边瞪着我,气得竟捏气了拳头。
  “你在说什么呢?你疯了吗?”我忍着高烧带来的不适,无力地朝莲澈吼了一句。
  莲澈边龇着牙边从胸口里掏出了一双精致的绣花鞋,将鞋狠力扔在了我的床头,怒声吼道:“给,这是你的莲朗大叔让我带给你的鞋!”
  那双鞋就砸在我肩膀旁,我实在无法忍受莲澈的臭脾气,浑身难受,心里更是难过,忍不住委屈,眼泪哗地就夺眶而出。
  见我闷声哭了,莲澈脸上的怒色忽地消退了些许。
  “你,你哭什么?我是打你了还是骂你了?你就哭了……”莲澈站在床边狂躁地问我。
  我一边哭着一边回道:“我不要在这个鬼地方待下去,我不喜欢这里,不喜欢杀人不眨眼还喜欢吃死人的刀朵……”
  “不喜欢我就滚蛋!”突然,房门被推开,刀朵画着妖媚的妆容,靠在门边不屑地瞪着我骂道。
  莲澈蹙眉望了一眼刀朵:“你竟然偷听?!”

  “拜托,你们吵架的声音太大,我在楼下都听见了!这小丫头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不听话还不懂事,莲澈你还是送她走吧。”刀朵冷着脸翻着白眼,鄙夷地叹道。
  “走就走!”我掀开身上的薄被,起身下床穿鞋,临走前还记着捡起那双被莲澈扔在了枕旁的新绣花鞋。
  “你要去哪儿?!你还生着病呢!”莲澈拉了拉我的胳膊,却被我负气甩开。
  我抱着绣花鞋往门口走去,走到房门口时还壮了壮胆,对刀朵说:“你嗜杀嗜血,可惜了绣铺里的那些精美的绣品,留给你这样的人照看,迟早会出大事。”
  说完我便加快脚步走出了房间,往楼梯口走去。
  “你这小丫头骗子竟敢来教训我?没有我,这绣铺早开不下去了!”刀朵在我背后训斥我,我不愿回头看她凶巴巴好似又要吃人的样子。
  “朵儿,谁给你的权利让你这样对她的?”我听见莲澈在质问刀朵。

  “我对她怎么了?我就差拿她当小祖宗给供奉着了!”刀朵高声嚷着,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你就等着卷铺盖滚蛋吧!”莲澈厉声回道,说完便急急跑来追我。
  “你要我滚蛋?!百里莲澈,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不过是个始乱终弃的废物罢了!”刀朵尖声骂着,也追了上来。
  我听见了“始乱终弃”这个词,心里愈发难受,虽是在发着高烧,但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回头猛地用双手一推,竟把百里莲澈推倒在绣铺里的台阶上。
  我跑下了台阶,跑进了绣铺的大堂,回头望百里莲澈时,见他坐在台阶上捂着胸口,他蹙着眉,作出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低声骂道:“好不容易才养好的伤,被你这小丫头又给推出毛病来了,疼死我了……”
  彼时我竟没看出莲澈使的是“苦肉计”,想到他的伤是因我而起,我又转身焦急奔向台阶,我一手抱着那对绣花鞋,一手扶着楼梯登上台阶来到他身旁焦心地问:“你没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