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13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刀朵走到门口关上了大门,又走到墙边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那件差点被枪子打中的绣品,心疼地轻声叹道:“还好没弄坏绣品,不然你们全都得死。”
  我就愣在楼上的房门口,刀朵一抬头,我便与她的眼神相遇,那一刹那,我被她眼底的杀气吓得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刀朵站在楼下望着楼上的我,她用了一个极其苍老的声音问我:“以后,你还会说我是小姑娘吗?”
  我不作声,害怕地退进了房间,将房门给反锁上了。
  “南萧,你开开门。我还有些事要跟你交代。”刀朵在房门口敲门。
  我开了门,却不敢应声。
  刀朵看我脸色不对,低声问:“怎么了,傻孩子?被我吓坏了吗?”
  没错,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刀朵在喊我傻孩子……
  “唔,我有点累了,想早点休息,你找我有事吗?”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与刀朵沟通了。
  刀朵直接推开房门走进了房间里,径直走到我床边的靠椅旁,坐在靠椅上看着我的眉眼冷静地说:“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许多年前,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许,许多年是多少年?我,我还不满十七岁。”我傻愣着看着刀朵,感觉自己像是活在一场诡异的梦境里。
  “我也记不清了,但至少有三十年以上吧……”刀朵单手扶额,望着我的眉眼轻声回道。
  “哦。”我悬着一颗心,小心翼翼地回道。

  “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你夜里若是听见什么动静,不要打开房门出来,不要去听,也不要去看。”刀朵直视着我的双眼,严肃地回道。
  我脑海里仍旧全是刀朵脱掉美人皮之后的那些恐怖画面,彼时我跟她才刚认识,不了解她的心性,真怕她一不高兴会在我面前脱掉她的皮囊……
  “嗯,我记住了。不过,我想问一下,难道夜里还会发生什么吗?”我以为刀朵的意思是她夜里还会杀人……
  “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我们的绣铺白天开门卖绣品,夜里接单做绣魂。绣魂你听你哥哥莲澈提起过吗?”刀朵起身走到梳妆台前,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
  “绣魂?我见过我哥哥在灯下绣魂,不过在孤山上的那段日子里,他们师兄弟二人都不让我学绣魂。”彼时,我还是个诚实的孩子。

  “唔,那就对了,你哥哥不让你碰的事情,一定是为了你好。所以啊,以后天一黑你就自己老实上楼回房间,夜里不要出来。”刀朵低声说着,像看一个孩子一样看着我笑了笑。
  我默然点了点头,心里想:“可我总不能一辈子都躲在房间里吧……”
  刀朵看起来很忙的样子,叮嘱我晚上不要出房间以后,她就匆匆下楼去了。
  可我房间的隔音不太好,夜里我听见了刀朵在楼下绣铺里与人交谈的声音。
  “我从日本远道而来,这次就是想要带走你们的镇店之宝杨贵妃的绣画。需要多少钱,你尽管开价。”说话的人是个中年男子。
  “梁先生,杨玉环的绣画不是普通的绣品,这么多年,并不是没人肯出高价买走它,而是没人能带走她。”刀朵的声音有些奇怪,听起来像个老妇人。
  “没人能带走她?能让我试试吗?”梁先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着急。
  “梁先生!请你不要冲动!目前为止,试图带走这幅绣品的人已经都不在人世了。”刀朵在高声劝阻梁先生。
  “那是因为她还没有等到我!”梁先生的情绪听起来有些激动。
  碰地一声,楼下传来玻璃震碎的声响。我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悄悄下床打开了房门。
  当我打开房门的那一霎那,我看见挂在墙上的杨玉环的绣品外层的玻璃罩碎了一地,而绣品中被绣在高楼上的杨玉环竟从绣画中飘了出来……
  日期:2018-05-29 08:29:12
  011章 贵妃之死
  彼时我才看清梁先生的相貌,他满头银丝,容貌却体态却像二十岁出头的青年。
  杨贵妃的魂就飘在绣铺的上空,她将一丈白绫踏于脚下,在空中跳着幽魅的舞步,盛世的浮影在她周身流转,如牡丹花般的清丽姿容在她脸庞上绽放……
  “还好我跑出来了,不然怎么见得到杨贵妃的绝色?”我心里暗自唏嘘着。
  就在那位鹤发童颜的梁先生痴痴望着杨玉环的魂魄时,杨玉环在转身与他对视的瞬间抛出了手中的长绫,长绫似剑一般飞向了梁先生的胸口。

  “你为何要扰我清净?!”那丈长绫将梁先生的脖子紧紧勒住。
  刀朵见贵妃之魂要杀人,遂坐下在一旁翘着二郎腿看热闹,好似就盼着贵妃出来杀人似的。
  “玉环,你不记得我了吗?”梁先生双手紧握着长绫,满眼含泪望着飘在他头顶的杨玉环。
  “你是何人?!”杨玉环轻蹙细眉,幽幽轻叹。
  “我是三郎啊!”梁先生仰面望着杨玉环高呼。
  “三郎?”杨玉环的眼神遂变得痴怨起来。
  正当我以为一场感人肺腑的人鬼之恋要上演之时,坐在绣铺里磨着指甲的刀朵却鄙夷地笑出了声。
  “是,玉环,我就是三郎!你快回到绣画上,我带你走。”梁先生激动地回道。
  “你骗人!”却不料杨玉环发怒了,狠狠地用那一丈白绫刺进了梁先生的喉咙里,梁先生顿时倒地而亡。
  杨玉环扶了扶自己的长裙,哀怨地低眼看了看躺在血泊里的梁先生,转身便飞进了绣画里。
  刀朵看人死了,遂站起身拍了拍指甲盖上的粉末,准备收拾……忽而,她好像想到什么。

  “看什么呢,你?还看?你是要亲眼看看我是如何把这位‘三郎’的尸体吃干抹净的吗?”刀朵忽然仰面看向已经躲在了门后的我,看来她早就发现我跑出来偷看了。
  我又从门后走了出来,望着楼下的刀朵和地上的尸体以及碎玻璃片问:“是这位梁先生把玻璃打碎的吗?”
  “不是。是他不听我的警告,自己去伸手摸了贵妃绣品外面的玻璃罩,贵妃生气了,玻璃罩就自己碎了。”刀朵解释道。
  “那他真的是‘三郎’吗?三郎又是谁?”我好奇追问。
  “杨玉环生前常唤李隆基为三郎,但是后人不知李隆基却不是唤杨贵妃为玉环,而是唤其闺名真儿。这位梁先生想骗杨玉环,却不知自己早就露馅了。这不就是来找死的么?活该!”刀朵从柜台的抽屉里取出新的玻璃罩,一边回答着我的问题,一边给杨玉环的绣品安装上了新的玻璃罩。

  “原来如此,那为何戏台上的李隆基是唤杨贵妃为玉环呢?”我傻愣愣地问道。
  “傻孩子,那些戏本子都是别人乱写的!事实上又有几个人真正地身临其境地体验过皇帝与贵妃之间的宫闱之乐?”刀朵懒声轻叹。
  “那,那万一梁先生一时情急叫错了呢?万一他真是李隆基转世呢?”我越发好奇了。
  “那他就更该死了!”刀朵没好气地回道,转而插着腰瞪着我问,“你当真想看我将这地上的鲜尸狼吞虎咽了?”
  “不,不想看!”我吓得打了一个激灵。
  “那还不会赶紧回房间去?!”刀朵像催一个不听话孩子一般催促着我回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