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12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这副康熙年间的绣着清宫女子的绣品也是出自莲朗大叔?!康熙年距今有两百多年!”我指着绣品左上角的“莲”字,惊愕地望着刀朵。
  刀朵冷着脸看着我,抿了抿嘴,诧异地质问我:“你怎么敢叫他莲朗大叔?”
  “他教会我刺绣,我本来是要认他做师父的,他不答应我,他让我叫他大叔就好。”我老实回答。
  “我……算我有眼不识泰山,方才哪里说错话有得罪您的地方,大师您千万别计较。”刀朵对我的态度忽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你,你这是怎么了?你还是叫我南萧吧,我还不到十七岁,年纪应该比你小,你千万别叫我大师,我受不起。”我懵然不知所措。

  “莲朗已经很多年不教人刺绣了,他肯亲自教你,说明你一定极为有天赋。”刀朵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只学了三个月的基本功罢了,绣点花花草草,难登大雅。”我老实交代。
  “你太谦虚了。”刀朵轻声叹道,转而走向那件挂在墙中间正对着绣铺大门的绣品,看着我问,“你猜猜,这件绣品是哪个朝代的?”
  我仰面望着那件绣品,绣品上绣着繁华的古城和长长的古道,一位白衣胜雪的年轻女子悬在半空荡秋千,街道上绣着熙熙攘攘的男女老少个个齐齐举目望向了半空中站在秋千上荡秋千的女子……
  我在乡间长大,是念了几年书,但仍旧算是孤陋寡闻的。我哪里识得出那件绣品出自哪个年代……
  我默然摇了摇头……

  “唐朝李隆基年间,距今有一千多年。那画上悬在半空中荡秋千的女子正是贵妃杨玉环。”刀朵仰望着那件绣品叹道。
  我仔细观察那件绣品,发现绣品上并无任何类似于“莲”字的标记,我问刀朵:“那这件绣品是出自哪位大师之手?”
  日期:2018-05-28 08:34:10
  010章:温柔一刀
  刀朵凝神看了看我的眉眼,低声回道:“你肯定猜不到……”
  彼时,她并没有告诉我答案。
  我很慎重地问了她一个问题,却不料又惹她一顿讥笑。
  我问她:“绣铺里全是些价值连城的绣品,你一个小姑娘,就不怕有贼来偷?不怕有悍匪来抢吗?”
  刀朵抿嘴忍笑,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道:“我?一个小姑娘?!那是因为你还没有见过我杀人的场面!”
  “好吧,是我孤陋寡闻。”我再也不敢多问刀朵问题了,真怕她又会笑出眼泪水。
  我在绣铺里听刀朵讲了一整天的关于绣品的保存和鉴别方法。
  到了傍晚时,街上一阵骚动,丨警丨察局里的人拿着一张画像在街上搜人……
  刀朵在绣铺里远远就望见了那群人,她赶紧提前关了绣铺的门,并厉色叮嘱我:“谁敲门也别开门。”
  我点了点头,可天黑时,丨警丨察来了,他们在绣铺门外哐哐地猛力敲着大门。
  我独自站在绣铺里盯着大门,记着刀朵的叮嘱:谁敲门也别开门。
  “再不开门就开枪了啊!”门外的丨警丨察甚是嚣张。
  我磨磨蹭蹭地往门口走去……
  “让我来!你上楼躲起来!”刀朵从楼上下来了,我注意到她换了妆容,早晨还是描的柳叶眉,点的是粉色的口脂,到了晚上,眉尾却变得锐利又细长,口脂换成了深红色。
  我上了楼,躲在楼上的卧房的门口,紧张地看着楼下绣铺的动静。
  刀朵踩着高跟鞋快步走到门口,将门打开,她一手插着细腰,一手勾住领头的丨警丨察的领口,妖媚地柔声说:“官爷这么凶干嘛?有话进来慢慢说呀……”
  “诶嘿嘿嘿……听姑娘说话,爷的腿都要酥了……”那位丨警丨察大哥笑嘻嘻地被刀朵勾引进了绣铺。

  其他几位丨警丨察也欲跟进来……
  刀朵瞥了一眼那几个跟着进了绣铺的丨警丨察,转而望着被她勾引进绣铺的丨警丨察大哥轻声说:“夜色妖娆,难道你想要闲杂人绕了你我的好时光?”
  我看见刀朵背着身后的另一只手的指尖嗖地长出了血红色的细长的指甲,她伸出了那只手,用她的红指甲在丨警丨察大哥的脸上轻轻地划了划……
  丨警丨察大哥猛地打了一个舒服的激灵,霎时像被灌醉了一般,懒懒笑着转身对身后跟班的几个人命道:“你们别跟进来,我要单独‘拷问’这位姑娘……”
  “是!”那几位丨警丨察听命纷纷退出了绣铺。
  绣铺的门在没有人推的情况下自动合上了。
  而那位丨警丨察大哥好似中了魔怔一般,像发了情的野兽似的,一把就将刀朵抱进了怀里。
  就在那位大哥强吻住刀朵时,我看见他将刀朵的嘴唇连带着脸皮一同吻吸了起来,美人皮瞬间从一副血淋淋的骷髅架上脱落……

  “鬼啊!啊!”那位丨警丨察大哥手里捧着一张毫无血色的美人皮,惊恐地看着立在跟前的血骷髅,他高声尖叫不断,扔掉手里的美人皮便转身就奔向了绣铺的大门。
  “开门!开门!”可那位丨警丨察大哥发现门打不开。
  只见他身后的血骷髅张开血盆大嘴,无数黑色的甲壳虫从那张大嘴里喷涌而出,一路甲壳虫浩浩荡荡地爬向他的脚下,再沿着他的脚踝往他身上疯爬,边爬边啃噬着他的皮肉和骨头……
  “哈哈哈!”从骷髅的嘴里传出阴森而又苍迈的老婆婆的笑声。
  那位丨警丨察大哥惊慌中掏出了手枪,在恐慌中乱开枪,差点就打中了绣铺里的一件绣品。
  “放我出去!”他忍受着被无数甲壳虫啃噬的痛苦高呼着,虫子开始集中攻击他握枪的那只手,很快他就失去了控制手枪的主动权。
  一阵阴风扫过,门忽地开了,我亲眼看见那位丨警丨察大哥疯叫着跑出了绣铺,他站在绣铺门外当着路人和他的手下的面饮弹自杀了。
  而就他跑出绣铺的那一刻,他身上的那些虫子也即刻消失不见,刀朵也恢复成了平常的娇滴滴的美人模样。
  人们只是看见了一个衣衫不整的丨警丨察边喊着鬼边站在大街上开枪自尽了。
  场面一下子就混乱了,其他守在门外的丨警丨察都被吓坏了,一个个都不敢再靠近绣铺,只有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丨警丨察大叔走到了绣铺门口,狠戾地瞪着绣铺里娇美的刀朵说:“西街西餐厅的一对英国父女昨夜在餐厅里惨遭杀害,被人砍断了四肢和头颅,有目击证人说看见了嫌疑人进了你们绣铺。今晚我算是大开眼界了,你们绣铺不但有嫌疑人,还有我从未见过的鬼物。不过你们别以为这样做就能震慑住我,三日内如果不交出那个人,我有办法让你们的绣铺在省城开不下去。”

  刀朵阴狠地轻声回道:“你们抓不到犯人就想随便抓个人顶罪,我的绣铺只有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没有你们要找的杀人犯。别说三日内交出嫌疑人,就算是三年我也交不出嫌疑人。至于我们绣铺能不能在省城继续开下去,就看你们一个个是不是都活腻歪了。”
  那位丨警丨察大叔始终不敢踏进绣铺,他见刀朵丝毫不受威胁,只阴着脸闷声转身走向了横尸在大街上的同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