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10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彼时,我还真是头一次听闻女人竟然能爱上同性,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只有男女之间才会产生爱恋。
  真是进了省城开了眼界了……

  “我……我……我会帮你保守秘密。但……但是我不可能做你的女人。我不……我不喜欢女人。”见到鬼的时候我都没被吓结巴,可见了安琪示爱,我真的是吓得舌头都快打结了。
  安琪阴森森地瞪了我一眼,沉默了片刻,低声说:“好吧,既然这样,我就不勉强你,可你一定要替我保密,不然我会让你在省城里待不下去。”
  “放心吧。我一定替你保密。”我诚恳地承诺着。
  “你出去吧。”安琪脸色阴沉,撵我离开她的房间。

  晚饭时,大伙儿坐在一起用晚餐,山姆叔叔给我们每人榨了一杯西瓜汁。可是喝了西瓜汁以后,我就睡过去了。
  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了安琪的床上,手脚都被人用鲜红的蕾丝布料绑在了床头和床尾,全身上下只有一件抹胸的半透明黑色蕾丝睡裙……
  我头晕得慌,四肢无力,转脸看见安琪就坐在床边,她见我醒了,就开始脱衣裳,扒着床沿爬上了床……
  “你身上有处子的香味……我好久没要过处子了。”安琪爬上了我的身体,开始用手撩起我身上的蕾丝睡裙。
  我惊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安地扭动着身体,龇牙骂道:“你给我滚下去!”
  “叫啊,叫大声点。今晚餐厅里的人都被我父亲带到舞厅里喝酒跳舞去了,你叫再大声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安琪越来越兴奋,手已经从我的小腿摸到了大腿根。
  “滚开!”安琪摸到我大腿内侧时,我近乎地绝望地尖叫了起来。
  彼时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地不灵。

  “丫头,我得回去了。你若是遇见了危险,危难时刻记得大喊:绣魂无门,百里哭坟!”忽然,莲朗大叔临别前给我的叮嘱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
  我看着天花板,使出浑身的力气大叫了一句:“绣魂无门!百里哭坟!”
  霎时,我拇指上的白骨扳指发出了一道绿色的强光,那绿光将整个房间都照得澈亮,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从我周身迸发而出,直接将趴在我身上的安琪给弹飞了出去,而我四肢上绑紧的蕾丝布带也全被震断了。
  我咬着牙强撑着身体从床上站起,就近扯了件裙子穿上,跳下床就往房门口逃去。我算是明白了,山姆叔叔和安琪合起伙来坑我,在我的果汁里下了药,山姆叔叔将餐厅里其他的人都带了出去,好成全她女儿……
  我心里暗骂:呸,这些死洋鬼子,表面上人模狗样儿的,还跟我们大谈理想和自由,其实根本不把我们中国人当人看,敲他娘的……
  可我逃到餐厅大门时,却被山姆叔叔堵在了门口处。
  我见山姆叔叔朝我大步走来,担心他将我强行带进餐厅,彼时正好有路人路过餐厅大门外,我忙对着大街上大喊:“救命啊!救命啊!洋鬼子要杀人啦!”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那些路人明明听见了我的呼救,明明看见了我一身狼狈地再往门外逃,明明看见了高大魁梧的山姆面目狰狞地强行拽住了我的胳膊,在将我往餐厅里面拖行……
  他们,看了一眼又走开了,没有一个人停下来救我。他们就像瞎了像聋了一样。
  山姆将我拖进餐厅,并用脚将大门狠狠踹上,拖着我一路往他女儿安琪的卧房走去。
  “父亲,快脱掉她手上的白骨扳指!”房门口的安琪对着山姆大喊。

  山姆一把就撸走了我手指上的白骨扳指……
  “不要!我不要!”我近乎绝望地尖叫着,我被山姆扛起来扔上了安琪的床,被这彪悍的中年男人捆绑在了床上。
  “绣魂无门!百里哭坟!”我大叫着,可并没有什么用了,白骨扳指被山姆大叔扔出了窗外,那扳指在发光,绿光将窗外的胡同巷子照得好似白昼一般,可它却救不了我了。
  山姆走出了安琪的房间,并将房门锁上了。
  “我不要!”我哭着大叫着,看着安琪再次爬上了我的身体。
  哐地一声,安琪房间的门被人一脚踹炸裂开了……

  “我去你大爷我去你八代祖宗的!”一串怒骂声夺门而入!
  是莲澈,只有莲澈才会这么铿锵有力地指天骂地,没错,是莲澈!
  安琪见势便从床底下摸出了一把刀,用刀尖指着我的脖子,对莲澈威胁道:“给我滚出去!不然我一刀割断她……”
  安琪话还未说话,一根血色的丝线便从她背后绕过她的脖子,将她猛地拉离我的身体,血色丝线好似一条及细而有力的猛蛇,狠狠地勒住了安琪的脖子,将她拽下床,一路拽至墙角,禁锢得她歇斯底里地挣扎,只眨眼的功夫,她就被血色丝线勒得晕死过去。
  莲澈大步走到床边,一边给我解开身上的绳子,一边望着我满脸是泪的脸,皱着眉笑道:“我想过你下山后会被山野里的毛贼掳走,又或者侥幸进了城被官家的大少爷看上带回府里金屋藏娇,我想过千万种你被人强占身子的可能,可我万万没有料到你竟会被一个双腿都废掉的小洋妞给捆上了床……你比我想象得还要没出息!”
  他笑着笑着,眼睛里竟溢出了泪水。
  而我早就被吓坏了,除了会大哭还是会大哭,我的胳膊上腿上全是被山姆强行拖拽时落下的淤青,浑身酸痛,精神几近崩溃。
  莲澈解开我身上的绳子后,一把将我从床上捞起,抱着我快步离开了安琪的房间,路过餐厅大腿时,我看见山姆晕死在地板上,他满脸都是血……

  莲澈一路将我抱到城郊的一处隐蔽的大树下,我蜷缩在他怀里啜泣着,他欲撩开我身上的衣裙给我检查身上的伤,却被我惊地抓住了手。
  “不,不要。”我本能地抓住莲澈的手,不让他撩开我的衣裙,我边摇头边发抖,整个人还处在恐慌中。
  莲澈蹙着眉望着我的脸,一边给我擦泪一边轻声叹:“你被吓傻了吧?我看看伤,他们若是伤着你了,我马上回去弄死那两个洋鬼子。”
  “我没事……呜呜呜……”我边哭边回话,哭得像个孩子一般。
  “你没事就好。给,你的白骨扳指,戴好了。你还不是很笨嘛,知道喊我绣魂门的暗号求救,这白骨扳指有灵性,听得见绣魂门的暗号,它发出的亮光能穿透层层云霄,我在孤山顶上都看见了它发出的光,还好我腿脚快,要不然现在你就是那金发碧眼的小洋妞的人了……”莲澈从口袋里掏出我那只被山姆撸走的白骨扳指,亲手给我戴在了大拇指上。

  “她是个变态,专门偷女人的丨内丨裤!我都答应帮她保密了,她还那样对我!”彼时的我仍旧像个孩子一样,控诉着这人世的人心险恶。
  “好啦,你都哭了一路了,哭多了伤身子。别哭了啊!”莲澈一边给我抹眼泪,一边安慰我,可我还是忍不住眼泪,反倒是越哭越大声。
  “你还哭?你再哭,再哭我就亲你了啊?”莲澈一本正经地瞪着我。
  日期:2018-05-27 09:03: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