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9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木块上那些蠕动的黑色蛆虫,我忽然很想吐。
  这次烤鱼事件后,我就患上了轻微的厌食症,对任何食物都提不起兴致,很多时候宁愿饿着也不想吃东西。
  下船后,我平生第一次进了省城,省城之大,省城之繁华,完全超乎我的想象,以前我的世界里只有小桥流水,山野仙鹤。
  而眼前的车水马龙,高楼大厦,还有大街上那些穿着旗袍踩着高跟鞋的女人们,每一样事物都在冲击着我。
  我深知自己必须先在这里生存下来,然后才有可能找到阿爹阿娘和二瓜。
  我进了一家洋人开的餐厅里端盘子,每天吃住都在餐厅里。餐厅的老板是位五十岁的英国人,他的女儿安琪因为一场车祸而导致双腿残废,可安琪热爱音乐,尤其喜欢拉大提琴。
  安琪每天清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拉大提琴,有时候脚疼得不能起床,在医生建议给她打止痛针的时候,她对父亲山姆说:“把我的大提琴拿给我,我抱着它摸着它就不会那么疼了……”
  初夏的深夜里,常常会从天台传来安琪拉大提琴的声音,那是因为她腿疼得实在睡不着,她父亲山姆将她抱到了天台,让她对着夜空拉大提琴。
  一天凌晨,我梦见了爹娘和二瓜,梦见他们三人被洪水卷走,而我就站在岸边,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三人被大浪卷走,我哭着从噩梦中醒来,听见了从天台传来的大提琴声。
  不知为何,那琴声就像岁月凄厉的哭声,我被琴声感染,哭得愈发伤心。我来到了天台,看见了月光下拉琴的安琪,她也在哭,泪水沿着大提琴一颗颗滑落至地上,我凑近一看,才发现她的大提琴上满是泪痕。
  “安琪,你为什么哭?你脚又疼了吗?”
  安琪眨了蓝绿色的大眼睛,蹙着咖啡色的浓眉,望着我问:“南萧,你有理想吗?”
  “理想是什么?我的梦想就是和家人团聚,让爹娘和二瓜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我老实回道。
  “好日子?衣食无忧就是好日子了么?那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安琪轻声叹道。
  “也许是吧……”我忽而有些恍惚。
  “你闭上眼睛,回想一下你脑海里最美的画面。”安琪如是教我。
  我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忽地闪现出莲澈的脸,那日我与他初相识,他站在清晨的雪地里,用对着我喊:你过来。

  忽地画面切换,又是莲澈的脸,他从灶间给我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栗子粥,画面回转着,栗子粥的暖香浸透进了我心窝里。
  最后一幅画面定格在了莲澈在灯下刺绣……
  “你看见了什么?”安琪的声音打破了天台上的沉寂。
  “我看见了他,看见了他在灯下做刺绣。”我如实回道。
  “你有心上人了。刺绣是什么?”安琪看着我的双眼问道。

  我身上正穿着莲朗大叔给我做的衣裳,衣襟和袖口都被莲朗大叔绣上了精致的桃花枝,我指着衣服上的刺绣,对安琪说:“心上人,他怎么会是我的心上人,我躲着他还来不及呢!安琪,你看见了这些树枝和花叶了吗?这就是刺绣,是用彩色的针线,一针一线绣上去的。”
  “真美,炸看一眼,像是有真的桃花开在了你的衣襟和袖口。南萧,你会刺绣吗?”安琪伸手摸了摸我衣襟上的花朵,温声问我。
  “会啊。”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手帕,那手帕上的荷花便是我夜里闲来无聊时在灯下做的绣品。
  “原来你能做出这么好的绣品,可你却留在餐厅端盘子洗碗,我太吃惊了。”从小就衣食无忧只谈理想和自由的安琪如是感叹道。
  “这一方手帕我绣了快十天了,每天晚上餐厅打烊后,我就回到宿舍,在灯下做刺绣。如果不是山姆叔叔给我提供食宿和工作,我可能连买针线做绣品的机会都没有。”我寥寥几句话解释,也不知安琪到底能不能懂我的意思。
  “你比我还可怜,我至少每天都能尽情地做我喜欢的事情。可你却只能让你这双天生是用来做刺绣的手去浸泡在洗碗水里。还有,你竟然都不知道自己有了心上人,你活得该多糊涂。”安琪竟然开始怜悯我。

  可是,我说那些话的意图并不是为了求得她的怜悯。她说她同情我,让我觉得莫名其妙的,明明就是我一直在觉得她残废了,她才可怜。
  “我不可怜。”我突然很抵触安琪用圣母一样的眼光垂怜着我,我离开了天台,回到了餐厅的宿舍。
  可是,我把我十天挑灯熬夜做的刺绣忘在了安琪那里。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山姆大叔拿着绣的那方绢帕在餐厅里给那些来吃饭的客人做展示。
  然后好几个客人都问山姆叔叔能不能让绣帕的主人也给他们绣绢帕……
  从那天起,我就不再端盘子洗碗了。我天天坐在安琪身边陪着她,她拉着大提琴,我做着刺绣。
  我与安琪几乎每天形影不离,无意间我发现了安琪的一个近乎变态的癖好。
  日期:2018-05-26 08:38:28
  008章:蕾丝尤物
  山姆叔叔开的是西餐厅,在西餐厅打工的都是一些年轻漂亮的小伙子小姑娘,我们女孩住在一个宿舍里。
  安琪喜欢蕾丝,山姆叔叔托英国的朋友给他们寄来了很多英国产的蕾丝布料,安琪除了会拉大提琴,还喜欢做手工,尤其是用蕾丝布料给女孩们做蕾丝丨内丨裤。
  在我们这些从乡下来的姑娘眼里,蕾丝就是尤物,它柔软细腻,由各种花纹构造成型。
  在城里,只有大户人家的千金大小姐和贵妇人才买得起蕾丝布料,而我们这些餐厅里打工的姑娘们却每个月都会获得安琪馈赠的蕾丝丨内丨裤。
  神奇的是,安琪只看一眼我们这些姑娘外貌体型就能替我们做出合身的丨内丨裤。

  我们习惯把洗好的衣裳晒在天台,可是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有小姑娘嚷嚷着自己的丨内丨裤不见了。
  一天我在打扫安琪的卧房时,不小心碰倒了一把被安琪废弃在墙角里的废旧大提琴,那把大提琴倒地时,从琴孔里掉落出蕾丝丨内丨裤的一角……
  我伸手进琴孔一摸,里面全是蕾丝丨内丨裤,有些是洗过的丨内丨裤,有些丨内丨裤之上还沾着秽物……
  在我掏出那些蕾丝丨内丨裤时,一股恶臭从琴孔里散发出来,差点没把我熏吐。
  就在我屏住呼吸将脸偏向一边的时候,我瞥见安琪正坐着轮椅从房门口滑了进来。
  砰地一声,安琪随手将房间的门关上了,还将门给反锁上了。
  安琪阴沉着脸,滑着轮椅来到我跟前,弯腰捡起被我掏出来的蕾丝丨内丨裤,一边大口吸气嗅着那些已经发出恶臭的丨内丨裤一边斜眼看着我,用近乎变态的口气对我命道:“把衣服脱了。”
  “你想干什么?”我一时懵然,以为安琪让脱衣服最多就是想要我的丨内丨裤。
  安琪滑着轮椅来到我身前,仰面望着我表露心迹:“我看上你很久了,既然你发现了我的秘密,我就不打算对你隐瞒下去了,其实我喜欢女人,我想要你,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女人,以后这家餐厅就由你来掌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