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8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以为他砸不到我就会选择离开,可我错了,这孤鬼一直站在房门口望着我,也不说话。
  我坐起身来,看着他问:“你是何人?为何要打扰我休息?”
  那孤鬼盯着我手指上的白骨扳指看了一眼,恶狠狠地等着我说:“我路过这个村子,发现整个村子就你一个活人,我想看看你怕不怕鬼……”

  我壮胆坐直了身子,强作镇静地瞪着他反问:“那你觉得我怕你吗?”
  被我瞪了一眼,那孤鬼吓得退出了房间,只在房门门槛上飘着,望着冷声说:“你连鬼都不怕,你到底是什么怪物?为什么整个村子就剩下你一个人?”
  “剩我一个人?”我记得来时还见了苏阿婆的,可我不敢告诉这孤鬼村子里还有一个老人家,怕他又去叨扰苏阿婆。
  “本来还有一个人的,刚刚死了。”那孤鬼阴声回我,说完话时,他的嘴猛地抽搐了一下,一只布满褶皱和老人斑的手从他嘴里伸了出来,他忙张大嘴又将那手吞了回去,还打了一个嗝。
  “你吃了苏阿婆!”我认出了那只手,惊地跳下了床。
  那孤鬼斜眼盯着我手指上的白骨扳指,阴声说:“如果不是你身上有东西护着你,我早就把你给吞了。”
  我随手抡起锄头砸向了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孤鬼,他并未躲闪,锄头落在他的脑袋上,他的脑袋被锄头劈掉了半边,掉落在地上的那半边脑袋上的眼珠子在瞪着我转动……
  我吓得愣在原地,不敢动弹。
  只见那孤鬼弯腰捡起地上的那半边脑袋,将半边脑袋托在手里,又缓缓放回至脖子上,双手扶着头转了一圈,两瓣脑袋又合在了一起,只是脸上从额头到下巴处还有一道血色的疤痕。

  “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却伤了我。我虽然现在没有办法近你的身,但是你记住,我会报仇的。”那孤鬼咧嘴阴狠地说着,说完便在我眼前消失了。
  后半夜我再也无法入眠,脑海里全是那孤鬼最后看我的眼神,那充满了仇恨和杀气让我不寒而栗的眼神……
  天亮时,我起床赶了半日的路,来到了镇上江边的渡口,上了去省城的渡船。
  船要开时,江边来了一只军队,他们上了船,说是要查“乱党”。
  我站在船边,江风里夹带着杏花香,风吹乱了我的头发,我转身的一刹那,忽然被一位戴着眼镜穿着黑色长衫的陌生的年轻男子捏住胳膊,他直视着我的双眼,轻声说:“救我……”
  我大致猜到他就是那支军队要查的“乱党”,见他一副文弱书生的清秀模样,我便认为他绝不是作乱生事的“乱党”,觉得他定是被人冤枉陷害。
  “如何救你?”我望着他的眼睛悄声问。
  日期:2018-05-25 08:58:36
  007章:圣母垂怜
  可我没料到这男子竟抬手捧住了我的脸,直接将我吻在他怀里……
  我正欲挣脱,忽见他身后举着枪的军官走了过来,他一边做戏深吻我,一边用唇舌小声求我:“别乱动……”
  那军官瞥了我们一眼,与我们擦身而过。
  待到他们全数下船以后,船开了,渡船行驶到江中的时候,船上的人都进了船舱,我独自站在船尾吹风,强压心中的燥火,要知道那可是我的初吻。
  那男子朝我走了过来,他摘下了鼻梁上的金属框眼睛,将眼镜别在胸前的盘扣边沿,他一脸严肃地朝我鞠躬致歉并致谢:“刚才多有冒犯,姑娘海涵。多谢姑娘舍身搭救。”

  “你真是乱党吗?”我脑海里还闪现着他吻我时的画面,心中既尴尬又恼羞,脸上仍是一片火辣,我猜他一定看见了我脸红的模样。
  “姑娘觉得我像乱党吗?”那男子嘴角弯起一抹浅笑。
  “看着干净清秀,像个不问世事只读圣贤书的书生。可谁又知你皮囊下藏着怎样的肚肠呢?”说完,我背过脸去,让江风使劲地吹拂着我的脸,好快点带走我脸上的潮红。
  那男子却上前走到我身侧,看着我的侧脸悄声问:“那该不会是你的初吻吧?”
  我慌乱地侧目看他,转而看向江面的浪花,不想让他笑话我,又一时不知怎样回他的话,便冷着脸低声叹道:“一个吻救你一条命,算算也不亏。”
  “哈哈,那如果姑娘若是每次吻一个人就能救他一命,那姑娘为了慈悲心,不是得吻遍天下苦难人?”他笑了,而我毫不客气朝他翻了白眼。
  “你真是,强词夺理,得了便宜还卖乖。离我远点,我不想跟你说话。下了船,我们就各奔东西,当我从未见过你。”我生气了,不愿同他聊下去了。
  “那万一我们将来又遇上了呢?”他凑到我眼前,盯着我的双眼笑问道。
  “我不认识你。”我不再与他对视,说完这句话就急急转身离开船尾,进了船舱里。
  夜里,船还在江上飘着,我靠在船舱的座椅上打盹。
  “诶!姑娘,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姓名呢。”忽然,有人坐到了我身旁,还用手蹭了蹭我的胳膊。
  我睁开眼睛又看见了那书生,我揉了揉惺忪睡眼,靠在椅子上眯眼看着他,不耐烦地说:“你能不能就当我们从来没见过?”

  他嘴角又弯起笑,望着我的眉眼,笑着将嘴贴到我耳朵旁,悄声说:“那不可能。姑娘救了我的命,是我的恩人,我得牢记恩人的模样,将来有机会才好报恩啊。”
  我的耳朵被他呼出的热气吹得直痒痒,脸也跟着红了起来,他的唇触碰到了我的耳垂,惊得我打了一个激灵。
  我站起身推开了他,冷声警告:“公子请自重。”
  船舱里的一位老伯看着我们笑道:“时代真不同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敢当众卿卿我我了……”
  我走出了船舱,不愿再让人看了笑话。
  他又紧跟了上来……
  “你个姑娘家,一个人乘船去省城干什么?不怕路上遇见坏人吗?”他靠在船栏边上,浅笑着看着我问。

  夜里的江风有些寒凉,我环抱着双臂冷声回道:“我这一路上遇见的最大的坏人就是你了。”
  “哈哈,你狠……”他笑着摆了摆手,终于肯识趣地走开了。
  船头飘起袅袅炊烟,有人生了炉火在烤鱼,我又冷又饿,经不住烤鱼香味的诱惑,缓步走了过去。
  他们在烤鱼上刷了辣酱和孜然粉,坐在炉火旁拿着烤鱼的大婶仰头看了看我,热情地笑着问:“姑娘要来一块烤鱼吗?这是我们刚钓上来的鱼,可鲜了。”

  我凑上前问:“多少钱一块?”
  “不要钱。”大婶分一块烤鱼块放进碟子里,递给了我。
  我伸手去接那碟烤鱼时,拇指上戴的白骨扳指碰到了碟子的边缘,忽地一下,那块烤鱼连带着碟子一并起火了,眨眼间变化成了灰烬。
  而那烤鱼的大婶和她的几个同伴见了我手指上的白骨扳指皆吓得站起身,纵身跳进了江水里。
  我再定睛看那一篝炉火,发现那并不是炉火,只是一块干木头,而那炉火上的几条烤鱼变成了干木头上蠕动的黑色蛆虫……

  我忽然想起自己曾经在家门口捡到一碗韭菜饺子的往事,自从我吃了那碗饺子后,我就生了怪病,浑身溃烂,惨遭至亲厌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