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5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来到灶房,在橱柜里找到了配制好的药草,翻出药罐,发现药罐上都盘了蜘蛛网,看来莲澈已经好多天没给自己熬药吃了。

  待我熬好了药,将药汤端到莲澈的卧房门口时,发现门是虚掩着的,正欲敲门,却听见莲澈在和他师兄吵架。
  “师兄,你送她下山去吧,我脾气不好,保不准会天天骂她。万一她哪天犯了错,我动手打了她,你可别怪我!”莲澈的语气低沉,可情绪里却满是忧愤。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不该这样忽冷忽热对她,你一会儿招她来,一会儿又撵她走,你不能这般有心折磨她泄恨。原本这个时辰,她应该已经去投胎了。可之前是你求我在她临死时用摄魂灯把她招来孤山的,后来你又突然负气撵她走,害她差点冻死在孤山上,我带她回家后,你又找来,你又不忍看她死去,你求我给她削皮刻骨,瞒天过海,不让阴间来的鬼差认出她的魂魄。我好不容易让她起死回生了,你倒又不痛快了……”大叔低声轻叹。

  “你曾经告诉过我,你说她投胎后变了模样,甚至可能连性别都变了,你劝我不要再惦念她。因此她刚来孤山时,我见她身上裹着男人的破大衣,头发又短又乱,浑身脏兮兮的,我差点真以为她这一世投胎成了个男人!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吊桥是你弄断的!百里莲朗,你和当年一样阴险狡诈!”莲澈发怒了,又猛咳了几声。
  “我是你师兄,你竟敢直呼我姓名!我看你是越来越放肆了!”大叔在训斥莲澈。
  彼时我才听明白,原来大叔名叫莲朗。
  “人是你要我帮你招来的,也是你执意求我救她的。现在反倒怨起我来了。”莲朗大叔无奈叹道。

  “你还在装无辜!我知道是谁在半年前给她送的饺子,害得染上恶疾,药石罔效,被亲人离弃……”莲澈边咳血边叱骂着莲朗大叔。
  我直接推开了房门,站在门口直视着莲朗大叔的双眼质问他:“真的是你给我送的那碗饺子,是你害我染病的吗,大叔?”
  莲朗大叔摇着头望着我的双眼,轻声回道:“不是我。”
  “你撒谎!你不是说你已经忘了她的模样了吗?今世她的魂骨在轮回道里被阴风腐蚀,投胎后已然变了模样,你我都只能在她临死时用摄魂灯召唤她,你说你早就忘了她前世的容貌,可是你看看现在的她和绣品上的那个人,明明就是同一张脸!你一直都没有忘掉她!包括她的身形甚至鞋的大小,你都记得清清楚楚!你这个骗子!”莲澈怒视着莲朗大叔,边骂人边擦着自己嘴角的血。

  莲朗大叔起身向我走来,他端起我送来的汤药,把药送至莲澈床边,低声劝道:“你千辛万苦找回她让她重生,眼下你却又不好好吃药,不养好身体,你万一死了,以后谁来照顾她保护她?”
  “我不喝!我若死了,不正好成全你?!”莲澈扬起手打翻了莲朗大叔手里的汤药,瓷碗碎了一地。
  我快步走到床边,一边捡着地上的碎瓷片,一边对他们师兄弟说:“我听出来了,是我的到来害得你们师兄弟反目,这儿是你们的家,不是我的。如果你们有下山的法子,就告诉我吧,我要离开这儿。我担心爹娘了,我要回家看看。我想,你们救我并不是为了将我禁锢在这孤山上任由你们差遣吧?”
  说完,我仰头看了看莲澈和莲朗大叔的脸。
  他们一个俊朗无比,一个面目狰狞,可却都同样让我心生畏惧。
  “好,我答应你,等养好莲澈的身体,我就送你下山。”莲朗大叔望着我的脸许诺道。
  莲澈却闭眼不语,他面色苍白,眉宇间氤氲着一抹愁怨。
  “我再去给他熬一碗药来。”我将地上洒落的药汤和碎瓷片打扫干净,又回到了灶房熬药。
  夜里我从梦中醒来,听见楼下大楼有好几个人喝酒聊天的声音,可当我走出房间探身望楼下望去时,楼下大堂却是一片寂静,只有那十几口整齐排列的棺材……
  次日我问莲澈夜里可听见木屋里有人喧闹,莲澈骂了一句:“你眼瞎了吗?整座孤山不就是只有我们师兄弟二人!你是在梦中见到许多人了吧?记住,别乱碰这里的东西!”
  早饭后,莲澈喝了药继续卧床养伤。莲朗大叔给了我一个白骨扳指,让我日夜戴在拇指上,自那日后,我就不曾再在夜里听见木屋里有许多人喝酒喧闹的声响。
  莲澈这一卧床,一躺就是几个月,直到阳春三月,满孤山都开着山桃花时,他才第一次走出木屋。
  在这期间,都是莲朗大叔在照顾莲澈的起居,唯有每月初一时,大叔会消失一天。
  也是奇了怪了,他们师兄二人好似约好了似的,都不肯多看我一眼,也不肯与我多说半句话,只在闲暇时轮流将刺绣的手艺传授与我,他们说让我学些刺绣的基本功,下山后才能有门手艺讨生活养活自己和家人。

  但他们都不肯传授我绣魂的秘诀,绣魂的丝线和刺绣的针线都是严格分开的,他们从不肯让我碰那些用来绣魂的针线,说是会沾染上不干净的东西。
  我原是要唤莲朗和莲澈为师父的,可他们二人皆不肯答应,莲澈让我直呼其名,莲朗大叔说他还是希望我叫他大叔。
  孤山冷寂,我愈发地想下山回家了。我知道自己已经变了模样,爹娘他们是认不出我来了,可我仍是想回去看看他们,看看乡间的亲朋,看看家乡山野里盛开的鲜花。
  一日清晨,莲朗大叔在木屋门外等我起床,准备送我下山。
  我从木屋楼上下楼时撞见了站在楼梯口的莲澈,他的眼神里分明有泪光,可嘴上却是在骂:“得了这副好皮囊,不知下山后得祸害多少痴情种……”
  我并未理会莲澈这位神经质的美男子,彼时心里想,反正我都要走了,就让他最后一次骂个痛快吧,许是我上辈子真欠了他太多的债……

  站在门口的莲朗大叔肩膀上挎着包袱,望着我温声说:“山下打仗了,我还是亲自送你回乡才放心。”
  莲朗是没有嘴唇的,说话的时候下巴上会裂开一个缝隙,我偶尔能看到那缝隙里的白牙,初见他时,觉得他的面目实在可怖,可这几月见多了,我已是一点也不害怕了。
  要知道莲朗大叔的脾气可比莲澈好太多了,他从不对我发火,只默默娇惯着我,给我偷偷做衣裳和绣花鞋。
  听闻山下打仗了,我愈发挂念爹娘,快步走到门口,焦急地催莲朗大叔赶紧带我下山。
  唯一通往山下的吊桥早就断了,走在孤山的山径上时,我问莲朗大叔:“大叔,桥断了,我们该如何下孤山?”
  日期:2018-05-23 08:34:10

  005:桃花与蛇
  莲朗大叔引着我在林子里走着,沿路都是盛放的山桃花,一路芬芳,沁人心脾,他边给我领路,边轻声回我:“在西边的山崖上有条石阶,石阶隐蔽在灌木丛里,一会儿到了我指给你看。”
  我跟着莲朗大叔来到孤山西边的崖边,大叔站在山崖边弯腰用手掀开崖石上的灌木丛……
  果然,在灌木丛下藏着石阶,只是那石阶狭窄细小,最多只能容得下一只脚,每个石阶之间的距离也很不合理,间距时窄时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