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4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缓步走到他身旁,看见油灯下的他正依照我描摹下的底画在绣那女子的另半边模糊的脸,那指尖的针线灵动而细致,那丝线好似被什么灵魅附体,竟能在眨眼间自动更换绣线的颜色!
  看着莲澈精妙的绣功,我忍不住直接唤道:“师父,您的绣工真是精妙绝伦,观看您刺绣,就像在观赏一场天衣无缝的魔术表演……”

  我话还未说完,只见那悬在半空中的针尖忽然掉头对着我,一针飞进了我的额上,吓得我后退了好几步。
  莲澈阴沉着脸望向我,低声警告:“以后不要打扰在灯下绣魂的我,若是惊扰了魂魄,小心她会给你带来灾祸。”
  我拔了额上的针,用衣袖将针尖的血迹擦拭干净,将针还给了莲澈,见他丝毫不关心我是否被针刺伤,也对我方才主动认他为师父无动于衷,我觉得自己有些自作多情。
  “晚饭做好了,也不知合不合你的胃口。”我不再唤他师父,心里清楚他并不情愿收我为徒。

  “你自己去吃吧,我不饿。楼上朝南的方向有间空房,柜子里有干净的棉被,你自己上去收拾一下,今天早些休息,明日清晨我会跟你讲一讲绣魂门的规矩。”莲澈手里捏着那根细针,冷着脸对我回道。
  晚饭后,我点了盏油灯,提着灯上了楼,来到了南边的空房间里,房间里有张木床和一张书桌一把木椅以及一个木柜,虽然简陋,但却干净整洁,对于我而言已经算是很舒适的环境了。
  我忍着额上针眼带来的一阵阵刺痛收拾好了床铺,躺上床后越发觉得头痛眩晕,闭了眼便昏昏沉沉睡去了。
  冬雪在窗外窸窸窣窣地飞舞着,我竟做了一场温热暖香的春梦,梦中有位翩翩少年拉着我的手在桃花坡上飞跑……
  清晨醒来时,脸上一阵火辣,我依稀记得梦里被爱的感觉,可却记不清那少年的模样,连名字也忘得干干净净。
  下楼去屋后的井边打水洗漱时,看见莲澈在灶房里熬粥,他站在灶房的门口对着井边的我冷声说:“我师兄连夜为你绣制了一身棉衣,就在堂屋里的茶桌上,你拿去换上吧。”
  我来到那陈列满棺材的堂屋,一进屋便被茶桌上叠放的桃色棉衣吸引住了,白色的衣服上绣着一朵朵粉色的桃花,拿着衣服上楼换好了,衣服就像是量身定制的一样,温软又舒服,仿佛把整个春天都穿在了身上。
  我觉得我必须亲自去给大叔致谢,早饭后我对莲澈说:“我想去大叔那里亲自跟他道谢。”

  莲澈的脸猛地就阴沉下来,不耐烦地回道:“去了就不要回来了。”
  “你!你真是不可理喻!”我无奈叹道。
  莲澈眼睛里闪着怒火,啪地一下将手里的筷子拍在桌上,对我吼道:“你不就是怕他初一变成淫兽玷污你,所以才跟我回来的么?既然这么感激他,你就以身相许算了,索性让他下月初一借着兽性要了你,以后你就跟着他,岂不是两全其美,也省得他去林子里寻母狼母猪来泻兽欲!”
  “你!你厌弃我就算了,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的师兄?”我委屈地望着莲澈质问他。
  “看不惯你就走啊!”莲澈站起身,又开口撵我走。
  “若不是感念你当初施舍我一碗热粥的恩情,我才不要留在你身边忍受你的臭脾气……”我一边收拾着餐桌上的碗筷,一边低声回话。
  “我是臭脾气?你可知道你前世是什么德性?!”莲澈终于忍不住说了句实话。
  原来我的前世与他有纠葛。
  “前世的事,我是一点也不记得了,你点了那盏鬼灯引我翻山越岭来找你,原来是为了向我讨债。是我太天真,原以为你是心存善意,怜我孤苦,才收留我。呵,是我天真了。”我坦言相对,也终于明白为何那一风雪里,我竟能独自走那么远的路来到这孤山上。再亮的灯也不可能穿透层层山岭和风雪。
  莲澈怒声回道:“是!是我用摄魂灯引你上山来还债的!你既已明白自己前世欠了债,你就该留下来给我当牛做马还清你前世欠下的孽债!”
  “你说吧,你想要我如何还债?”我咬着牙仰面瞪着莲澈。
  “以身相许,你可愿意?!”莲澈蹙着眉,幽怨地望着我,咬牙切齿地问。
  日期:2018-05-22 09:01:03
  004:白骨扳指
  “原以为你是个谦谦君子,想不到也只不过是披着人皮的禽兽而已。这皮囊本就不是我的,你想要,拿去便是!”我忍着泪冷笑着,试图用手去扯开自己的衣襟口……

  莲澈一把抓住了我正在扯开衣襟的手,龇牙骂道:“不知廉耻的贱骨头!你果然不是她!她宁死都不会委身与人。我才不要你这副从贱骨头上长出来的皮囊!”
  他骂我是贱骨头,我实在无法忍受,负气扭头离开了他的木屋。
  他愤然追到了门口,朝着我的背影叱骂:“你若再敢回来,我就打断你的腿……”
  我听这骂声好像有点中气不足,一回头发现他扶着门边竟吐了一口血……
  我自然是在意他的,见他竟吐了血,忙转身跑回去,伸手去搀扶他,却被他厌嫌地甩开,他有气无力地坐在门槛上,指着门口的山径低声催道:“你倒是走啊,又跑回来作甚?”
  说完他咳嗽了一声,嘴角又溢出了鲜血。

  我不再理会他的催赶,着急地询问:“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唬我……”
  见我有些慌乱,他伸手拭了拭嘴角的血,冷笑道:“想不到你还会关心我的死活。你怕什么呢?怕我会死吗?我若死了,这孤山上就没有人能够欺负你了,这样岂不是更好?”
  “蝼蚁尚且贪生,我与你无冤无仇,我当然不希望你死。”我不敢直面自己的心声,望着他苍白的脸色,一时无法掩饰自己的焦急。
  莲澈又咳了一下,猛吐了一口血后便晕厥倒地,我不知该如何施救,只是无助地用手去擦拭他嘴角溢出的鲜血。
  林子里窜出一个黑影,是大叔来了,他急步走来,一把将地上的莲澈扛起,将他扛进了卧房。
  “我就知道他见了你准撑不过三日,没想到才过了一晚,你就把他气成这副模样。”大叔一边给莲澈把脉,一边温声叹道。
  “我没有气他,我只是告诉他我要亲自去向您道谢,他就发火了。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他这怪脾气,鬼才受得了他。”我委屈地解释着。
  “南萧,你记住,以后千万别在面前提及关于我的任何事。半月前他为了助我给你造魂骨,他挖了自己的半边心肝给你,伤口还没长好,你不能刺激他。”大叔边说着边解开了莲澈的衣襟口,让我看了一眼莲澈左胸口的那道伤痕。
  彼时我方才明白原来我已经昏睡了半个月,原来莲澈为了让我复活,竟掏了半边心肝给我。
  “那您还跟他喝酒?为何我就不能在他面前提及您,您可是他师兄!”我疑惑不已,只想弄清楚我与这对师兄弟之间到底有何等的恩怨情仇。
  “灶房的橱柜里应该还有几副药,你去生火给他熬药吧,加三碗水熬成一碗,他只要肯按时吃我配给他的药就不会有大碍。”大叔拿着床头的棉帕在给莲澈擦脸,他并没有理会我的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