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3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位救我的大叔看见了古棺里抬起的手臂,他走到古棺旁低眼看着我警告道:“别乱动,你若乱动,一会儿长成了歪鼻子斜眼,那可别怪我……”
  歪鼻子斜眼?我吓得乖乖放下手臂,平直地躺着,一动也不敢动。
  大叔又从衣袖里掏出了那把匕首,拿着匕首朝我胸口上开出的那些白花挥来,边像割草一样割着那些开得正艳的花,边低沉着声音说:“这里长得太茂盛了,可不能让你变成一个胸大无脑的女娃……”
  “胸……胸?”我心里思索着,嘴上却说不出一个字,任凭大叔拿着匕首在我开满白花的尸骨上挥来砍去。
  大叔了忙活一阵后,忽然挽起衣袖,拿着匕首划开了他的手臂,让他伤口里流出的鲜血洒落在我身上那些白花之上,那些花喝了他的血后又开始疯长。
  我看着这一切,想要开口说话,却无法言语。

  大叔一边用鲜血喂养着我尸骨上的白花,一边对我低声说:“丫头,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绣魂门的人了,你要学会忘掉过去的一切。削皮刻骨,入我师门,你也必须改名换姓跟着师门姓百里。”
  我想开口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我感觉全身的血脉都在缓慢地变得温暖起来,所有的疼痛和倦怠都消失了,我忽然困了,缓缓闭上了眼。
  不知睡了多久,我听见大叔在屋子里与人说话,他说:“莲澈,我已经救活了她,你带她回你的木屋吧,让她跟着你学刺绣。”
  “师兄,既是你救了她,她就是你的徒弟,你自己留着她吧,她弄脏了我的绣品,我朝她发火了,她以后不会喜欢我这个师父的。”
  原来,他叫莲澈,原来他和大叔是师兄弟。窗外的阳光格外刺眼,我好像睡了很久。
  “莲澈,我模样狰狞,我担心她会怕我。还是让她跟着你走吧。”大叔坚持要将我送给莲澈做徒弟。
  我从古棺里坐起,望着坐在圆桌旁与莲澈喝酒的大叔慌忙说道:“大叔,我不怕您。”
  大叔和莲澈纷纷望向我,而我却没有注意到自己新生的娇美模样,以及自己那一丝不挂的少女身体……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见过我的另一副模样!”大叔低下头,不敢看我。
  莲澈却是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身子,他手中正捏着酒杯,他一边小酌了一口酒,一边望着我的脸问大叔:“师兄,您怎么不给她穿件衣裳?”

  听到这里,我猛然低头,看着自己光着身子……慌忙躺下,不知所措。
  “非礼勿视。她长成了以后,我就没敢多看她一眼,哪里还敢靠近她给她穿衣裳?因此我才将你请来的。”大叔如实回道。
  “师兄你怎么越老越像个呆子?!哎!”莲澈放下酒杯,脱了外衫,走到古棺旁,将那件带着他的体温的衣裳盖在了我的身子上,冷眼看了看我后又转身走开了。
  我躺在古棺里慌乱地穿好了莲澈丢给我的衣裳,从古棺里爬了出来,打着赤脚站在古棺边上,看着大叔正在与莲澈对饮……
  大叔盯着我的光脚,低声叹道:“你来得突然,我没有及时给你准备衣物,大冷天的,你光着脚站在地上,小心冻坏了身子。”
  “我……”我正要开口告诉大叔我并不冷。
  日期:2018-05-21 09:09:24
  003章:卿似故人
  “她应该不冷。”莲澈抢了我的话,继续说,“师兄,我们绣魂门有人怕冷吗?”
  大叔眯了眯醉眼,点头应道:“唔,她是应该不怕冷……”
  “给她取名字了吗?”莲澈扫了我一眼,转而望着大叔问。
  大叔给莲澈斟了酒,自己也将杯中酒续满,轻声叹:“叫她南萧吧,南有乔木的南,萧瑟入秋的萧,南萧,难(nàn)消,愿伴随着她的那些苦难从今往后都都消失殆尽。”
  “南萧。到底是难(nàn)消,还是难(nán)消?师兄想说的怕是古愁难(nán)消吧?”莲澈眸光清冷,盯着大叔疑惑地叹道。
  大叔并未回话,只是闷声喝酒。
  “多谢师父再造之恩,多谢师父赐我姓名。”我感激涕零,走到大叔跟前扑通一声便跪下给他磕头。

  “你起来吧,我不收徒弟。”大叔仍是不敢看我,只是盯着酒杯里的薄酒与我说话。
  “哎!既然师兄不肯收你,那就委屈你以后跟着我学手艺了。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我这人脾气坏得很,你若做错事受了我的惩戒,可别跑来跟我师兄诉苦,惹他烦心。他若训我一次,我将百倍奉还与你。”莲澈嘴角上扬,似笑非笑,让人捉摸不透。
  我不愿应他,只默然跪在大叔跟前,大叔见我不肯认莲澈做师父,为了断了我留在他身边的念想,吓唬我道:“我每月初一都会变成淫兽,连林子里的母狼我都不会放过,你怕不怕我到那时玷污了你的清白身子?”
  彼时我真信了大叔的话,吓得忙起身跟莲澈回去了。
  莲澈给我的衣裳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又大又长,我走路时还得撩起衣角,生怕踩脏了他的衣裳。
  走过树林进了他的木屋,他又命我去给那副绣品描摹底画,我坐在方桌前,看着之前我滴在那女子眼角下的那滴血印,发现莲澈用血红色的绣线绣了细密的针脚,将那血印子完全遮盖住了。
  我拿起笔开始全神贯注地描摹绣品的底画,待我彻底将画中的线条勾勒出来时,不觉已日落西山。
  莲澈从屋外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对深蓝色的绣花鞋走到我身后,见了绢帛上画中女子的完整容貌,转而望着我问:“你醒来后照过镜子吗?”
  我懵然,不知莲澈为何这般问我。
  我站起身扫了一眼莲澈手里的绣花鞋,疑惑地回道:“还没照过镜子,我……”
  我的第一反应是在猜想自己是不是长成了歪鼻子斜眼……

  “给,这是我师兄今日亲手给你做的绣花鞋。我去给你拿镜子。”莲澈将手里的绣花鞋递与我,说完便转身走向了他的卧房。
  我坐在椅子上拍了拍脚上的尘土,试了试鞋,这鞋十分地合脚,我很诧异,大叔连看都不看多看我一眼,怎么能够给我做出一双这般合脚的鞋?
  莲澈拿着一面铜镜来到我身前,我接过他手里的镜子,在镜子里看见了自己的脸,被吓得连镜子都没拿稳,铜镜险些掉在了地上,幸好被莲澈接住了。
  “许多年过去了,风霜模糊了我的眼,我真的忘了她的容貌。你都看见了,如今我只能在这绢帛上看见她的半边模糊的脸,所以只能大致绣出她的半边脸。你的容貌和魂骨都是我师兄亲手雕刻的,他说他早就忘了她的模样,看来他又骗了我一次……”莲澈好似明白了什么,转身走出屋子。
  莲澈好像是去找他师兄了,回来的时候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还挂着血迹,我好心给他端来热水洗脸,他却扭过身去不搭理我,见他一脸怒色,我不敢再招惹他,自己走进灶房里开始准备晚饭。
  我做好了晚饭,端到餐桌旁,见莲澈在方桌旁拿着针线做刺绣,那是我第一次见一个倜傥俊逸的大男子汉做刺绣,他认真刺绣的模样,竟然一点也不女气,反而散发出一股男儿的铮骨柔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