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卜食——一只在现代被残忍猎杀的狼穿越到人类社会,她该何去何从?》
第22节

作者: 公子曰198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修什么路?”淳于意随口问了问。
  “之前的洪水把马路冲毁了,所以官府正在组织囚犯在修路。”管事回答的很清楚。
  “恩,那好吧,我们步行过去,先生要去逛逛吗?如果直接去鹦鹉洲,我让马车送你们过去。”淳于意一边下马车,一边和坐在马车里的文兴宇说话。
  文兴宇看了看怀里一直保持缄默的小娃,笑了笑:“现在还早,我们去商业街转转再去鹦鹉洲。”
  “也行,忙完店里的事情,我也去一趟鹦鹉洲,很久没回来,听说那里建得很好,只是不知道这次洪水有没有波及到那里。”淳于意眼里有担忧的神色。
  “老爷,鹦鹉洲之前被商贾们捐钱填高了,所以这次洪水那里地势高,没有被淹。”管家适时的出来解说。

  日期:2017-06-14 08:22:48
  文兴宇正准备下车,淳于意习惯性地去接紫琅,可是紫琅却不理他,只是紧紧地抱着文兴宇不松手。文兴宇和淳于意无奈地对视了一眼,然后在蔡立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路上的确有穿着囚服的人在修路,旁边还围着官差不时地抽着手上的鞭子,那些犯人似乎感觉不到疼一样,依旧麻木得搬着石头、沙子。
  路过他们的时候一行人脚步都没有停,直接往前面的商业街而去。街上很萧条,人非常少,开门的店也很少,很多都在重新修葺,看来这一次的洪灾让大家的损失都很大。

  不时有几个小乞丐在路上疯疯闹闹,你追我赶,脸上的表情却是无忧无虑的。大家一边走,一边逛。文兴宇突然指着一处给紫琅看:“紫儿,你看,那个小乞丐的母亲病了,她正在给她母亲喂水喝,这就是孝顺,知道吗?对于自己的长辈要敬要爱。”
  紫琅睁着大眼睛:“病了不是要喝药吗?喝水有用?”
  文兴宇听到紫琅的话,差点岔气:“他们是乞丐,没有钱买药,不对,现在关键是的孝顺,小孩子照顾生病的母亲,就是孝顺。”
  紫琅更加不解了,在狼群里大家也会照顾老弱病残,可是,这不是应该的吗?和孝顺有什么关系,只回了一句:“这不是应该的吗?”
  文兴宇又无语了:“既然你知道,昨天就不应该那样对你的祖母。”

  “可是,是她让我下跪,又不是让我照顾她,如果她病了,我也可以帮她找药,你知道的,我会找药。”紫琅回答的理直气壮。
  日期:2017-06-14 08:23:48
  文兴宇突然在心里哀号,学生太聪明了也不好,如此强的逻辑性让自己这个老师都无法反驳。
  “可是,你把老太太气病了。”文兴宇苦口婆心。
  “我没有气她,我说了,我不跪人的,如果谁让我跪,我就让她死,可是,我没说不帮她找药啊。”
  “找药只是一个方面,磕头也是孝顺。”
  “不行,磕头不是,那我情愿找药。”紫琅继续坚持。
  在一旁听着两人对话的淳于紫嘴角抽了抽,哎,这么聪明倔强的女儿应该如何教养呢,真是麻烦。

  文兴宇不遗余力地给紫琅传授着孝顺的概念,比如,这边有小孩子扶着老人过马路啦,那边有小朋友把自己吃的给母亲啦。我们的某狼还是没有明白,磕头和孝顺有什么关系。
  日期:2017-06-14 08:24:55
  很快,就到了淳于家的商行,商行就坐落在十字路口,繁华的地段。五层高的楼房,矗立在这样的街口显得威风凌凌,这就是属于淳于家的实力,而且仅仅是一隅。
  说是商行,其实只是一个中转站,因为这条商业街上有很多淳于家的店铺,每次都统一来商行提货,当然,商行也会接一些别的商家的生意,比如今天钱家定了西北的皮货,或者王家定了北方的药材,淳于家都接,只要能够赚钱。淳于家的生意店铺遍布全国,所以这样的中转商行也很多。
  进了商行,就有管事的带着小厮们出来迎接,文兴宇和紫琅当然是被请到会客室休息啦,淳于意只身进了内室询问生意的状况。
  到了陌生的环境,紫狼只是东看看西看看,观察环境似乎成了她的本能。文兴宇当然是品茶啦,淳于意交代管事拿了上好的茶叶,文兴宇现在正在兴头上,完全顾不上无聊地坐在榻上的紫琅。蔡立就像雕塑一样站在一边,没有表情。
  过了很久,在文兴宇心满意足的时候,淳于意才进来了。
  “让先生久等了,我们走吧!”
  一行人又原路返回,马车还在商业街外面等着,去鹦鹉洲还有一段距离,需要坐马车才能去。

  日期:2017-06-14 08:26:08
  现在太阳已经升高了,路上的行人也开始多了起来,也有很多卖小吃的摊子,叫卖的声音,讨价还价的声音,还有吵架的声音,让本来宽敞的街道显得非常的拥挤。
  “呵呵,现在是吃饭的点,很多劳工都出来解决温饱,这些小吃摊的生意就格外的好,不过这边大的酒楼都还没有开张,我们就直接去鹦鹉洲用午膳,先生看,可好?”因为很多店铺都在修缮,所以这里有很多的劳工,虽然街边的小吃很多,但是金贵的淳于老爷怎么可能在这里用餐。
  “好。”文兴宇回答了一声之后,又立刻和紫狼嘀嘀咕咕起来,不时地跟她介绍一下市井的情况,比如,那个小吃叫什么啊?比如他们说的汉话是什么意思啦?很多很多,这算得上是言传身教了。
  淳于意在一旁听得也很专心,这个时候前面一阵阵惊呼和哭喊传来过来:“让开,让开,马惊了,马惊了。”
  淳于意一行眼看着一匹高大的黑马发疯似地跑了过来,前面的铺位和人群都被马撞得乱七八糟,一片凌乱,凄厉的哭声在这个午后让所有人的心都扑扑乱跳。
  一刹那间,淳于意头脑空白,他本能地推了一下文兴宇,自己却被乱串的人群撞到了马路的中间,一个趔趄,他倒在了地上,疼,钻心的疼,他试着要站起来,可是脚却使不上力,脚崴了。
  日期:2017-06-14 08:29:10
  文兴宇被淳于意一推,一个踉跄倒在了路边,他紧紧地护着怀里的紫琅,然后转头去看淳于意,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淳于意竟然呆坐在马路中间,他突然大喊:“蔡立,蔡立!”

  没有听到回答,却看到蔡立在人群的另一边,焦急地要过来,可是人群似乎发疯似地,阻拦了他的前行。
  踏踏踏,马蹄的声音似乎敲进了大家的心里,在青石板的路上显得格外的响亮,马的速度很快,奔跑而过的时候带起了一阵风,安静,吵杂的环境突然变得安静,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那匹马,以及那个半坐在马路中间的男人,大家似乎可以看见马蹄踏过他身体的情景,鲜血会染红这片青石路,也许男人的脑浆也会被踩出来。没有风,一丝风没有,大家似乎都定格了,似乎都已经能够看到呆会的惨剧。

  紫琅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面露惊慌,她双眼含冰,快速地从文兴宇的怀里爬了起来,然后敏捷地穿过人群,向淳于意跑去。
  感觉到怀里一空,然后看向那个远去的紫色身影,文兴宇脸色骤变:“紫儿。”苍凉而绝望的声音还在这个闷热的中午回荡,而听到声音的淳于意却脸色苍白地侧头,看到那个跑向自己小小的身影,同样脸色大变:“紫儿,不要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