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6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实际上,他的运气还不错,每次都能赚上一笔,当然,他倒不认为是自己运气好,而是觉得认识的那个国内私募基金大佬确实是个高人。
  既然尝到了甜头,孙维林的胆子也就越来越大,从开始的几千万玩到了几个亿,最后只要大佬那边有内部消息,他就偷偷挪用公司资金在股市快进快出。

  最多的时候达到了二十几个亿,一次就赚了五千多万,从此,孙维林对公司的经营就没有多大的兴趣,毕竟,做生意来钱太慢了,哪有在股市上赚钱痛快,甚至他觉得走私汽车都太累了。
  前些日子,那个基金大佬又给他传来了内部消息,让孙维林砸锅卖铁也要全力杀入银行股,说是这一次可以大干一场,赚他个盆满钵盈。
  孙维林对大佬的话自然是言听计从,二话不说,马上就开始从手下的各家公司调集资金,只要是账上不急着用的钱都被他打进了股市。
  最后筹集了五十个亿,就这样他还钱少,要不是财务总监一再警告,他甚至还想把银行贷给建筑公司的二十个亿也砸进去呢。
  然而,那个基金大佬这一次看走眼了,孙维林终于还是没有躲过命运对他的捉弄。
  就在他买进股票的第二天,证监会公布了新股发行计划,竟然一个月有六家新股发行,好在这个小利空倒是没有让股市产生大的波动,只是表现的要死不活的样子,上涨乏力。
  可紧接着央行突然宣布实行资金紧缩政策,提高准备金率,并再次释放重启IPO 的消息,这对A股这种圈钱性质的证券市场绝对属于重大利空。
  结果,股市在四天之内下挫了百分之二十多,连抛都来不及,孙维林眼看着他的所有资金被深度套牢但却一筹莫展。
  最倒霉的是,当他再联系那个私募基金大佬的时候,却一直联系不上,一个星期之后,他才通过某个渠道了解到,证监会最近对证券市场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整顿,那个大佬碰到了枪口上,竟然被秘密抓捕了,连人关在哪里都不知道。
  眼看着股市每天都创出新低,孙维林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整天在办公室里盯着股市大盘发呆,强忍着才没有割肉。
  好在本市的证券市场上他也认识不少朋友,大家同病相怜,经常聚在一起讨论股市的未来走向。

  其中一个资深老游击队员信心十足地认为,股市再也没有下行的空间了,这两天就肯定会有一波像样的反弹。
  要想自救那就必须筹集一笔资金快进快出,借助反弹降低持股成本,要不了多久,等到股市回暖之后,不但不赔钱,说不定还能赚上一把呢。
  孙维林在证券市场也不是混了一天两天了,根据他的经验,大跌之后必定会有一波报复性的反弹,资深股友的话正中下怀。
  回来之后,他静静观察了两天大盘的走势,当股指渐渐企稳并做小幅震荡的时候,觉得机会可能要来了。
  于是他悄悄吩咐公司财务总监,把银行贷给手下建筑公司的二十个亿资金加上出售望江大厦股权回笼的六千多万资金偷偷杀进了股市,一心指望着第二天股指就能翻红。

  然而,命运好像故意跟他作对似的,他是在当天股市快要收盘的前一个小时杀进去的,没想到在收盘前四五分钟的时候,所有金融股开始带头跳水。
  仅仅几分钟时间,股指竟然下挫了百分之三,千股跌停,全盘没有一只翻红的股票,看的孙维林的脸都绿了,简直怀疑会不会什么人开了一个玩笑。
  俗话说,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孙维林在股市上进进出出也有些年头了,尽管也有赔钱的时候,可总的来说还是赚到了不少钱。
  但他做梦都没想到,这一次竟然会跌的这么惨,他大概算了一下,截止当天收盘,他的所有资金平均损失了百分之四十多。
  也就是说,七十个亿资金只剩下四十来个亿,而这四十个亿减去建筑公司的二十个亿贷款,以及他私自挪用公司的另外三十四个多亿,他可以说几乎已经破产了。
  并且,他心里很清楚,这种阎王跌之后,不管是机构还是股民的信心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接下来的跌势肯定无法在短时间之内企稳,乐观的估计,最终的损失可能要达到百分之五十,甚至还有可能更多。
  孙维林这辈子还从来没有为钱发过愁,对他来说,搞点钱简直太容易了,说实话,陆建民父子完蛋之前,他的大洋公司也只是小打小闹。
  可通过蚕食陆建民父子的资产,几年功夫,他就把这家公司变成了号称资产一百个亿,旗下拥有十几家公司的大型集团公司,这些钱对他来说简直就像是捡来的一样。
  只是,一百个亿的说法只是一个噱头,实际上他自己心里最清楚,即便把所有资产加在一起,满打满算也就是五十来个亿。
  其中还要算上银行贷款,股东的资本,真正属于他个人的资产不会超过三十个亿,其中不动产就占了十几个亿。

  并且,由于他这些年公司扩张迅速,旗下的公司越来越多,光是维持这些公司正常经营的流动资金就需要五六十个亿。
  比如,他强行挪用建筑公司的二十个亿贷款必须在一个月之内返回到公司的账上,否则,不仅工程要停工,就连工人的工资都没有钱发。
  实际上,他的财务总监刚刚哭丧着脸离开他的办公室,不过,他警告孙维林,这件事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到头来不仅是丑闻,而且还要承担刑事责任。
  孙维林坐在那里越想越焦急,越想越上火,嘴里诅咒了几声,忽然发疯似地站起身来,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划拉到了地上,然后喘息道:“骗子……全是骗子……”
  他的秘书芷晴在外面听见了办公室的动静,还以为老板有什么事呢,推开门走了进来,一看地上一片狼藉,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问道:“董事长,你这是……”
  孙维林慢慢转过身来,两只眼睛像是饿狼一般盯着女秘书,目光从她漂亮的脸蛋慢慢移到了下面筒裙中两条白皙的长腿,身子马上狂躁起来,有种干女人的强烈冲动。
  日期:2017-07-08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