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6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好像想起了什么,斜睨着陆鸣说道:“你该不会又喝得像那天晚上一样吧,告诉你啊,我可不再伺候了……”

  陆鸣不怀好意道:“那就看你晚上在酒桌上是不是关心我了……”
  陈丹菲哼了一声道:“谁管你,我还不一定参加呢……哎呀,我连合适的衣服都没有……”
  陆鸣惊讶道:“你那么一柜子衣服,怎么会没有一件合适的?”
  陈丹菲说道:“我很久没有参加过这种活动了,柜子里不是职业装救赎休闲服,你总该不会让我穿着职业装赴宴吧,你看看你那个老情人,还有徐导带来的那几个女人,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陆鸣笑道:“你不用跟他们比,在我眼里,你就是披一条麻袋片也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陈丹菲脸上像是恼怒的样子,可心里显然很受用,没好气地瞪了陆鸣一眼,嗔道:“少甜言蜜语,这话还不知道对多少女人说过呢……”然后扭着屁股走掉了。
  蒋碧云本来想按照陆鸣的建议给宁化雨打个电话,约她一起去庙里面商谈请和尚念经超度陆建岳和陆建华兄弟两亡灵的事宜,可想想自己主动给宁化雨打电话显得没面子,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一个人上了山。

  重云和重光两个和尚蒋碧云都比较熟,再说这座庙本来就是陆家的家庙,所以小和尚见是经常施舍的女施主来了,急忙带她去见重光和尚。
  在老和尚的陪同下,蒋碧云自然要烧香拜佛许个愿,等到诸事商量已定,便一个人在庙里面四处逛逛。
  快到后殿的时候,忽然听见传来一声佛号,急忙停下身来看过去,只见一个老僧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由于光线比较暗,一时没有认出来,问道:“这位师傅面生啊……”
  老和尚双手合低垂着脑袋说道:“女施主不认识老僧了?上次我还跟重光师兄在施主家里吃过饭呢……”
  蒋碧云仔细看看,笑道:“啊,原来是你啊,没认出来……我随便逛逛……”
  说完,正想走开,只听和尚说道:“施主稍等……”

  蒋碧云停下来,回头问道:“师傅还有事吗?”
  只见和尚不说话,而是围绕着蒋碧云来回走动,一双眼睛在她身上瞄来瞄去,要不是都一把年纪了,蒋碧云还以为这个上想吃自己豆腐呢?
  “师傅,你这这是……”蒋碧云一脸疑惑地问道。
  和尚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地嘀咕了一阵,然后睁开眼睛盯着蒋碧云说道:“施主今日有没有感到身体什么地方感到不适?”
  蒋碧云听和尚这么一说,不由地走进两步,惊讶道:“怎么?难道师傅懂医术?”
  老和尚念了一声佛,说道:“说不上懂,也说不上不懂,只是略有涉猎……其实,上次在施主家吃饭的时候,就看出你面色潮红,身形滞重,脚步浮虚浮,声音疲惫无力,像是脾肾衰竭之像……”
  蒋碧云听了暗自心惊,不过,她倒是没有马上问病,而是说道:“这个庙里上了年纪的和尚我基本上都认识,可看师傅看却面生的很,师傅法号是……”

  老僧冲蒋碧云微微弯弯腰,笑道:“老衲重信,原本并不是这个庙里的和尚,前些日子才来这里云游,能结识女施主倒是缘分不浅啊……”
  蒋碧云一听是外来云游的僧人,再看看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心里就信了几分,说道:“师傅说的不错,我近来确实时常有头昏眼花的感觉,总觉得浑身乏力。
  尤其是视力下降的厉害,眼前总像是有好多小蚊子在飞似的,另外,夜里也常常失眠,只要闭上眼睛就会做恶梦……师傅,你说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啊。”
  老和尚微微一笑,说道:“人吃五谷杂粮怎么能不得病,可据老衲察言观色,施主的病根好像还在气血淤积、阴阳不调、经脉不畅的缘故,当然,人上了岁数都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只是大多数人不知道如何调理而已……”
  蒋碧云一辈子和陆老闷待在陆家镇,原本也是个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人,听老和尚说的头头是道,哪有不信之理?急忙问道:“哎呀,那师傅肯定有办法调理了?”
  老和尚犹豫了一下,说道:“办法倒是有,只是并非一日就能奏效,必须假以时日……”
  和尚还没有说完,蒋碧云就急迫地说道:“那当然,什么病都不可能药到病除,我家你也是去过的,再说,我也可以来庙里面上香拜佛,如果师傅能帮我调理调理,真是感激不尽……”

  老和尚笑道:“女施主菩萨心肠,既然信得过老僧,自然尽心尽力,何况,我也是闲云野鹤,整天无所事事,如果施主方便的话,请到我的禅房细细诊断一下,然后再给施主制定一个具体的调理方案……”
  蒋碧云丝毫都没有多想,马上就高高兴兴跟着重信去了后面的僧房。
  由于上次陆老闷被绑架之后关押在庙里面,主持重生和尚和几个徒弟都多多多少少跟这事有点牵连。
  陆老闷被救之后,重生和尚被灭口,他的一些徒子徒孙也就散了,所以,眼下,庙里面的和尚并不多,后面的僧房很多都空着。
  重信和尚的僧房并不大,也没有什么家具,里面只有一张桌一把椅子和一张带着蚊帐的床,只是屋子里没有瞪,窗户也很小,所以光线暗淡。
  重生和尚掀起蚊帐绑在两边,说道:“施主请床上坐……”说完,自己拉过那张椅子摆在床前。

  蒋碧云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就走到床边坐下来,说道:“我还是第一次来你们住的地方,没想到条件这么简陋啊……”
  重信笑道:“出家人就是为了清修,不在乎条件好坏,只要有一张床就足够了,我的师傅屋子里连床都没有呢,只有两个蒲团,每天只是打坐修行……施主请吧舌头伸出来老衲看看……”
  蒋碧云就像在医院看医生一般,马上把一条舌头伸的长长的,只见重信凑山前去看了好一阵,最后还用一根手指有轻轻捏住舌尖拉扯了几下,仿佛试试舌头长得牢不牢。
  虽然这种检查舌头的手法蒋碧云从来就没有见识过,可并没有想太多,还以为这是老和尚的独门秘籍呢。
  “把衣袖撸上去,整条胳膊都露出来,我给施主把把脉……”老和尚又说道。
  蒋碧云本来就穿了一件薄绸衫,马上把袖子撸到了肩膀的位置,虽然她已经五十出头了,可身上的肌肤却仍然丰腴白皙。
  老和尚盯着那条胳膊看了一会儿,然后就拿过来放在自己腿上,先不把脉,而是像是抚摸一般把整条胳膊摸了几遍,还不时停下来捏几下穴位,最后才把三根手指搭在了脉搏上,闭上眼睛好一阵没出声。
  良久,重信睁开眼睛,看那样子把脉是结束了,蒋碧云问道:“发现什么症状吗?”
  重信笑道:“施主倒是个急性子,我们中医讲得的是望闻问切,怎么能单凭把脉就能得出结论呢,现在施主把鞋袜拖了,平躺在床上……”
  蒋碧云这一次有点犹豫,一方面觉得不太得体,另一方面她确实嫌和尚的床不干净,不过,倒也没有疑心和尚会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