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区区一个没脑子的蠢货男人而已,”萧晋继续训斥道,“看把你给宝贝的,人家沛芹姐一个人生活了八年多,不照样活的好好地?梁玉香,你就那么离不了男人?”
  梁玉香被他的话刺激到了,一激动竟然坐了起来,大声说道:“可她有小月,现在还有了你,我有什么?”
  萧晋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因被子滑落而露出来的美妙春光,轻佻的吹了声口哨,笑道:“你还有跟我大喊大叫的脾气;有这样一对让我想要变成禽兽的乃子;有让许多城里女人都羡慕的身材和肌肤!梁玉香,你拥有的比很多很多女人都多得多,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梁玉香脸上泛起一丝病态的潮红,慌忙拉起被子,低下头不吭声了。
  萧晋站起身,轻轻托住她的后背让她躺下,就那么俯瞰着她的双眸,又柔声说道:“玉香姐,梁德富因为你生不出孩子不要你,那只能说明他太蠢,没有这个福气。
  你要明白,女人和男人一样,生来都是自由的,从来都不是哪个男人的附庸,更不是谁的生育机器,你们的人生价值也不是只有诞育出生命才能体现。
  这世界上一辈子不嫁人不生孩子的女人多如牛毛,将男人踩在脚下没事儿就拿小鞭子抽的女人更是一抓一大把,女人一生中的乐趣多了去了,男人只不过是其中还算比较重要的一个,但真不是离了就不能活。

  而且,在我看来,你们的存在,在为这个世界增加了别样美丽的同时,也负责专门证明大部分的男人是有多么的白痴和愚蠢。毕竟,所有的男人都是由女人生出来的,不是么?
  所以啊!我亲爱的玉香姐,你不但不应该轻生,反而应当努力活的更好更精彩,最好是活得让男人离了你就要死要活,那才带劲儿呢!”
  梁玉香呆住了,她从来都没有听人讲过这些。那些话听上去是那么的离经叛道,与自己前三十年的所有认知都完全相反,可是,为什么自己第一时间就认为它才是正确的呢?
  沉默良久,她才不敢置信的问:“我……我也能活成那个样子?”
  萧晋重重点头:“我保证你能。”
  “那……”梁玉香咬住下唇,低垂下眼睑,又弱弱的问道,“我、我真的比很多城里女人都要……都要好?”

  萧晋呵呵笑了起来,贱兮兮的说:“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你摸到的那个家伙么?你应该能看得出来,我不是没经历过女人的雏儿,甚至在这方面的经验还很丰富,可就是这样的我,却只是抱了你一下就有了反应,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的么?”
  梁玉香的脸又红了,轻啐一口,说:“亏得你中午还在乡亲们面前宣布了沛芹是你婆娘,现在又来我这里说疯话,不觉得太不要脸了么?”
  “你看,”萧晋摊开手,厚着脸皮道,“我也不是什么好男人,从某种角度来讲,甚至跟梁德富那种家伙并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我比他聪明一点,知道怎么在干坏事的同时还能让女人开心罢了。”
  梁玉香嘴角微翘,然后又叹了口气,“这世上就没有真正的好男人了吗?”
  萧晋摇摇头,说:“可能有,但我觉得男人的好是当事人自己才能体会出来的,外人说的不算,男人自己说的更不算……不,应该是所有标榜自己是好男人的男人,都百分之百不是好鸟,这种人连试一下的价值都没有。”
  周沛芹站在郑云苓家的院子里喊了几声,屋里没什么动静,就上前试着推了推堂屋的门。
  门没闩,直接就开了,她探头进去,看看昏暗的屋内,又喊了两声,还是没得到什么回应。
  “咦?怪了,村后的院子没有,家里也没有,云苓这是去哪儿了?就算是去后山采药,这个时间也该回来了吧?!”
  自言自语着,她就推门进了屋。
  囚龙村人少,村民与村民之间也没什么解不开的矛盾,所以一般情况下,在人家不在家的时候进去拿点盐、弄瓣儿蒜什么的,没人会在乎,更没人会趁机偷东西,算是名符其实的“夜不闭户”。
  借着门外的光亮,周沛芹走到药柜前,拿出萧晋写的药方,比照着开始找写有对应字样的药匣。
  需要的药材不多,只有四五样,所以很快她就找齐了,左右瞅瞅,却没发现称药的药戥子,转身刚打算去把灯打开,忽听角落里传来一声轻响,吓得她登时全身的汗毛就竖了起来。
  随手抄起桌子上的捣药杵,她颤抖着声音问:“谁……谁在那里?”
  片刻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角落里的黑暗中传出,紧接着,郑云苓就慢慢走了出来。

  “是云苓啊!你个死丫头,躲在那里做什么?吓死……”
  周沛芹惊魂未定的拍着胸脯,可话还没说完,她就发现,郑云苓神情憔悴,双目红肿,脸上竟然满是泪痕。
  她赶紧迎上去:“呀!云苓你……你这是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有谁欺负你了?”
  郑云苓摇摇头,硬挤出一个笑容来,指了指捣药罐里的药材,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意思是说:她刚才捣药时一不小心,让药渣崩进了眼睛里。

  “那你有没有事?用水洗过了吗?”
  郑云苓用力点点头,做了个已经没问题了的手势。
  “哦,没事就好。”
  周沛芹不疑有他,看着小哑巴脏成花猫一样的脸,就怜惜的掏出手帕,一边为她擦拭着一边说道:“现在村子里也不只你一个大夫,用不着总呆在屋子里鼓捣这些药材,没事儿多出去转转,跟人唠唠嗑、打打牌什么的,年纪轻轻的大姑娘家,硬把自己憋屈成老尼姑干什么?”
  她这么一说不要紧,郑云苓的鼻子又开始发酸,连忙转过身去,却还是让周沛芹发现了异样。

  “云苓妹子,”周沛芹转到她的身前,一脸严肃的问,“你告诉姐姐,是不是谁欺负了你?”
  郑云苓捂着脸,只是摇头。
  周沛芹眉头蹙起,伸手拉开她的手臂,刚要开口,却见一个白色的东西从她的袖口中滑落,掉在地上骨碌碌滚出了老远。
  郑云苓慌张的追上去捡起来,低着头,无论表情神态,都像是在做贼一样。
  周沛芹已经看清了,那白色的东西是一个小瓷瓶,跟萧晋曾放在她枕边的那个桃红色小瓶子一模一样。
  女人在男人方面的敏感是天生的本能,与什么文化、智商和见识通通都没有关系,而周沛芹只是性子温婉,人却不傻,所以只是一瞬间,她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郑云苓喜欢萧晋,可萧晋却在今天当着全村人的面宣布了与她之间的亲密关系,这对于这个命运多舛的姑娘来说,绝对是一种非常沉重的打击。
  感情是自私,柔弱善良如周沛芹,也不可能会轻易就将自己的幸福拱手送人,因此,尽管她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她默默的找到药戥子,按照药方上所写的剂量称好药材,然后用纸包起来就走向了房门。
  然而,当她的脚将将要迈出门槛的时候,却还是停了下来。
  沉默良久,她长叹了一声,转过身,看着郑云苓问:“你知道他是一个很不安分的人么?”
  郑云苓娇躯一震,抬起头,望向周沛芹的双眼里满是惊慌失措。
  “有一件事,我昨晚想了一夜,最终还是选择放在心里,”周沛芹接着道,“本以为可能这辈子都不会说出来,但既然你这么伤心,我觉得还是让你知道了比较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