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扎完针,他又拿起梁玉香的另一只手开始把脉,片刻后就表情凝重的对周沛芹说:“玉香姐失血太多,来不及送去镇医院了,必须马上输血,你找个腿脚快的,去家里把我的背包拿来,再找些酒精,如果没有的话,烈酒也行。”
  “哎。”周沛芹答应着就匆匆跑了出去。
  萧晋拉起被子将梁玉香身上的春光遮上,看着这个长相并不如何漂亮、却极有韵味的女人,心中暗暗叹息一声。

  这个世界上的蠢男人,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不到五分钟,背包和烈酒就都被人拿了来,萧晋看到酒瓶的时候,差一点儿没乐出声。
  原来那正是他从城里买来送给老族长的两瓶酒之一,记得当天两人就喝掉了一瓶,本以为这一瓶肯定早就没了,没想到那好酒的老头儿竟然一直没舍得喝,不知道这算不算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他打开背包外面的小兜,从里面掏出自己从不离身的一盒血型试纸,用棉签沾了梁玉香的血,抹在试纸上。

  不管中医再怎么博大精深,它都不可能是万能的,最起码在许多地方,确实不如西医来的方便。
  就比如梁玉香现在的状况,如果用中医来治,萧晋确实有办法解决,但那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更不用说昂贵的中药材了。
  而用西医的办法,直接测出梁玉香的血型,然后找几个血型相同又身体健康的人输血给她,保准她明天就能活蹦乱跳。
  所以,有的时候确实没必要非得掰扯出中医西医哪个更牛逼来,太宗就曾引用过一句民谚: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
  至理名言!
  没一会儿,试纸的结果出来了,萧晋一看,顿时就笑了笑,对昏迷中的梁玉香说:“玉香姐,没想到你跟我一样都是O型血,那正好,身体里流着救命恩人的血,可不准再胡乱糟蹋了哦!”
  说着,他就又从包里拿出药膏,先将梁玉香的伤口仔细的包扎好,然后才翻出两枚注射器针头和一根皮管,把针头分别塞进皮管的两端,接着倒上白酒泡了一会儿,就把一头扎进自己的胳膊,另一头捅进了梁玉香血管之中。
  他身子硬朗,又是男人,梁玉香失血过多,这会儿正是血压低的时候,所以都不用他怎么动作,鲜血就直接顺着管子流了过去。
  旁边周沛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想帮忙,却又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焦急的等了一会儿,见萧晋还没有停止的意思,就忍不住开口道:“萧,要不……你先歇会儿,让我来给玉香输?”
  萧晋哑然失笑,握住她的小手,说:“我的傻姐姐,人血可不是随便谁就能给别人的,必须是同一种血型才可以,要是输错了,那就不是救人,而是杀人了。”
  “那……那你就帮我看看我的血型跟她是不是一样啊!”

  萧晋摇摇头,把她的小手放在嘴边亲了亲,柔声道:“没事的,我从小练武,身体好,就算送给玉香姐八两一斤的都不打紧,你就放心吧!”
  现在屋里清醒的人就他们两个,所以周沛芹没什么顾忌,闻言就瘪了瘪嘴,说:“可那毕竟是血啊!哪能一下子就丢掉那么多?”
  萧晋笑了起来,将她拉过来,把脸埋进她鼓囊囊的怀里,一边蹭着一边感慨道:“有人疼的感觉真好,谢谢你,沛芹姐。”
  周沛芹轻揉着他的头发,叹息一声,说:“你呀!一到这种时候就转移话题,真当我是个好糊弄的傻子吗?”
  “咦?原来你都知道啊!那一直都洋洋得意的我岂不才是那个傻子?”

  周沛芹淡淡一笑,抱着他脑袋的手臂下意识的就紧了紧,说:“萧,来囚龙村做老师的是你,才是真的好。”
  萧晋听得心里胡感动,口中却贱兮兮的惊讶道:“哎呦呦!我的沛芹姐今天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这小情话溜的,连我都得甘拜下风啊!快快,再多说几句,让我好好享受享受。”
  周沛芹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推开他的脑袋,嗔道:“你总是这样,说不了几句正经的,就开始说胡话。”
  萧晋顶着她的手用力往人家怀里钻,腆着脸道:“跟沛芹姐这么好看的女人在一起,还会正经说话的肯定是个大傻蛋。”
  “就你聪明!”

  周沛芹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却收回了推他的力道,让他的脸再次埋进自己的怀里。
  “好啦!我又不是圣人,外面有那么多可用的乡亲,我不会傻到为了救人就把自己搭进去的。”嗅着小寡妇身上诱人的香气,他瓮声瓮气的说,“你要是真心疼我,待会儿就把家里的那只老母鸡宰了煲汤吧!我觊觎它身上的肉很久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要下山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将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影子凝成了一个整体,没有什么旖旎和暧昧,萧晋和周沛芹只是那么互相抱着,静静体会专属于他们之间的温暖。
  渐渐地,梁玉香的脸色开始恢复了一点红润,萧晋发现她眼皮下的眼球偶尔会微微动上一下,想了想,便离开周沛芹的怀抱,说:“沛芹姐,输血应该差不多了,接下来还要麻烦你去云苓家找点药材来熬煮。”
  “嗯,”周沛芹点头,“都要拿什么?”
  萧晋拿出纸笔,写上所需的药材和药量递给她,说:“对了,刚才传武嫂子说没找到云苓,你顺便看看她在不在家,如果在的话,就让她过来一趟。另外,跟院子里等待的乡亲们说一声,玉香姐没事了,但需要休息,请他们不要担心,明天有时间再来探望就好。”
  周沛芹答应着离开了,萧晋分别拔下自己和梁玉香胳膊上的针头,用药棉和创口贴贴好,又将她的胳膊塞进被子里,这才轻声的开口说:“玉香姐,你今天可是干了一件很牛逼的事情哦!”
  梁玉香的身体明显抖动了一下,随即就有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睁开眼,她望着萧晋,哀戚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萧晋笑着回答道:“我都还没见过你的擀面杖呢!哪能就这么让你死掉?”

  打死梁玉香也想不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眨了眨眼,就自嘲一笑,说:“你们男人啊!心里永远都只有女人的身体。”
  “瞎说!明明还有很多男人心里只有男人的身体呢!”
  梁玉香这会儿不怎么喜欢他这样的说话方式,闭上眼摇了摇头,说:“萧老师,我有点困,谢谢你救我,快回家休息吧!放心,我不会再自杀的。”
  萧晋点点头:“好!你再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走。”
  “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要自杀?”
  梁玉香凄然的笑笑,说:“还能为什么,不想活了呗!”

  “为什么不想活呢?”萧晋又问。
  梁玉香皱了皱眉头,不耐烦道:“萧老师,我真的很累了。”
  “我是大夫,你有多累我很清楚。”萧晋不客气的说,“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会在这里一直的烦你。”
  梁玉香心中一阵气苦,眼泪又开始断了线的珠子般的往下流。

  “我活的不开心,我活的没意思,身为女人,生不出娃来,男人也不要我了,我还活着做什么?”
  “你活着就是为了生娃?就是为了让男人要?你爹娘含辛茹苦把你养大,就是为了让你给人当一只下崽儿的母猪的?”萧晋声色俱厉。
  梁玉香娇躯巨震,望着他的眼睛里满是不解和迷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