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趁着今天大家伙儿都在,那我就正式的跟大家说一声:从今往后,周沛芹就是我萧晋的婆娘,各位大姐大嫂、大叔大婶就算是哪天反悔了,也甭想再从我这里把她要回去!”
  话一说完,村民们都发出了善意的哄笑,唯独有一个人脸色变得惨白,满眼都是痛苦之色。
  “你们疯了!你们全都疯了!”
  忽然,梁茂才跳了起来,指着众人大骂道:“区区一个城里来的老师就让你们稀罕成这样,一群没见过世面的蠢货,白痴!等着吧!我会让你们后悔的!今天你们对我所做的这一切,我梁茂才一定会向你们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滚!我梁氏没有你这样卑鄙无耻的子孙!”
  梁庆有气的抡起拐杖就打,梁茂才还想还手,被萧晋一脚踹在后腰上,直接飞出去摔了个狗啃食。
  “姓萧的,老不死,你们等着,老子总有一天会弄死你们!”梁茂才爬起来,行李包都不敢回去拿,色厉内荏的撂下这句话就跑没了影。
  梁庆有气的不轻,好半天才喘匀了气,冲后面挥了挥手,说:“别都杵在这儿了,该干活的干活去,散了散了。”
  村民们登时就一哄而散、七嘴八舌的离开了。今天这件事,估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是她们最为津津乐道的八卦谈资。
  “萧老师,你和沛芹都是难得的好孩子,快回去安慰安慰她吧,别让那孩子心里有疙瘩。唉……囚龙村祖坟上冒了青烟啊!”

  老族长感慨的拍拍萧晋的肩膀,就拄着拐杖慢悠悠的走了。
  萧晋看着老头儿佝偻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才是那个祖坟上冒青烟的,逃命都能逃到这么善良明事的一群人中间来,绝对是上辈子积了大德。
  淡淡一笑,他转身回了院子,却没有看到,院对面的一颗大树后面,郑云苓正咬着嘴唇无声哭泣。
  周沛芹也在哭,整张脸都湿漉漉的,见到萧晋回来,顾不得梁翠翠和女儿就在一旁,竟直接扑过去抱住他,哇哇大哭。

  老族长和萧晋在外面说的话,她一字不落的全都听到了,胸腔早已被感激和幸福填的满满当当,极度的喜悦让她恨不得对着天空大喊大叫,可一张嘴,却只有热泪滚滚而下。
  她甚至都有些害怕,从昨晚到现在,她觉得自己一下子得到的太多太多了,生怕老天爷反悔,再全都给收回去,那样的话,她真的会死掉。
  “好了好了,不怕了,事情都过去了。”萧晋轻拍着小寡妇的后背,像哄孩子一样的哄着,“对了,沛芹姐,刚才我当着全村老少的面说了你是我的婆娘,你可不能不认啊!要不然,我就真没脸见人了。”
  梁翠翠看着两人之间的亲密,小脸红扑扑的,闻言就跟着凑趣道:“嘻嘻!刚才我还说叫‘干娘’是迟早的事情,没想到会这么快!”
  “什么干娘?”萧晋瞪了她一眼,说,“是嫂子!”
  “哦,对对,”梁翠翠吐了吐舌头,笑着改口道:“沛芹嫂子,恭喜你喽!”
  被俩人这么当面取笑,周沛芹哪里还好意思再呆在萧晋的怀里,一把推开他,擦着眼泪轻啐道:“你看你,以前翠翠是多好多乖巧的一个孩子啊!这才认识你几天,就跟着学坏了。”
  萧晋贱贱一笑,说:“我不但要教坏学生,还得教坏你闺女呢!月月,来,再叫一声‘爹’来听听。”
  “爹!”梁小月很听话的叫了声,可萧晋还没来得及得意,就听小丫头又接着道:“我今天晚上想跟娘一起睡,好不好?”
  萧晋直接就被口水呛着了,旁边已经隐约明白一些男女之事的梁翠翠抱住梁小月就开始吃吃的笑,笑的周沛芹脸色通红,却又无可奈何,最终竟也“扑哧”一声,跟着笑了起来。
  一场意外的闹剧结束,皆大欢喜,萧晋在家里又跟周沛芹腻歪了一会儿,就带着梁小月出门去上课,倒是小寡妇一想起他在门外对乡亲们说的话,就各种的心跳发热,根本就没脸见人,只能躲在家里独自做绣活儿,好在梁翠翠乖巧,特意留下来陪她。
  下午只有两堂课,眨眼的时间就过去了,萧晋收拾好教具,一抬头,居然又发现梁二丫坐在第一排等他,顿时就忐忑起来。
  “那个……二丫,我跟你沛芹婶婶已经说好了,晚上回去吃饭。”
  梁二丫眼睛黑的发亮,直勾勾的看着他,问:“沛芹婶婶会嫁给你吗?”
  “应该……会吧!”萧晋试探着回答道。
  梁二丫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走出了祠堂。瞬间,萧晋感觉从上午开始就压在头顶的乌云散去了,天高云淡。
  邪了门儿了,老子面对十几个持刀汉子都能不皱一下眉毛,梁二丫只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黄毛丫头而已,怎么就觉得那么吓人呢?
  萧晋百思不得其解,最终也只能归咎为自己对于神圣法律的敬畏。

  拿着教具刚要出门,外面突然冲进来一个妇人,他赶忙伸手扶住,却发现竟然是传武家媳妇儿。
  “传武嫂子,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急事吗?”
  “快……”传武家的一把抓住他就往外拉,急促的喘着说道,“我……我找不到云苓,沛芹说你也……也是大夫,快跟我走,玉香她……她割了腕子……”
  萧晋神情一凛,立刻就甩开她的手冲出了教室,“传武嫂子,我先过去,你休息下吧!”
  传武家的见他跑的飞快,知道自己肯定追不上,索性就一屁股坐在门槛上,一边用手扇风,一边嘟囔道:“玉香也是个可怜的,全村人加在一起都没有沛芹命好……”
  萧晋赶到梁玉香家时,她家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他隐约听见有人在大骂梁玉香的丈夫梁德富,仔细看看脸色,并没有幸灾乐祸的迹象,心里对这个村子的淳朴就越发的满意起来。
  走进堂屋,正好碰见周沛芹端着一个脸盆出来。她的手上全是血,盆子里泡着一条被染红的纱布,水都变成了粉红色。
  看见萧晋,小寡妇焦虑的神色立刻就缓和了许多,丢下盆子就拉着他往里屋走:“快!玉香割的很深,我已经把她的胳膊绑死了,可还是有血往外渗,她流了那么多的血,要是再不止住,就……”

  周沛芹说着说着就开始哽咽,萧晋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那么多眼泪,微笑着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慰,就走到了床边。
  梁玉香就躺在床上昏迷,身上盖着被子,脸色惨白如纸,连嘴唇都有些发灰,显然是失血过多了。
  她受伤的手腕被枕头托在外面,伤口就像婴儿的小嘴一样翻着,看上去特别可怖。
  萧晋掏出银针包,掀开被子却愣住了,只见梁玉香的被子下面竟然是光着的,硕大的雪堆颤颤巍巍,却骄傲的挺立着。

  “玉香姐是在洗澡的时候自……割腕子的。”周沛芹在旁边解释道。
  萧晋挑了挑眉毛,一边施针封住梁玉香胳膊上的气血运行,一边在心里说道:“这娘们儿对自个儿还真挺狠,居然在热水里割腕自杀,明显是没有一点要活下去的念头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