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7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我刚才说我行的是小人心思吗?”彭长宜说道:“其实,让我耿耿于怀的不是那块地皮的本身,我耿耿于怀的是领导为什么偏要插手这么一件小事?而且,你没看出来吗,我现在大有被孤立之势。”他没有用“架空“这个词。
  彭长宜说完这话后,自己都很奇怪为什么在舒晴这样一个女孩子说这话,就因为舒晴在象牙塔没有沾染上官场上的俗气吗?
  舒晴看着他说道:“我相信你的能力,你的位置是任何人取代不了的,也是任何人孤立不了的。除非你愿意被这样。”
  彭长宜苦笑了一下,说道:“没有一个市委书记愿意被孤立的,不过,有些时候,孤立也好,清静。我想起我的老领导做的一首诗:家在亢州城下住,愿听秋水起涛声,常从近岸观渔火,更向长空觅雁鸣。放歌苍宇荆卿志,吟咏秋实古郡情,寥廓霜天夕照里,垂竿万马钓周公。每当自己不得志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首诗,感慨颇深。想我这几年,也的的确确风光过了,而且一直都处于上升的态势,有人就说我是坐火箭上来的,从这些话中,我听出了一些意味。所以,被人孤立一下也好,这样也能知道自己的分量。况且,什么事也不能光显我能,还要给其他人发挥才干的机会。只有这样,才能万物平衡。”

  尽管彭长宜说得轻松,但舒晴还是从他的话中听出了无奈。看着旁边这个坚强男人的无奈,她也隐隐地感到了一丝沉重,也许,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有官员的地方,就有斗争。不能不说彭长宜是个聪明人,是个懂进退的人,在外部政治生态不利于自己的时候,他选择了忍让和退避,尽管他的岁数不大,但俨然像个成熟的老政客,而他做得又是那样的无可指摘!
  舒晴对彭长宜肃然起敬。这个男人,更加像迷一样吸引她了。
  说着话,他们驶进了一个小镇的集市中了。
  乡镇的集市很热闹,加之正是开春季节,卖各种树苗的、农机具的、猪崽、鸡鸭鹅的幼雏、服装百货、日常用品……可以是包罗万象、应有尽有。
  “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舒晴兴奋地说道。

  彭长宜知道舒晴说的是真的,就说道:“你看看,你要是不下来挂职,你怎么能了解乡情和民情,连农村的大集都没见过,在象牙塔里,怎么能研究出符合民意的政策来。”
  舒晴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不就是这一点缺陷吗,况且,我已经在改变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下去逛逛吧,反正我这车在集市上也走不快。”
  “太好了!”舒晴说着,就打开车门下了车,就转身向身后卖鸡雏的摊贩走去。
  彭长宜驾着车,走走停停,等他好不容易终于走出最热闹的地段时,还不见舒晴追上来。他就把车停在一旁,返回来寻找舒晴。
  他挤入逛集的人流中,东张西望寻找着舒晴,差不多走到一半路的时候,就看见舒晴低头走了过来,她的双手捧着什么东西,边走嘴里还嘀咕着什么。
  彭长宜挡在了她的面前,冲着她“嗨”了一声,舒晴吓了一大跳,手里捧着的东西就掉在了地上。
  等彭长宜看清掉在地上的东西时,禁不住就哈哈大笑。
  原来,掉在地上的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只长满黄色绒毛的小鸡雏。
  小鸡雏摔在地上后,滚了几下,抖了抖身上两只还没长全毛的短小稚嫩的翅膀,吱吱地叫了几声后,又站了起来,?惊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舒晴并没有弯腰去逮小鸡雏,因为她腾不出手里,她的两只手里,还捧着另外的鸡雏,她忙冲彭长宜说道:“快把它抱起来,快呀!”
  彭长宜连忙弯腰,将小鸡雏逮住,说道:“你买它干嘛?”
  舒晴冲着他手里的鸡雏努努嘴,说道:“难道你不觉得它们很可爱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可爱?你养不活的,我看你会饿死它们的。”

  舒晴笑了,说道:“不会,我的兜里有它们吃的小米。”
  等上了车,舒晴将另外鸡雏放在车上前挡风玻璃位置的时候,彭长宜才发现,她买的不光是鸡雏,还有两只鸭雏。
  彭长宜大声嚷道:“它们会在车上拉屎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一只小鸡雏屁股往下一坐,就挤出了一滩屎。

  彭长宜赶紧从扣手里拿出卫生纸,刚擦干净,又有一只鸭雏也拉了屎。四只小鸡和小鸭就乱流在他的车上拉开了屎。
  舒晴见状哈哈大笑,说道:“太可爱了,它们居然还会拉屎?”
  彭长宜擦完后说道:“开窗户,把它们扔出去。”
  舒晴赶紧护住这些鸡雏和鸭雏,说:“干嘛?我好不容易买来的,我要把它们养大,让它们给我下蛋吃。”
  彭长宜说:“你要是能吃到它们下的蛋,太阳恐怕就得从西边出来了。”
  舒晴说:“没问题,它们肯定能给我下蛋,老板说的。还给了我一小包小米。”说出,掏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一把小米。
  彭长宜从后面拿过一张报纸,递给了舒晴,说道:“垫你脚底下,把它们拿下来,不然一会刹车它们也会跑下来的。”
  舒晴想了想,不情愿地将四只可爱的小生物放在了下面。
  走出这个集市后,他们驶上了通往城区的宽阔的柏油路,舒晴见前面的路平坦宽阔,她便将四只鸡雏鸭雏又拿了上来,放在挡风玻璃处,说道:“也让它们看看风景。你不它们很可爱吗?”
  彭长宜觉得舒晴此时就像个孩子,根本不像那个在党校讲台上那个学富五车、锦心绣口的教授。他就说道:“可是,它们这可爱的生命就会葬送在你手里了。”
  舒晴说:“不会,一会到了老孟那里,我先给它们泡点小米吃,喂饱了它们,然后把它们带回去,我要好好养着它们,养大后就送到北京,让我妈妈接着养。”
  彭长宜说:“如果我没说错的话,过了中午,你要给它们的其中一只开追悼会了。”
  “不许你咒它们。”
  彭长宜笑了,说道:“咱们走着瞧。”
  舒晴伸出两只胳膊,将四只黄色的小生灵揽在一起,看看这样,看看那个,说道:“我看它们停好的,我挑的时候,是捡叫得最欢的买的。”

  “多少钱一对?”彭长宜问道。
  “一对二十元。”
  “什么?”彭长宜惊叫道:“二十元一对,这四只一共四十元?”
  “是啊,还买了五块钱的小米。”舒晴很有成就感地说道。

  彭长宜哈哈大笑,说道:“全世界恐怕都没有这个价。”
  “你是说我买贵了?”
  彭长宜说:“不贵,买便宜了,太便宜了。”
  舒晴笑了一下,说道:“老板也这么说,他说他们不零卖的,我跟他磨了半天,才同意卖给我的。”
  彭长宜说:“你信不信,我马上开车回去,我也买四只,一对鸡雏和一对鸭雏,保证四块钱就能拿下。”
  舒晴张大了嘴,说道:“四块钱?怎么可能?”
  彭长宜说:“你信不信吧?”

  舒晴没有说话。
  彭长宜又说:“我们孩子上幼儿园的时候,门口就有专门买这个的,她妈妈也给她买过,五毛钱一只。”
  “你们孩子都多大了,现在物价早就上涨了,按每年的百分之十五的涨幅上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