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7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他旁边的舒晴,是无论如何也猜不透他目前的心思是,还在好奇着彭长宜的个人问题,说道:“大家对你的个人问题感兴趣是很正常的事,别说你是市委书记,就是我们身边有这么一个人,是你这种情况,大家也都会表示关心的,在背后议论议论就更正常了。”
  “你真是个单纯的姑娘。”彭长宜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舒晴看着他,半天才说:“我怎么感觉你这不像在夸我呀?”
  彭长宜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舒晴仍然在看着她,想通过他的表情读出什么,这时,猛然感觉到车子顿了一下,舒晴急忙往前看去,这才发现前面的车辆都拥堵到了一条车道上。
  “有事故?”舒晴问道。

  彭长宜说:“好像是。”
  这时,就见在清平北站的下道口处,停着一辆警车,一名丨警丨察在对过往车辆喊着话:“前方有事故,愿意下高速的车辆就近下道,不想下道的车辆可以到前方服务区休息……”
  舒晴问道:“我们怎么办?”
  彭长宜说:“我们下道,不进服务区,走七号国道。”
  “这里离清平城区还有多远?”舒晴问道。
  “三四十公里,清平就是这个特点,南北狭长。”
  “也许,这个事故会很快处理完。”
  “那咱们也不在服务区等。”
  彭长宜说着,就打方向,下了高速路,然后驶入了七号国道。
  他们沿着国道驶了一段路后,车速更加慢了下来,原来,前面的国道也有事故,车辆行驶非常缓慢。
  彭长宜左右看了看,他发现有的车下了道,凭着他的经验判断,从这里下道,是能够进入清平市区的。他也打了转向,沿着一条狭窄的石子路向东驶去,在这条路的前方,有一个村庄。
  舒晴担心地问道:“你认识路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不认识咱们也能摸到城区去,再说了,条条大道通罗马。”
  于是,他们沿着那条石子路一直向前驶去,走着走着,彭长宜放慢了车速,因为前面有一块标识,上面写着:“前方村子修路,请绕行。”
  没办法,彭长宜就将车拐向了右则向南方的一条土路。
  走着走着,右前方也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前方村庄修路,请绕行。”

  舒晴看着他,心说哪条路都不通,他还笑得出来。
  彭长宜大概看出了她的心思,说道:“我忘了,清平是全锦安创建工作动作最快的县市,他们去年底就开始搞了,开春肯定是各村都在忙着修路。”
  正说着,后面来了一辆拖拉机,彭长宜下了车,冲师傅招手。彭长宜问道:“师傅,去县城怎么走?附近还有别的路吗?”
  那个司机师傅热情地说道:“有路倒是有路,就是今天是集市,人多,也不好走。”
  拖拉机师傅便指给了彭长宜另一条路。
  彭长宜谢过了师傅,开着车继续前行,走到前面一个岔路口时,他按照那位师傅的指引,就拐上了一条新修的水泥路。
  这条水泥路是一条名副其实的乡间小路,路两边是长到半膝高的小麦,绿油油的,车子就就像穿行在绿色海洋中一样。
  舒晴摇下车窗,把手伸出窗外,说道:“大自然的气息太好闻了,清新,湿润。没想到还能欣赏到这样的田间美景。”
  彭长宜笑了,说道:“所以啊,不是所有的错误都让令人不开心。”

  舒晴一挥手说道:“你只要能找到去城区的路,还能欣赏到这么赏心悦目的田园风光,多错几次无妨。”
  “哈哈。”彭长宜大笑,说道:“放心,我今天就是绕再多的路,也能把你送到老孟身边。”
  舒晴听了彭长宜的话,觉着有些不对味,她收回目光,看着彭长宜,说道:“彭书记,我怎么听着你这话有些不对味?”
  彭长宜说:“怎么了,我这话很对味啊?你想,我们干嘛去,不就是去见老孟吗?我的舒教授啊,你想哪儿去了,我胆子就是再大,也是不敢开你舒教授的玩笑。”
  舒晴继续盯着他说:“你怎么越说我越听着不对味。”
  “那是你认为。”彭长宜说道。
  其实,彭长宜刚才的话也不完全是无心的,早在党校期间,孟客就对年轻的教授舒晴产生过美好的向往,他总是有意无意地在课堂上提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吸引舒晴的注意,课下更是抽抓挤时间也要往舒晴跟前凑一凑,尽管舒晴对此反应平静,但孟客依然热情不减,只要是舒晴的课,孟客保准会早起半个小时打扮自己,对此,彭长宜总是奚落他,说他自作多情。孟客也不隐晦自己的内心,他说对于美好的东西,人人都有向往的自由,得不到还不在心里向往一下,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当孟客得知舒晴去了亢州挂职后,掩饰不住内心的遗憾,他问彭长宜,为什么舒晴不来清平却去了亢州?当时彭长宜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要是舒教授,也不会去清平,谁还看不出你那点心思?这也是今天在决定来清平的时候,他叫上舒晴的主要原因。倒不是彭长宜投其所好,实在是他这段时间比较郁闷,也想借机躲开俞老板胜利公馆的剪彩,找孟客疯一疯。

  所以,他根本没有顾及到舒晴的感受,就说出了那样的话,好在舒晴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女孩子,加之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对彭长宜也比较了解。有的时候,彭长宜就像一个大男孩,无拘无束,调皮幽默,有时还冒冒坏,好开玩笑,这一点,他周围的人都十分清楚,只不过所处的位置,让他收敛了很多活泼好闹的天性。这样想着,她也就不怪彭长宜的信口开河了。
  这时彭长宜说道:“我有一种预感,老孟肯定在想着怎么对付我呐,最近几次喝酒他都没占到便宜,这次我主动送货上门,中午肯定是一番血拼了,我说舒教授啊,到时候你可不能让我孤军奋战啊?”
  舒晴说道:“孤军奋战,不是更能激发你的斗志吗?我能力有限,可能帮不上你。”
  彭长宜扭头看了她一眼,说道:“这么大的教授,也记仇啊?”
  舒晴“噗嗤”一声笑了,说道:“我记什么仇啊?本来就是,我那两下子你又不是不清楚。”
  彭长宜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后悔没带老吕来了,唉——”
  正说着,彭长宜的电话想了,他低头一看,说道:“是老孟。”他打开手机接通了孟客的电话。

  孟客说道:“长宜,到哪儿了?”
  彭长宜嘴角往上一勾,说道:“嗨,我今天上午实在是太忙了,好不容易喘口气,这不,刚要动身。”
  “什么?你还没动身哪?”孟客吃惊地说道。
  “是啊,马上准备下楼。”
  “嗨——我还以为你快到了呢。不对啊,我怎么听见呼呼的风声,你是不是在骗我,已经在路上了?”

  “没有,我怎么能骗你哪,是风声没错,但不是路上的风声,是我办公室排风扇的声音,刚才他们在我屋抽的烟太多了。”
  一旁的舒晴差点没笑出声。
  孟客想了想,只好说:“好吧,你抓紧。对了,你们来几个人?”
  “干嘛?我一个人就不能去了吗?”
  “你一个人?哈哈,当然能,当然能。我怎么忘了,你是有名的彭大将军,单刀赴会。我是说,你要害怕我欺负你的话,就多带几个弟兄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