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7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注意到,从始至终,彭长宜都没有指责前妻,更没有指责前妻的不忠,这一点,很是让她钦佩。她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么多年,你就没碰到合适的?”
  彭长宜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说道:“这个问题我不考虑了。”
  舒晴奇怪地说:“难道你后半辈子要过独身生活?”
  彭长宜说:“不是我要过独身生活,是生活逼迫我这样做。俗话说得好,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指不定哪天上级把我调到别处,又远离了家,唉……我怕了,成家易,守家难啊。”
  “那真的不打算再结婚了?”舒晴又再次问道。

  彭长宜说:“暂时不想结了,失败过的人,想到这个问题会心痛……”
  彭长宜此时,的确有心痛的感觉,他想起最初被自己推出去的丁一,想起沈芳的出轨,想起了想结婚的陈静,似乎这三个人没有一个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说心里话,他现在真的是不想谈感情的事。
  舒晴笑了一下,说道:“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可别怪罪我。”
  “什么问题?说吧。”
  “你……是不是心里真的有别的女人的影子?除去这个女人,是不是别人很难达到你心目中的那个高度?”
  “你听谁说的我心里有人?”彭长宜反问问道。
  舒晴说:“这个你就别管了,反正是了解你的人说的。”
  “你别听他们瞎说,我目前是单身,他们见不得领导干部单身的,总是想方设法地把一些女人往我头上按。”
  舒晴笑了,说道:“这个问题也是客观存在的,你不但是这个城市最高的领导,还是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别人关注你的程度,要远远高出那些歌星影星。所以,你只需回答是有还是没有。”

  彭长宜知道,自从自己回到亢州后,他的个人问题一直是人们背后议论的焦点,所以他从不在工作或者其它时间单独跟女人接触,他再也不想上演叶桐、荣曼的故事了,也不想给女同事带来什么闲言碎语。他心里的隐秘,尽管没有和别人说过,但了解他的人应该猜出他是喜欢某个女孩子的,老领导王家栋就曾经多次旁敲侧击过。他非常明白舒晴的话指的是谁,就一语双关地说道:“对于这个问题,也有身边的近人问过我,我今天郑重其事地回答你,我心里,从不装影子,只装实际的人。”

  这话一出,反而让舒晴不好再说什么了,她看着他,说道:“真的?”
  彭长宜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低沉着嗓音,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是不是你们女人总是对这样的事感兴趣?”
  舒晴忽然怔住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显然,彭长宜有些反感甚至是恼怒她问的这个问题。但是,勇敢的姑娘还是进一步问道:
  “那你为什么迟迟不解决个人的问题,是没遇到值得让你倾心去爱的人吗?”

  彭长宜扭头看了舒晴一眼,随后放松下来,他叹了一口气,说道:“爱,这个字跟我不沾边了,年岁大不说,也爱不动了,比不得你们年轻人喽——再说,也倦了。就这样吧,好好培养我闺女,死心了。”
  舒晴见彭长宜没有继续恼下去,更加勇敢地说:“那就是你心里真的有什么人的影子。”
  彭长宜又叹了一口气,说道:“有,又能怎么样?没有,又能怎么样?所以说,有跟没有一样,没有跟有一样。”
  舒晴盯着他说:“有,就去追求,就去爱呀?”

  彭长宜无奈地说:“要是能爱我当然不会放过的。”
  这是他第一次向别人公开自己的内心,而且还是个女孩子。也可能他没有将眼前这个女孩子等同于一般人吧,她既是一个学者,又是他党校的教授,还是省委机关干部,跟他同一个级别,他认为她是一个有素养的女人,是一个不会入俗流的女子。
  舒晴说:“我把我弄糊涂了,我怎么不明白你说的话呢?”
  彭长宜笑了,说:“我自己都没明白,你当然就没法明白了。”
  舒晴显然不肯放过这个私人性的话题,她固执地说道:“你是不是怕失败?”
  “我刚才就说了,我本来就是个失败的人。”

  “不对。”舒晴反驳道:“巴勒斯说过:一个人可以失败多次,但是只要他没有开始责怪旁人,他还不是一个失败者。你看你说了半天自己的缺点了,从没有责怪过任何人,好像错误都是自己造成的,所以说,你不算一个失败者。”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不认为你说这话都是理论层面上的理论吗?放在现实中,有多少使用价值?”
  舒晴没有理会彭长宜的指摘,她沉默了一会说道:“那个被你默默爱的女孩子真是幸福,不知她是否能体会得到?”
  彭长宜的心底有了一丝隐痛,他故作轻松地说道:“你是在构思小说情节吗?”
  “不是。”舒晴说道:“我说的是事实。”
  彭长宜皱了一下眉,有些不耐烦地说:“你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目前就有这么一些人,对我的个人问题非常感兴趣,总喜欢在背后扒我。”
  舒晴笑了,说道:“跟我说这些的都是你的朋友,我相信他们没有恶意。”
  “朋友?哼!”

  彭长宜想到了姚斌最近的表现,他就有些闷闷不乐。最近,尤其是黄金出事后,姚斌远离了寇京海等人,甚至跟彭长宜也疏远了不少,给人的感觉是唯恐沾上什么。
  有人跟彭长宜透露,黄金出事,不是偶然,某种意义上说,是冲着彭长宜来的。
  由于目前还处在调查阶段,对于黄金的问题,上级还没有一个确切的定论,彭长宜从来都没有尝试过打听消息,王家栋也曾经嘱咐过他,不要让他打听,倒不是为了避嫌,而是不给别人造成口实。
  尽管他不去打听,但总会有人往他的耳朵里灌输一些消息。有人传说,黄金问题大了去了,受贿一百多万元,但据可靠消息说,带走黄金的当天,办案人员就搜了他的家,只搜出少量现金和几张存单,存单还都是那种零存整取的,现金也是家庭必备的正常数目,远没有达到“巨额财产来路不明”的概念。房产也就是黄金家现在住的这一套和老人住的一套。办案人员倒是从黄金的办公室搜出十多万的现金,几套高级西装,两块高档手表和皮具等。

  据说,黄金已于当天就承认了受贿十一万五千元和部分实物的事实。根本没用办案人员费事。还有的说,这十一万五千元,是有人故意行贿黄金的。这个人就是即将公开招标的城市管水工程。目前,这个人已经不知去向。
  十一万五千元,已经构成受贿罪,按说罪证明确,该移交司法机关审理了,但是目前黄金案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似乎专案组还在努力深挖和黄金的问题。这一点,彭长宜已经感到了不正常。
  但他的心里是有底的,就像他跟江帆和王家栋反复表白的那样,自己跟黄金,跟建设局没有任何利益瓜葛。所以他是坦然的。
  坦然的背后,彭长宜还是隐约地嗅到了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