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9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特纳这一举动同样带来了严重后果,且在日后全部归咎于弗莱彻与其他人。后来特纳解释说,“叫范德来是为了请他去一趟图拉吉,查明并上报确切情况和已上岸物资的数量”。如果真如他所言,发一个电报就够了,不需要范德亲自前去。或者交给Y群指挥官乔治阿希上校或威廉鲁帕塔斯准将就行了。他召见克拉奇利的目的,则是“征求他关于战术情势的看法,包括报告敌舰动向和弗莱彻离去造成的影响”。事实上依特纳遇事独断专行的的脾气,他不可能接受任何不同意见的。克拉奇利离开指挥位置不但带走了重巡洋舰“澳大利亚”号—该舰被认为是护卫群中战备水平最高的—还导致护航舰队事实上处于无人指挥的状态。终其一生都以贬低弗莱彻为己任的莫里森少将曾说:“原则上范德格里夫特可以出席这样的会议,但不明白为什么克拉奇利也要参会。”战后特文宁干脆说,“这样的会议根本商量不出什么,而且确实也没商量出什么。特纳只需发个电报,甚至只需派出两个参谋通报两位部下即可”。老酒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猜测特纳此举更多是为了找到高层次的对象发泄对弗莱彻的愤怒。

  瓜岛西北方向有一个叫萨沃的小岛,位于拉包尔至瓜岛的必经之路上。克拉奇利将自己的护航舰只分在三个巡逻区内:以萨沃岛中心点125度延伸线划分为南北巡逻区,佛罗里达岛西侧子午线以东为东巡逻区。南区有重巡洋舰“澳大利亚”号、“堪培拉”号、“芝加哥”号,驱逐舰“帕特森”号、“巴格利”号,由克拉奇利亲自指挥。北区有重巡洋舰“文森斯”号、“阿斯托利亚”号、“昆西”号,驱逐舰“赫尔姆”号、“威尔逊”号,指挥官为“文森斯”号舰长弗雷德里克利科尔上校。东区有斯科特少将指挥的轻巡洋舰“圣胡安”号、“霍巴特”号和驱逐舰“布坎南”号、“蒙森”号。另外驱逐舰“布鲁”号和“拉尔夫塔尔博特”号作为雷达警戒哨在萨沃岛以西对开巡逻,防备敌军趁夜偷袭。考虑到日军潜艇可能威胁到滩头卸货的运输船,克拉奇利特意安排了7艘驱逐舰在它们周围实施反潜巡逻。

  合计下来,克拉奇利手下有重巡洋舰6艘、轻巡洋舰2艘和驱逐舰15艘,且大部分配有雷达,总体实力远在三川舰队之上。但它们要把守三个不同的区域,在单个局部均居劣势。加之缺乏有效的联络手段及恶劣的气候条件,就给了日军各个击破的机会。
  考虑到日军水面舰艇不可能来得这么快,克拉奇利并未制定详细的作战计划。他只是简单指示,未来如果发生战斗,北区舰队在利科尔上校指挥下独立作战,同时策应自己指挥的南区舰队。白天在反击日军空袭中护航舰队表现不凡,考虑到水兵们已经在炎热潮湿的条件下连续工作了两天两夜,克拉奇利下令将战斗等级降为二级,这样有一半的水兵就可以回到闷热的舱室里暂时休息一下。
  动身前往开会之前,克拉奇利打信号给“芝加哥”号舰长霍华德伯德上校,授权他临时指挥南区舰队,同时告诫自己当晚不一定能返回。可能觉得暂时离岗无碍大局,克拉奇利并未向北区舰队通报自己的去向。由于资历比伯德深,北区的利科尔上校尚不知晓按惯例他已是整支护航舰队的指挥官了。做出以上安排之后,克拉奇利乘旗舰“澳大利亚”号沿漆黑的瓜岛海岸前往寻找“麦考利”号—乘巡洋舰去比坐小艇要快一些。

  此时“芝加哥”号舰长伯德正准备睡觉。他同样认为当晚肯定平安无事,自己完全可以先美美地睡上一觉。伯德在美国海军中小有名声,有着“伯德王”的不凡绰号。作为商业大鳄杜邦家族的乘龙快婿,伯德晋升少将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虽然指挥过的战舰大多命运多舛,但伯德个人往往能时来运转,逢凶化吉。珍珠港事件时伯德是“俄克拉荷马”号战列舰舰长。那艘倾覆的战舰带走了429名水兵的生命,身为舰长的伯德却恰好在岸上潇洒躲过一劫。但他的好运在这个晚上戛然而止。

  灯火管制命令早已下达,克拉奇利在黑暗中摸索前进,一直到22时35分才登上了“麦考利”号。此时范德尚未赶到,特纳向克拉奇利出示了之前收到的两封电报,“发现了一支由3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2艘水上飞机供应舰或炮舰组成的日军舰队”。
  “您对潜艇和澳大利亚飞行员的报告有何看法?”克拉奇利问。
  “我断定这支舰队将在所罗门群岛中部的某地停泊,在那里建立一个临时水上飞机基地,”电报中那两艘“水上飞机供应舰”引起了特纳的重视,“以替代刚刚被我们占领的图拉吉基地。”
  克拉奇利也认为,如此规模的一支舰队没有挑战自己的实力,即使在夜间。之前西南太平洋战区的电报提到日军正在增兵布卡和肖特兰,两人更觉得上述推断合情合理。事实上三川并未像特纳想象的那样夜泊下来,他们正劈波斩浪向着瓜岛海域的盟军舰队奋勇前进。
  同样因为灯火管制,范德的小艇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麦考利”号,他登舰时已是23时15分了。闷热的天气让人几乎无法喘气,走进会议室的范德认为对面那两位将军看上去“随时都会晕厥”。忙了两天的范德也同样筋疲力尽,临时会议持续了约40分钟。
  三位将军边喝咖啡边谈论,从简短的对话中可以听出“弗莱彻的名字没有得到赞扬”。特纳拿出了弗莱彻的电报,范德和特纳一样对弗莱彻的做法非常气愤:“他比原来扬言要撤走的时间还提前了12小时,这简直就是临阵脱逃!”
  特纳宣布:“由于航母舰队已经撤走,登陆船队将处于日军飞机的直接攻击之下。”他指出运输船当晚必须加紧卸货。不管卸下多少,翌日一早运输船和护航舰队必须撤走。
  “补给物资卸载还不到四分之一,”范德咆哮道,“运输船那么远赶来,花了如此大的代价,现在却要把未卸完货物的运输舰全部撤走,这简直是荒唐透顶!”
  两人争得面红耳赤。特纳坚持“假若想使自己的舰只不被日军的轰炸机击沉”,他只有选择这种办法。范德气愤地表示:“我们像傻瓜一样被人出卖了!”
  最终会议不欢而散,怒气冲冲的范德表示要去检查图拉吉的卸载情况。“你去去也好,”特纳说话时斜着眼睛瞧了瞧他,“我这儿有一艘扫雷艇,你乘它去好了。”克拉奇利提出自己回舰时可以顺便把范德送上扫雷艇,后者谢绝了他的好意,但克拉奇利坚持要送:“你的任务比我紧急得多。”

  此时海上再次下起了倾盆大雨,数米之外不见人影。心情郁闷的范德下船时,克拉奇利同他握手告别。他当然清楚运输船和护航舰队撤走对岛上的陆战一师意味着什么,他颇有点同情地告诉对方:“范德格里夫特,我不知道是否应该责怪特纳的做法。”
  范德和克拉奇利离开之后,特纳于1时18分通知第六十二特混舰队所有船只,清晨6时30分集体撤离。他还写了一封电报给戈姆利、弗莱彻和麦凯恩,说明了自己的撤离计划。“麦考利”号于4时05分拍发了这封电报,照例没有任何人收到。
  就在三人开会之时,在萨沃岛东北执行巡逻任务的“拉尔夫塔尔伯特”号驱逐舰发出了警告,“一架不明身份的飞机向东飞过萨沃岛上空”。克拉奇利和特纳都未收到这则电讯。送走范德之后,克拉奇利于1时15分登上“澳大利亚”号。大雨如注,黑暗中与本队汇合实在困难。克拉奇利心想既然黎明就要撤走,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敌军来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他没有急于归队,而是在X群停泊区以西海域巡弋。

  英国人万万没有想到,暴雨中的日本人已经向他的护航舰队发起了猛烈攻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