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说女人好欺负的?即便柔弱如周沛芹这样的小寡妇,也能讲出如此铿锵有力、顶天立地的话,萧晋要是就这样跑了,还有脸说自己是个爷们儿么?
  把周沛芹拉回门里来,然后再将梁小月和背包一股脑的都塞到她的怀里,萧晋又对梁翠翠笑道:“笨丫头,别愣着啦!赶紧带你干娘回屋,大孩子了,怎么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

  梁翠翠愣了愣才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顿时就兴奋的小脸通红,重重一点头,就拽着周沛芹的胳膊往堂屋拉。
  周沛芹怕摔着闺女,也怕把包里那些一看就很贵重的东西掉地上,不敢使劲挣脱,只能一边身不由己的一点点被梁翠翠拉着往前挪,一边着急道:“萧,你就听我的吧,我真的不会有事的。”
  萧晋走出门槛,远远看着领着几十号人走过来的梁庆有和梁茂才,回头邪邪一笑,说:“大老爷们儿的事情,你个娘们儿家家的瞎掺合啥?回屋里去!要是敢不听话跑出来,小心老子抽的你下不了床!”
  周沛芹的眼泪再次滚滚而落,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心里不停的祈祷着:只要能让萧晋不受伤害,哪怕是这就死掉也愿意。
  梁庆有年纪不小了,又总喜欢喝酒,腿脚不利索,所以走得不快,旁边梁茂才看见等在家门外的萧晋,脸上就露出了恶毒的笑意,恨不得抢过梁庆有手里的拐杖,把他给扛过去。
  不一会儿,梁庆有终于走到萧晋的面前,拄着拐杖剧烈喘息起来。
  梁茂才的耐心早就耗尽了,上前一步,指着萧晋大声悲愤道:“就是这个外乡人,趁着俺不在家,霸占了俺的婆娘不算,还打俺,这明摆着是欺负咱们囚龙村老梁家没人,蹲在咱们脑袋上拉屎啊!各位大叔大娘都是看着俺长大的,你们说说,这事儿咱们能忍吗?”
  村民们面面相觑。

  让周沛芹来伺候萧晋,是经过全村同意的,当时没人能想到梁茂才会回来,现在事情闹成了这样,老族长下令让他们过来,他们又不敢不听,表情都尴尬的很,甚至都没有好意思跟萧晋对视的。
  没有得到预想中的群情激愤,梁茂才有点傻眼,正打算再说几句,就听梁庆有咳嗽了一声,说:“唉!老喽,这几步路稍微走得急了点,就有点站不稳了。”
  萧晋淡淡一笑,问:“老族长,我给你开的那个药酒方子,你让我秀兰嫂子给你泡了吗?”
  “泡了泡了,”梁庆有点头,又吧嗒一下嘴,说,“就是那酒里多了药材的苦涩味,喝起来总觉得不对劲。”
  “知足吧!那好歹还是酒,要不然,我就真得严令秀兰嫂子给你断掉了。”
  “说的也是,好歹是酒,总比喝不着强。”
  一老一少打完了哑谜,就同时笑了起来,笑的所有人都一头雾水,梁茂才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老族长,这事儿……您可得给俺做主啊!”他心里开始忐忑,就犹豫着说道。
  “嗯。”梁庆有点了点头,忽然就抡起拐杖,狠狠的敲在梁茂才的膝窝上。
  梁茂才吃痛不住,“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我来问你,”梁庆有用拐杖杵着梁茂才的胸口,怒道,“这八年里,你去了哪儿?”
  梁茂才彻底懵了,完全弄不懂这是什么情况,下意识的回答道:“我……我在龙朔。”
  “龙朔?”梁庆有更怒了,颤抖着胡须又问道:“从那里到镇上,只有四百多公里,从镇上到咱们村,也只有几十公里的山路,来一趟用一天的时间顶天了,你为什么八年都没有回来?”
  梁茂才这才反应过来一不小心说了实话,登时就有些支吾结舌起来:“我……俺……”
  “整整八年,沛芹一个人毫无怨言的把孩子拉扯大,老头子每次看见都会觉得我梁氏对不住这个孩子,你离得这么近,竟然连个电话、连一封信都没有,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我……”

  梁茂才终于咂摸出味儿来,老族长似乎没有要替他出气的意思,这真是见了鬼了,不由俯身磕了一个头,又试着说道:“老族长,八年没有回来,是我不对,但这个咱们回头再说。
  周沛芹她是我梁家的媳妇,现在她竟然偷偷的在家里养野汉子,这是在往我梁氏先祖的脸上抹屎啊!我做错了事,您就是打死我都成,但这种丢先人脸的事情,您不能不管啊!”
  激动之下,他连“俺”变成了“我”都没有意识到,但梁庆有听出来了。
  如果梁茂才在最一开始就用“我”来指代自己,那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可他之前明明用了“俺”,现在慌张之下又变成了“我”,显然之前他是刻意那么说的。
  这足以说明,在他的心里,他早已经不把自己当做囚龙村的人,只不过是因为有求于人罢了。
  或许,他现在给自己磕着头,心里会怎么骂着自己都说不定呢!
  梁庆有越想脸色越黑,到最后已经变成了铁青,拐杖往地上一撴,就冷声说道:“周沛芹是我梁家的媳妇不假,但她没有白吃我梁家一粒米,更没有花过我梁家一分钱,为了留下萧老师,她更是主动提出要来伺候。
  要真论起来,她还是我囚龙村的功臣,更是我梁氏的大恩人,你梁茂才除了占着一个‘梁’姓之外,又为村子里做过什么?”
  梁茂才确定了,老族长确实不是来给自己出气的,顿时大怒,猛地抬起头,不甘心的吼道:“可她偷人……”
  “人是老子送给她‘偷’的!”梁庆有霸气的打断道,“是她为了我们全村人‘偷’的,别说是你这个王八蛋,就是先祖当面,老子也敢理直气壮的说:这个人,周沛芹‘偷’的对,‘偷’的好!”
  这话一出来,老头儿身后的村民们就连连点头,有个老太太还忍不住出声道:“是啊!沛芹是个好孩子,就算是没有萧老师,人家干守了八年活寡,独自把孩子拉扯大,也对得起你们老梁家了,小兔崽子一分钱都没往家里送过,凭什么说人家‘偷人’?”
  梁茂才就完全的傻掉了,以他的智商,根本就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姓萧的到底给他们吃了什么迷魂*?他们都疯了吗?
  “萧老师,”不理会已经陷入呆滞的梁茂才,梁庆有上前一步,抓住萧晋的手,满脸歉意道:“这件事是我们之前考虑不周,给你添堵了,您千万别介意。”

  萧晋笑笑,回握了一下老族长,又抬头扫视一遍村民,朗声说道:“首先,我得跟大家说声谢谢,谢谢你们对沛芹姐的理解;其次,有一点我必须更正一下,沛芹姐没有偷人,是我喜欢她,追着她、求着她跟我好的,她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日期:2017-06-21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