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云苓低头在纸上写:“你是不是对她做过什么?”
  “天地良心!”萧晋差点跳起来,大声道,“云苓,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她才多大?我就算是再禽兽,也不可能对她做什么呀!”
  郑云苓被他吓坏的样子逗乐了,笑着摇摇头,又写:“别紧张,我没说你对她做过什么混蛋事,只是让你好好想一想,是不是无意中做过让她误会的事情。”
  让她误会的事情?萧晋冥思苦想半天,也没想起来自己对梁二丫做过什么,自从来了囚龙村,除了平时上课有点交流之外,他跟梁二丫最亲密的接触也就是一起上山去找松露和那个寒泉……
  忽然,他想起了一件事,又有些不确定,就对郑云苓说道:“我曾经……曾经在高兴的时候,抱了她,也亲了她的腮帮一下,可这应该没什么吧?!她只是一个孩子,咱们大人对孩子表现亲昵,不都是这样么?”
  郑云苓呆了呆,随即就叹了口气,写:“十有八九,就是因为这个了。”
  萧晋傻了眼,欲哭无泪道:“姑娘,你别吓我,这事儿闹大了可是要坐牢的,我真的什么都没干呀!难道你们囚龙村还有大人不能随便亲小孩儿的规矩?不对呀!沛芹姐的闺女小月,我几乎天天都亲,也没事儿啊!”

  郑云苓笑笑,写:“别害怕,二丫那孩子从小没了爹娘,有点早熟,又不大喜欢跟人说话,所以容易胡思乱想,你不用担心,这事情交给我吧!回头我去找她聊聊。”
  萧晋想了想,似乎也只能这样,不由苦恼的挠了挠头,哀叹道:“这都什么事儿呀!”
  与此同时,梁茂才走进了囚龙村。
  看看和八年多前没什么变化的村子,他脸上露出一抹厌恶的表情,擦了擦汗,快步向家门走去。

  周沛芹刚刚刷好锅,嘱咐了小月一句下午上学别迟到,就挎着针线筐准备出门找相熟的人一起做活。
  打开院门,猛地看见外面站着一个男人,她吓了一跳,定睛再看,整个人就僵立在那儿,针线筐也掉落在地上,五彩的线轱辘滚出老远。
  看着似乎比八年前还要年轻美艳的周沛芹,梁茂才心里一阵火热,丢下手中的行李,上前一步就将女人紧紧抱在了怀里。
  “沛芹,可想死我了……”
  丈夫一走就是八年多,杳无音讯,在很久以前的周沛芹心里,就当他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当这个人突然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可想而知,她所受到的震撼有多么的强烈。
  更何况,昨天晚上她才真真正正全身心的做好接受另一个男人的准备,现在的状况,又让她如何面对?
  忽然,满月上传来的异样感觉惊醒了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用力推开了梁茂才。
  那感觉就像是身上爬了虫子一样,让她感到恶心,也让她瞬间明白了一件事: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接受眼前这个男人了。

  周沛芹的力气很大,所以梁茂才被推了一个趔趄,及时扶住了门框才没有摔倒。
  他没想到记忆中一向温顺的妻子会反抗自己,第一反应就是发火,但想到自己回来的目的,就暂时压下怒气,堆出笑容,说:“沛芹,你听我解释,这么多年没有跟你们娘俩联系,是我不对,但我也是有原因的呀!
  这八年里,我每天每夜都在想着你们娘俩,真的,不信你看,你抱着孩子拍的那张照片,我一直都贴身放着呢。”
  说着,他掏出了钱包,特地将里面厚厚的一沓钞票在周沛芹眼前晃了一下,才从夹层里拿出一张相片来。

  照片上是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正一脸幸福的站在丈夫的身边,周沛芹只看了一眼,泪水就滚滚而落。
  曾几何时,她也以为那样的幸福可以永远的拥有下去,只可惜,不但幸福短暂的可怜,就连完整的家庭也只有两年的时间而已。
  看见周沛芹哭了,梁茂才就以为她是感动的,嘴角得意一笑,就又上前一步,张开双臂想将她再次抱在怀里。
  周沛芹却向后退后了一步,躲开他的手,抹掉眼泪,冷漠的说:“你已经死了。”
  梁茂才瞪起眼,不悦道:“沛芹,你这是什么意思?就算你生我的气,也不用咒我死吧?!”
  周沛芹摇摇头,说:“族长帮我去县法院问过,下落不明满四年,在法律上就可以宣布死亡的。”
  梁茂才呆住,他很不习惯记忆中从不敢忤逆自己的妻子这么跟自己说话,好一会儿才道:“可……可我还活着呀!而且我已经回来了,法律就算宣布了我死亡,也得给我再恢复了。”
  周沛芹咬住下唇,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他,说:“你活着还是死了,都无所谓,因为我和小月我们娘俩,早就当你是个死人了。”

  梁茂才眉头高高挑起,这才明白过来,周沛芹的意思是说,她已经不认他这个丈夫了。
  这是不是就代表着……她已经找了别的男人?
  想到这一点,梁茂才怒火填膺,刚要动手收拾一下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就见从堂屋里走出一个小女孩儿来。
  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他就再次摆出笑脸,转身从行李包中摸出一盒巧克力来,冲梁小月招手道:“月月,我是你爹,快过来,爹给你带了好吃的。”
  梁茂才离开家的时候,梁小月才两岁,对他根本就没有一点印象,猛地听他说是自己的爹,直接就吓懵了,怯怯的躲到母亲身后,只露出一只眼睛好奇地去看他。
  梁茂才在心里不停地劝说着自己要有耐心,强行把笑容挤得更加和蔼一些,柔声道:“别怕!我真的是你爹,我回来了,而且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以后爹带着你去城里吃好吃的,住大房子,好不好?”
  一听他说要把女儿带走,周沛芹娇躯一僵,忙伸手将女儿紧紧的护在身后,咬牙道:“梁茂才!如果你要留下,我们娘俩可以马上搬走,把房子还给你;如果你还要走,那就自己走吧!月月是不会跟你离开的。”
  “周沛芹!老子给你脸了是不是?”梁茂才再忍不住怒火,一把扔掉巧克力,站起身怒道,“你是老子的婆娘,月月是老子的闺女,老天爷来了也改变不了,懂不懂?
  麻痹的,说!你是不是已经养了野男人?把他给老子找来,老子倒要看看,是哪个吃个雄心豹子胆的,敢在我梁氏的地头上给老子戴绿帽子!”
  他这么一说,周沛芹猛然想起,萧晋只是一个城里来的秀才,虽然力气不小,但肯定打不过从小干农活的梁茂才,有心出去报信,可梁茂才就堵着大门,女儿也被他的样子吓得小脸煞白,根本指望不上,顿时就着急起来。
  梁茂才不傻,一瞅她的脸色,就知道自己没猜错,心中的火气就更盛了,“你个死婆娘,竟然真的背着老子偷汉子,老子打死你个该沉江的贱货!”
  说着,他抡圆了手臂就朝周沛芹抽了过去。

  周沛芹死死的护住女儿,闭上眼准备生生承受了这一巴掌,可只感觉到脸前刮过一阵风,预料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
  睁开眼一看,她立刻就惊讶的捂住了嘴。
  只见梁茂才已经双脚离地,被一只手扼住喉咙,高高的举在半空,整张脸都憋得通红。
  那只手是萧晋的,在萧晋的身后不远,气喘吁吁的梁翠翠正满眼小星星,一脸崇拜的看着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