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沛芹也过来帮忙整理孩子们的作业本,梁小月抬头看看她,忽然开口问:“娘,你的脸好红呀,是不是生病了?”
  周沛芹摇摇头,说:“没有,娘只是有点热,别瞎操心,天不早了,明天还要上课,快回屋里睡觉去吧!”
  “哦。”梁小月答应着回了里屋。
  一开始,萧晋以为小寡妇只是习惯性的羞涩,嘴角还带着坏坏的笑,可当周沛芹转过身来,一看她的脸色,顿时表情就变得凝重起来。
  伸手抓住周沛芹的手腕把了一会儿脉,他就松了口气,说:“没大事,有点感冒发烧,待会儿我帮你针灸一下,晚上发发汗,明天就好了。”
  “本来就没事,”周沛芹微笑道,“除了有点乏之外,我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这算什么病啊!”

  “你是医生我是医生?”
  萧晋没好气的把她拉到床边坐下,又问:“是不是洗澡的时候没关好窗户,受了风?”
  周沛芹的脸色一下子就更红了,低下头,下巴戳着鼓囊囊的胸脯,用不比蚊子哼哼大多少的声音说:“是那……那套衣服太……太不好穿了。”
  瞬间,萧晋就脑补出了一幅画面:昏黄的灯光下,水汽氤氲,一个身材凹凸火辣的小少丨妇丨站在那里,正满脸羞涩和为难的手拿一套白色情趣内衣犹豫,忘记擦干的身体反射着晶莹的水光,一滴水珠顺着丝绸般的肌肤滑下……

  他感觉自己鼻血都快流出来了,慢慢凑近了,轻吻着小寡妇的脖颈,说:“沛芹姐,我不想给你针灸了,我们来推拿,好不好?”
  周沛芹心头一颤,但下一刻就忘记了跳动,颤抖着声音说:“萧,明……明天好不好?”
  “为什么?”萧晋一边解着她的衣扣,一边问道。
  “我怕把病气过给你。”
  “傻女人,我是大夫,哪有大夫会因为怕过病气就不治病的?”

  褂子已经掉落在地上,周沛芹知道自己今晚再无幸理,只好弱弱的说:“那你等我……等我把灯关掉。”
  “不行,灯关掉了,我还怎么看你穿那套内衣的样子?”
  周沛芹从鼻腔里发出一声抗议般的娇yin,认命的闭上了眼。
  约莫两分钟后,萧晋就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了。
  精美的蕾丝花边,性感的三分之一杯式,带着小蝴蝶结的吊带袜里,是两条丰润修长的美腿。
  许多人都以为红色才是最诱人的颜色,这显然是没什么经验的人臆想出来的,但凡一个经历女人比较多的男人都知道,白色这种代表纯洁的颜色,一旦用来表达性感,其视觉冲击力才是最刺激的一个。
  萧晋怔怔的望着羊羔一般的周沛芹,心中狂呼:这哪里还是一个穷山沟里的小寡妇?分明就是一位都市夜色里最引人犯罪的魅魔啊!

  周沛芹手脚都不知道要往那里放,眼睛用力的闭着,却能清晰地感受到萧晋那火辣的目光,极度的羞耻让她恨不得直接昏过去。
  “萧,我……我冷……”
  这是她唯一能想出来的理由,好在萧晋是真的疼她,连忙将她抱回到床上。
  感受到褥子的支撑,周沛芹那颗七上八下的心才算是安定了些,睁开眼,可怜兮兮的哀求道:“求你……关了灯吧!”

  萧晋无奈的笑笑,伸手熄灭了灯光。紧接着他就明显的感觉到,女人的身体瞬间放松了下来。
  黑暗让人恐惧,也能给予人勇气,关键就在于你干的是不是能见人的事情。
  虽然很想立刻马上把小寡妇吃掉,但毕竟人家还病着,萧晋强行让不多的良心压制住欲望,上床轻轻吻了吻周沛芹的鼻尖,说:“姐,为了避免我兽性大发,麻烦你翻个身呗!”
  周沛芹这会儿是又害怕又期待,脑子里热的一塌糊涂,倒像是病的很厉害一样,根本就没有思考的能力,闻言立刻就翻身俯卧在床上。
  尽管黑暗中根本看不清什么,可她还是本能的觉着,只要不面对萧晋,就不用那么害怕。

  只是她不知道,萧晋是从小就经过残酷修炼的,功夫讲究的就是速度和反应,如果无法做到耳聪目明,哪里可能登堂入室?
  区区一点黑暗,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个事儿,更何况,窗外还有一点点的月光洒进来。
  萧晋跪坐在周沛芹的腿上,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看了会儿她优美的脊线,这才深吸口气,稳定心神,将内息运于掌心,缓缓的落在她尾骨两侧的腰窝上。
  “唔……”

  声音一出来,周沛芹就死死的咬住了枕巾,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抵挡那两团从萧晋双手钻进自己身体的火焰。
  那火焰像是要将她融化一样,滚烫灼热,带着让她难耐的痛苦,也带来了让她心神荡漾的舒爽,整个人都软绵绵的提不起一丝力气。
  而萧晋却似乎已经进入了状态,神情专注,凝气静息,手掌沿周沛芹的督脉,自大椎至腰俞,缓缓而下,源源不断的输送着内息。
  不知过了多久,当萧晋的手再一次推至腰俞后,才缓缓停止内息运转,抬起了手。
  此时的周沛芹已是浑身香汗淋漓。她感觉到床单已经被浸湿了,就想起来换一床新的褥子,却不料后背一沉,被萧晋死死的压住了。
  “萧,你……”

  话没说完,因为她的胖次和丝袜吊带都已经被褪到了臀下,紧接着萧晋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
  “亲爱的沛芹姐,你已经发完了汗,现在,该我也出出汗了。”
  深夜,一天消耗了三次的萧晋已经沉沉睡去,周沛芹却还睁着眼,侧卧在他的身旁,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当这一切真实的发生过后,她却有些茫然了。
  高兴吗?高兴;难过吗?也有。她说不上心里到底是什么感受,酸酸的,让她有点想哭,却又不知道为什么而哭。
  眼泪终究还是掉了下来,她闭上眼轻轻钻进萧晋的怀里,默默的流着泪。
  过去的周沛芹在今晚逝去了,尽管过往不值得怀念,可她还是哭的涕泪横流。
  这一晚,周沛芹没有再偷偷的跑回里屋去睡。

  第二天,吃完早餐,萧晋就把村子里会天绣的妇女们再次召集到周沛芹家,详细的把董雅洁的要求跟她们说了好几遍,然后又郑重道:“各位大姐大婶,你们都看到了,上次的天绣,城里的老板很满意,所以这次就给了个大活。
  时间紧,任务重,只能麻烦各位多受些累了。当然,我也不会让大家伙白干,上一次每人七天的工钱是一千块,这一次涨五百,七天一千五,还希望大家多上上心,可千万不敢再出上次那样的问题了。”
  这话一说完,院子就差点儿炸了,有脑子快的村妇立刻就在心里算完了账,最后跟身边人一说,好家伙,这次的活计干完,能到手两万多块啊!
  囚龙村人从来就没有过什么进项大的营生,一年忙活到头,床上的柜子里藏**张红票子,都能乐得全家一宿睡不着觉,现在猛地一听今年可以拿着两百多张过年,她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翠翠娘仗着闺女跟在身边,就厚着脸皮问道:“她干爹,这工钱……多、多长时间结一次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