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5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嘟囔道:“告诉她……有什么用……她又看不起我……她……要不答应……怎么办……如果……被她拒绝的……话……我就……就不活了……”
  陈丹菲呆呆地楞了一会儿,低头看看怀里的陆鸣,眼神忽然就变得柔和起来,小声道:“怎么会看不起你呢……当然,你也要让她吃个定心丸啊……起码让她相信你……”
  陆鸣又睁开眼睛偷偷看了一眼,不过,不是看陈丹菲的脸,而是看那起伏的越来越快的胸,随即马上闭上眼睛,嘟囔道:“怎么让她……相信……反正我又……不能娶她……”
  陈丹菲几乎忘记了憋嗓子,直接说道:“正因为你不能娶她,所以,她才需要你一个承若,毕竟,关系到人家母女的下半辈子呢……”
  陆鸣哼哼道:“还要怎么……承诺……几个亿都给她了……”

  陈丹菲也顾不上陆鸣在胸口那只手的骚扰了,说道:“可那些钱毕竟不是她的……她只不过是替公司管理罢了……”
  陆鸣说道:“那还要怎么样……”
  陈丹菲犹豫了一下,把嘴几乎凑到陆鸣的耳边,低声道:“那你就别再瞒着她了,告诉她陆建民的遗产就在你手里……这样她也就死心了……”
  陆鸣半天没出声,陈丹菲摇摇他是身子,低声唤道:“阿鸣,说话呀……”
  陆鸣似乎又被摇醒了,双臂干脆搂住了陈丹菲的腰,嘟囔道:“妈,你让我说什么呀……难道你就不担心……阿媛知道不高兴……”
  陈丹菲哼了一声道:“你以为阿媛不知道……她可想开了,没有丹菲……你不是照样要在面……胡搞……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家姐妹……”
  说到这里,陈丹菲似乎臊的说不下去。
  陆鸣沉默了一会儿,才哼哼道:“先别急……等我查清楚……如果她在外面……有男人的话……我才不要……这个骚娘们呢……”
  陈丹菲气的一松手,把陆鸣的脑袋扔在沙发上,坐在那里酥胸起伏了一阵,忽然注意到陆鸣的裤子中间高高隆起了一块,就像是接收信号的天线一般,顿时面红耳赤,心里骂道:这个不要脸的,连自己的丈母娘都不放过……
  陆鸣在沙发上翻了一个身,嘴里嘟囔道:“妈,你自己去睡吧……这事你就……别管了……”
  说完,躺在那里沉静了一会儿,没想到忽然哼哼起了小曲,陈丹菲凑到跟前仔细一听,只听他嘴里哼哼道:“爱是一颗幸福的子丨弹丨……”
  陈丹菲顿时啼笑皆非,在陆鸣的腿上狠狠掐了一把,然后在他的一声痛呼中,红着脸急匆匆跑上楼去了。
  客厅里顿时静悄悄的,过了一会儿,陆鸣支撑起身子朝着楼上看看,脸上露出一丝 奸笑,正自得意,忽然听见楼梯上又传来脚步声。
  急忙又躺在那里装睡,只觉得一块什么东西扔在了自己身上,然后脚步声又上楼去了,睁开眼睛瞄了一眼,没想到是一块被单。

  他伸手把被单盖在肚子上,伸手揉了一把裤裆,然后嘴里又哼哼唧唧地唱起来:“爱是一颗幸福……的子丨弹丨……没有爱就没有伤害……”
  其实,陆鸣压根就是装醉,虽然脑袋有点晕晕沉沉的,但起码没有醉的人事不省。
  说实话,现在这种时候他可不敢开怀畅饮,晚上在水根家里,当他发现每个人都轮番敬酒的时候,生怕喝醉了说出不该说的话,于是差不多的时候干脆往桌子上一趴装醉了事。
  当然,那时候他可没有想过要回来骗陈丹菲,而是受到了杜鹃的启发。

  当他被杜鹃抱着塞进车里面的时候,心想,这婆娘为了生孩子,该不会趁自己喝醉酒故伎重演吧,倒要看看她会把自己带到哪里去。
  结果,杜鹃经受住了考验,并没有把他带到什么地方借种,而是直接把他送回了家,当女人把他背在身上的时候,心里一阵感动,同时也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让一个女人背呢,只是已经装醉了,也不便让她看出来,所以就任由她一直把自己背到家里面。
  当他发现来开门的竟然是陈丹菲的时候,心中一动,心想,为什么不趁着喝醉酒试探她一下,说说平时不敢说的话呢,反正自己喝醉了,即便惹恼了她,第二天还有挽回的机会。

  这么一想,他就醉的越发人事不省了,只是万万没想到,陈丹菲竟然也怀着同样的心思,想趁着他喝醉来套话呢。
  于是他干脆来了一个将计就计,没想到不仅摸透了她的心,而且还享受到了片刻旖旎的风光,尽管并没有对她做实质性的事情,可已经足够他**的了。
  说实话,要不是确实多喝了几杯,加上下午在杜鹃身上发泄过,他真想爬起来厚着脸皮跟上楼去,干脆今晚就给她来个生米煮成熟饭,但毕竟顾忌住在楼上的蒋碧云,最终还是放弃了。
  不过,他想想刚才的情景,心里面又激动,又兴奋,哪里还睡得着觉,就连陈丹菲疑似被她的副手袭胸的烦恼都忘记了。

  等到楼上安静下来之后,他干脆坐起身来,点上一支烟,一遍遍玩味着陈丹菲刚才假借蒋碧云的嘴说出来的话。
  妈的,这婆娘也真够大胆的,竟然敢装蒋碧云,要是被自己丈母娘知道了非撕她的嘴呢,不过,今天算是搞清楚她心中的小九九了,搞了半天,她果然是在跟自己装逼呢。
  只是,从她打探财神遗产的情况来看,这婆娘对自己的那点意思不能排除和钱有关,甚至可能还怀有野心。
  不过,她自己也说的很明白了,这完全是为了她们母女两个的未来考虑,倒是情有可原,毕竟,孤儿寡母的,即便不为自己着想,也要提女儿考虑。
  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她竟然说陆老闷找她谈过跟自己的事情,也不清楚她是临时编的还是真有这么回事,反正陆老闷生前可从来没有跟自己提起过这件事。
  另外,难道陆媛真的跟她达成了暗中分享自己的协议?简直不可思议,这世上哪有不吃醋的女人,何况还是自己未婚妻呢。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们之间的协议与其说是分享自己,还不如说是分享自己的财产呢,就不信她们把自己爱的愿意拿出来与人共享的程度。
  当然,凭良心说,自己对陆媛真就这么爱嘛?对陈丹菲的感情难道就是爱情吗?说出来都有点不好意思。

  只是,要说自己只是贪图她们的美貌,那也不尽然,起码,自己对她们的感情介于亲情、喜欢和爱情之间,而连接这三者的则是心中的占有欲。
  陆鸣坐在那里不但剖析着几个女人,也大胆地剖析着自己,甚至对自己见不得人的阴暗面做了无情的批判和自我谴责。
  最后终于找到了心理平衡,端起茶几上剩下的半碗醒酒汤一口喝了下去,然后就一头栽倒在沙发上,胡思乱想了一阵,最后终于睡着了。
  睡梦中还觉得自己的脑袋后面软乎乎的,就像是枕着天上的白云一般。
  第二天早晨,陆鸣被一阵响动惊醒,抬起头来看看,只见陈丹菲下楼来了,于是急忙坐起身来,扭着脖子四处看看,然后一脸迷茫地盯着她问道:“哎呀……我怎么睡在这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