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5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一阵愕然,随后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也是冲着陆大将军的后人来的?”
  杜鹃不吭声,显然默认了。
  陆鸣奇怪道:“你又不是陆家镇人,陆大将军的后人跟你有什么关系?再说,即便是陆大将军的后人,并不代表就能成为陆大将军。
  你都不知道,我爸就是正宗的陆大将军后裔,可你知道他一辈子是怎么过的吗?我也不瞒你,他年轻的时候到处要饭,老了以后在寺庙里当和尚,连个老婆都没有娶过,要不是他骗了一个女施主,连我都没有呢……”

  杜鹃听了陆鸣的话,忽然忍不住扑哧一笑,随即说道:“既然自己就是个私生子,那为什么还在乎我生个私生子?你能混成今天这个样子,不是正好证明种好吗?”
  陆鸣一听,差点背过气去,心想,没文化真可怕,杜鹃这婆娘就是读书读得太少了,所以才会这么死钻牛角尖,看来,要想说服她也不是那么容易,说不得给她来点硬的。
  想到这里,陆鸣故意板着脸说道:“你少给我胡搅蛮缠,我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条就是拿钱走人,今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另一条就是今后不许再提生孩子的事情,我还让你一直跟着我,并且大家还是朋友,说实话,我这人就是心太软,要不然,凭你母女两个冒充我老娘诈骗,我就可以去公丨安丨局告你们。”

  杜鹃偷偷瞥了陆鸣一眼,见他声色厉苒的样子,一时也不敢逼的太急,犹豫了好一阵,才似不情愿地嘟囔道:“那你以后是不是……再也不碰我了……”
  陆鸣见杜鹃一副羞羞答答的样子,以及微微起伏的胸和挺翘的屁股,再听了她的话,心里还真有点上火。
  于是扔掉手里的烟头,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的腰,凑到她耳边小声道:“如果你想的话……我也不拒绝,不过,这跟生孩子可没关系……”
  当初为了让杜鹃迷惑陆鸣,她母亲把自己几十年当老鸨的经验倾囊相受,尽管杜鹃还缺少实战经验,可也已经深的其中精髓。
  所以,当她感到屁股上传来男人的生理变化之后,就主动慢慢扭动起来,一边微微喘息着扭过头来索吻。
  陆鸣那天晚上被韩佳音折磨了一夜之后,身体里的那股邪火一直就没有释放过,此刻,哪里还忍得住,不过,当杜鹃的一只手伸到后面的时候,他还是本能地躲避着,喘息道:“不行,必须采取措施……”
  杜鹃哪肯放过这个机会,一边主动松开了自己牛仔裤前面的扣子,一边微微娇喘道:“我妈说了……女人站着不会有事……只有躺着才能……才能被……被种上……”
  陆鸣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理论,一时半信半疑,心想,也不是没有道理,水往低处流,只要小蝌蚪游不到窝里面,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变成青蛙。
  就在他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只见杜鹃已经迫不及待地把牛仔裤和丨内丨裤都扒了下来,双手支撑在墙上,柔软的腰部微微凹下去,更加凸显出结实健美的屁股。

  看的陆鸣口水差点流出来,哪里还把持得住,三两下就扯下自己的裤子,嘴里嘟囔道:“死就死吧……老子这辈子只做殉道者,绝不做忏悔者……”
  杜鹃也听不清陆鸣嘴里在嘟囔什么,急的摇晃着屁股娇声道:“哎呀,你快点……可别有人来了……”
  陆鸣还从来没有站着跟女人干过这种事情,觉得既刺激有兴奋,没几分钟就败下阵来,要不是杜鹃强壮的身体支撑着,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回去的路上,杜鹃好像获得了极大的满足,一边开车一边还不时偷偷瞥陆鸣一眼,见他眉头紧锁,忍不住问道:“你后悔了?”
  陆鸣楞了一下,说道:“有什么可后悔的?”
  杜鹃犹豫了一下又问道:“是不是不舒服……我也是第一次这……这个姿势……”
  陆鸣凑近杜鹃奸笑道:“就是因为太舒服了,所以太快了,觉得不过瘾呢……”
  杜鹃放慢车的速度,朝车窗外面看看,小声道:“你听说过车震吗……要是不过瘾咱们再来一次,反正这里也没有人……”
  陆鸣心中一动,只见田野里空荡荡的,连个人影也没有,杜鹃的大胆建议马上充满了诱惑力,只是,他好像看透了女人的心思,心想,她这么殷勤还不是想碰碰运气,自己可不能冒险,万一让她怀上孩子,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这样一想,强忍着内心的冲动,装作遗憾地说道:“算了,我这人迷信,刚买的新车,干这事不吉利,我听说搞车震的人百分之八十都翻车摔死了……”
  杜鹃哼了一声,没出声。
  晚上,水根让老婆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然后又叫来毛竹园的村长和几个要好的乡亲陪陆鸣喝酒。
  也许是前一段时间神经绷得太紧,加上所有人都向他殷勤敬酒,陆鸣开始还推脱一下,可后来实在经不起众人的劝,索性放开了酒量,最后好像连头也抬不起来了,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水根本想让陆鸣直接在家里住下来,没想到他竟口齿不清地非要回家不行,只是出门的时候腿软的站不住,被杜鹃半抱半拖地塞进了车里面。
  回到家已经是十点多钟了,陆鸣连大门也不会开,杜鹃只好砸门,不一会儿,刚刚到家不久的陈丹菲过来打开了门。
  只见一个女人背着一个人站在那里,顿时吓了一跳,借着屋子里的灯光仔细一看,才认出女人背着的竟然是陆鸣,那一股冲天的酒气已经不用多问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陈丹菲还不认识杜鹃,期初见陆鸣被一个女人背着,心里面忍不住有点酸意,可等她看清楚杜鹃的长相之后就没有别的想法了。
  “哎呀,这是在哪儿喝的,醉成这样?”陈丹菲让到一边让杜鹃背着陆鸣进屋,一边抱怨道。
  屋子里蒋碧云也看见了,急忙走出来帮忙,一边说道:“快放在沙发上,我去熬点醒酒汤……”

  杜鹃把陆鸣放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上,没想到陆鸣根本就坐不住,嘴里哼哼唧唧的就像是病人一样,歪歪斜斜地倒在了那里,嘴里只是嘘嘘地吹气。
  南星在一边看的好奇,用手一会儿捏捏陆鸣的鼻子,一会儿又拍拍他的脸蛋,冲陈丹菲问道:“妈,干爹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陈丹菲没好气地说道:“喝醉了……”
  南星凑到陆鸣跟前闻了一下,一只手扇着鼻子说道:“哎呀,干爹臭死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好像没有见过你啊……”陈丹菲盯着杜鹃问道。
  杜鹃喘息了一会儿,见自己面前站着一个绝色美人,听小女孩叫她妈,又叫陆鸣干爹,也不清楚他们是什么关系,急忙说道:“我叫杜鹃,是他的司机……”
  陈丹菲又把杜鹃打量了几眼,心想,看这五大三粗的样子,搞不好还是这混蛋找的保镖呢,不过,这女人倒是看着顺眼,不像自己那个司机六子贼眉鼠眼的,要是让她给自己开车就好了。
  “在哪里喝成这样?”陈丹菲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