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6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舒晴是不能去证实彭长宜的话的,怕他的心里更犯堵。她咳嗽了一下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一切就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
  彭长宜闷声说道:“说正常也正常,说不正常,也不正常。正常的是他这这个心态没有错,不正常的是,我们的人为什么没有给他改个更合理的名称。”

  舒晴知道彭长宜的话显然是指向了有关领导,她便不好插嘴了。
  本来她是下来挂职锻炼的,她不好搀和地方干部之间团结的事。不过政府预留地皮招标的事,她一清二楚。由于上级领导的插手,这块地皮被收废铁的老板夺标,尽管名义上是公开招标,但是谁都知道公开只是表面不得不做的文章,实际上,这块地皮该给谁,政府早就内定了。在这件事上,她十分理解彭长宜的心情。
  其实,舒晴对上级市委干预下一级市委的工作很有自己的看法,她认为这很不公正,尤其是跟工程有关的工作,就更不该了。最令她感到不该的还有一件事,就是建设局局长黄金出事后,市委决定由局党组书记临时主持工作,等黄金的问题有了定论后,再考虑局长的人选问题,本来这是官场上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惯例,不知为什么,朱国庆却同意让排名靠在最后的一名副局长主持工作。为了这事,岳晓的秘书居然还给彭长宜打了电话。

  尽管是岳晓的秘书,但彭长宜不会这么单纯地认为是秘书的个人行为,有可能这背后就是岳晓的主意,其实,他早就听黄金说过,这个副局长跟朱国庆关系不一般。
  最后,彭长宜还是本着“顾全大局”的态度,同意了朱国庆的建议。但在彭长宜的心里,从此却埋下了一根刺。
  舒晴认为,上级领导插手下级的工作是不明智的举动,容易让下级之间互生缝隙,不利于团结。但显然领导不这样认为,不然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插手基层的事了。彭长宜今天不出席俞老板的奠基仪式,也好也不好。但凭彭长宜的性格,他是绝不会去的。尽管彭长宜性格里有多面成分,工作中的表现有时亦正亦邪,但他的骨子里还是很倔强的,原则性很强。这也是这个干部身上散发出的独特魅力。

  想到这里,舒晴转移了话题,说道:“我目前正在写一篇研究论文。”
  “哦?什么内容?”彭长宜似乎很感兴趣。
  “论基层干部的成长历程。”
  “这个……恐怕我们这些人该惶惶不可终日了。”彭长宜说道。
  “为什么会惶惶不可终日?”舒晴有些不解。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想,天天跟你在一起,防不胜防,说不定一不留神,我们就变成你的范例出现在你的论文当中了。所以我建议,你还是别写这类论文,基层有的是问题等着你去研究,干嘛要研究干部?针对人的论文不好。”
  舒晴说道:“我知道,这个问题比较敏感,但是我的确感兴趣。”
  “感兴趣的题材未必好。”彭长宜说道。
  “这个……前些日子回省城,已经做为一个课题报上去了。”舒晴有些为难。
  “那就说明你这个人太没有政治素养了!”彭长宜坚定地说道。
  舒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事实上,她也的确没得可申辩的,彭长宜的确作为一个主要研究对象,出现在她的思想中,她从这个干部身上看到了许多富有阳光、理想色彩的同时,又有着许多实用的价值,彭长宜的许多工作方法,都有着出奇制胜的效果,非常独特,照章办事却不失变通,圆巧却不失原则,有时她觉得,彭长宜这辈子不当干部,就是体制的损失,这恰恰是他们这些搞理论研究的人如获至宝。
  彭长宜见她不说话,又说道:“你这样不好,谁都知道你是在亢州挂职锻炼的,地域性和人物的指代性是很强的,尽管你可能不会用真实的姓名和地名,但这也不好。你论文出名了,那些当你范例的人就被你横陈到了展台上,供各路人物参观解读。不好,真的不好。”
  “我……我写的不光是亢州的干部,还有其它地区的干部。”舒晴说道。
  “你不觉得你的申辩很是苍白无力站不住脚吗?”彭长宜严肃地说道。

  舒晴争辩道:“你为什么不带着学术的眼光看待这个问题?”
  “你太幼稚了!”彭长宜生气了,半天不再说话。
  舒晴不明白他话的意思,她眨着眼看着他,说道:“我……我怎么幼稚了?我是从学术角度在看问题,研究问题。”
  彭长宜皱着眉头说道:“你以为大家都跟你一样,都是学者吗?我跟你说,你这样很不好,知道吗?”
  舒晴当然不完全知道怎么不好,但她已经从彭长宜的表情中看出有多么不好了,她嗫嚅着说:“我想,我能猜出几分,但还是不能完全认同你的观点。”
  彭长宜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要我回答你这个问题不难,但前提是,你要尊重我的意见,放弃这个选题。”
  舒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彭长宜见舒晴不说话,他也就闭上了嘴,不说话。

  半天,两人谁都不说话,就这么默默地行驶在高速路上。
  舒晴偷偷看了一眼彭长宜,就见彭长宜紧皱眉头,嘴唇也紧闭着,深陷在眉头后面的目光伸缩而坚毅,紧闭的嘴唇也显出刚毅的线条,少了以往的和蔼和幽默,多了几分严肃和冷漠。
  她很想说点什么,打破沉默,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什么合适的话题。
  两人就这样不说话大概持续了有十多分钟的时间,最终,还是舒晴首先开口说话,如果她不开口说话,估计就是他们到了清平,彭长宜也会一句话都不说的。

  舒晴说道:“好了,别生气了,我听你的,放弃这个选题,但是你要帮我另外找个选题。”
  彭长宜没有立刻说话,他的眉头稍稍展开了一点,说道:“我无法帮到你,因为我不知道你究竟想研究什么?”
  舒晴说:“我下来挂职锻炼,总得拿篇文章出来吧,不然,怎么向研究室交代?”
  彭长宜说:“你要先弄明白你是为了完成任务为了交差还是为了研究问题?”
  舒晴看着他,没想到他还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男人,就说道:“从我内心来讲,我之所以选择来亢州,就是想研究基层干部,但眼下显然这个选题行不通了,因为我感兴趣的主角不同意,那么退一步讲,就是想交差了。”

  彭长宜依然严肃地说:“不是我不配合你,而是你这个选题实在是不敢苟同,因为,基层的政治生态环境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许多事都不能拿到明处去说的,一旦你拿到了明处,那么,就有可能造成整个官场生态的不和谐,我早就跟你说过,基层的事,干的,说不得。你忘了吗?”
  舒晴说:“我没忘,这是我陪靳老师来亢州考察商州遗址的时候你说的,也正是你当初的这句话,让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我非常想知道,那些‘说不得’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样的工作方法,让你们这些基层官场精英们干的却说不得。”
  “你好奇心太强了!”彭长宜没好气地说道。
  舒晴没有计较他的态度,反而笑了,说道:“不是我的好奇心强,实在是你本人就是个传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