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6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说的话,丁一基本是认同的,从最开始到贾东方绑架她和雯雯,丁一都感受到了来自彭长宜的关怀和赵刚,她知道自己在科长心中的位置,她从内心也是敬重他的,所以,听了江帆的话,她就故意威胁江帆,说道:“你说的我基本同意,不过我不相信你不跟我结婚他就不跟你做朋友的这种假设,他肯定会为我抱不平,但不会跟你绝交,问题应该没那么严重。”
  江帆一本正经地说:“有啊,你不知道,他那会动不动就说,有一个人跟您一块在受苦之类的话,甚至我回来述职的那次他还这么说呢,反正他时刻在提醒我,别辜负了你。”
  丁一说道:“原来你是怕跟科长绝交才不辜负我的?”
  江帆点了一下她的脑门,说道:“没良心,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来?”
  江帆说:“长宜绝对是个好同志,好哥们,他一心一意在为你着想,为我们着想。”
  “是的,这个我一点都不怀疑,尽管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但如果我有事,他肯定会帮忙的。”丁一坦率地说道。
  江帆忽然问丁一:“你还记得亢州建设局那个局长黄金吗?”
  丁一说:“记得,我采访过他,怎么了?”
  “他被纪委调查了,估计和工程有关吧。”
  丁一睁大了眼睛,立刻问道:“那科长会受牵连吗?他们关系是非常好的。”
  江帆看着她,说道:“我听到这个消息后跟你的反应是一样的,我给他打电话时,就直言不讳地问过他这个问题。”
  “他怎么说的?”丁一的确为彭长宜担心了。
  江帆说:“他跟我保证,不但跟黄金没有任何扯不清的事,他跟任何人都没有。”
  丁一长出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

  江帆说:“是啊,我也担心这个问题。”
  丁一说:“以我的对他的认识,他该不会有这方面的问题,感觉他是一个知道自己该要什么的人,一些不正当的小利,该不会收买他。”
  江帆说:“听你的意思是只有大的不正当的利益才能收买他?”
  丁一笑了,说道:“你就会曲解我话的意思,小利不会,大利也不会,只要是不正当我,他应该的不敢碰的,按照当时老钱的说法,他是有政治野心的人,他怕自己翻车。”
  江帆说:“不能说政治野心,应该说是政治抱负,这一点从老部长对他的指导中就能看出来。尽管我了解长宜,知道他不会这么早就跌在这个问题上,但还是担心,人在江湖,许多事身不由己,所以我听说后,当时还在开会,就离开会场,跟他通了电话。”

  “哦,那黄金是什么原因?”丁一问道。
  江帆说:“听我们这里的建设局局长说,可能是被人算计了?”
  “算计?”
  江帆说:“我在电话里没跟长宜说,如果真是被人算计的话,我担心不光是冲着黄金来的,有可能是冲着长宜来的。”
  丁一紧张了,说道:“那你赶紧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呀?”
  江帆说:“你放心,我已经给他打过了呀?”
  “但是你没有告诉他这一层意思?”

  江帆笑了,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很明确地问过他跟黄金有没有关系,他说没有,所以我就不担心了,没有利益关系,就是想算计他的人也算计不了他了。这还用明说吗?再说彭长宜是谁呀,某种程度上说,他只比猴子少了一身毛而已。”
  丁一听了这话,松了一口气,说道:“是啊,那我也放心了,可是,是谁这么阴险?”
  江帆说道:“这个可能长宜心里最清楚。”
  “嗯。”丁一点了下头说道:“不管是谁想算计他,只要他自身没有问题,算计也白算计。”
  “是啊,江湖险恶,唯一的法宝就是自身干净。”
  丁一摸了一下江帆的脸,说道:“打铁还是靠自身硬,我希望你也要干干净净。”
  江帆伸了一个懒腰,说道:“不干净哪敢娶你。”
  丁一笑了,看着他有些疲态,就说道:“你是不是又开了一天的会?”
  江帆说:“是啊,内蒙乳品厂来人了,是洽谈在阆诸投资办厂的事,上午我参加了他们的座谈,下午就由开发区直接跟他们座谈,我就没再参加,而是开了另一个会议,我准备把我运营城市的理念灌输给身边的每一个人,强化城市管理者的城市概念,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因素,因地制宜,全面经营好我们的城市,让我们的城市更具魅力,城市功能更健全,从而吸引更多的投资者。”
  丁一看着他,说道:“你现在是不是踌躇满志?”

  江帆说:“目前从内心里来说是这样。”
  “为什么是内心里?而且还是目前?”丁一敏感地捕捉到他的这句话。
  江帆说:“我的内心是满志的,但表现在工作上,就不能是太满,太满的话,大家不容易接受不说,还容易给人造成我要急于表现,急于见政绩的不好印象。要一点一点地来,要循序渐进,要稳扎稳打,要按部就班地推进我的设想,如果一口吃个胖子的话,那样就会消化不良,就会撑破胃,就会到处碰壁,有可能还会栽跟头。”
  尽管他的这些道理丁一能懂,但听了他这一番话后,丁一仍然有些担心,她说道:“那你……”
  “放心。”江帆知道她想说什么,就打断了她的话,说道:“我不会,我是假设,我要先跟上别人的节拍,然后走出自己的节拍,最后让大家跟上我的节拍,这是我最高的工作理想,也是我追求的最高的工作境界。”
  丁一感觉她的夫君很有理想色彩,就说道:“我仔细看过你在前几天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的报告,感觉真实任重道远,要干好很难。”

  丁一说的是前不久召开的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也是酝酿很久才召开的,这个会议,也是江帆上任后的一个标志性的会议,根据他来阆诸这段时间的调研、思考得出的整体发展思路,首次在会上提出,比如:他首次提出稳增长,调结构,这个思路就是他在反复论证的基础上形成的,也是和佘文秀讨论研究后定下的基本基调。由于是全年工作的开篇,这个会议其实早在春节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此时,听丁一说起来,江帆说道:“当然,不难要我们这些人干嘛?”
  “人大和政协要组织代表和委员们搞城市调研,通知台里派记者,是不是呼应你这个思路的?”
  “傻丫头,哪能说是我的思路,是市委、政府的工作思路,也是全市的工作思路,不讲政治了吧?”江帆戏谑着她说道。
  丁一调皮地说道:“我是在家里说,到了外面,我从来都不说认识你。”

  “哈哈。”江帆大笑,说道:“恐怕以后你想说不认识我都没人信了。”
  丁一叹了一口气。她知道,目前在单位,已经有人在背后议论她和江帆的关系了,始作俑者不是汪军,更不是岳素芬,而是于笑然。
  于笑然目前追贺鹏飞,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但是贺鹏飞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明确的表态,谁都知道贺鹏飞爱的是丁一,所以她平时就有意无意地透露了丁一的一些事。尽管贺鹏飞从来都没跟她说过丁一和江帆的事,但于笑然从贺鹏飞父母嘴里,还是听到一些对丁一的不瞒的话,期间就有关于丁一跟江帆的传言。尽管是传言,在电视台这个传统传媒单位里,还是有了一定的影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