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0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的事等下说。
  不过,这些人的表现还真是薄情啊,称兄道弟一场,结果是这样。
  我知道,这些人暂时服软,因为我现在太恐怖,等回过头来,他们有好多招整我,我没心情理他们,我说指着哀嚎的小七,说道:“告诉他,回头把我的刀送来,要不,后果自负。”
  我说这个是让他们知道知道,怎么对待我,我怎么对待他们,咱们好好算算账。
  说完了这些,我来到了童天豪身边。我笑笑,说道:“咱们该回去了吧,内弟。”

  童天豪看到我的样子,他也是害怕的,身子有点晃。
  “我...我...”
  我说:“怎么了,这么紧张干什么?一起走吧,你答应你姐的,要送我回去,要早点。你是打算说话不算话?”
  童天豪哭丧着脸,说道:“我说话算话。”
  这我便回去了,没有人拦,应该是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所以都默不作声,在车上童天豪跟我解释,找一些理由,但都是靠不住的。
  我只说了两个字,“闭嘴!”
  童天豪倒也听话。闭上了嘴。

  一路把我送了回去,车是别人的,童天豪客串司机,到了门口,童天豪不下车,我说:“你是打算我请你过去吗?”
  童天豪默不作声,还是下了车。
  敲开了门,走了进去,童香看到之后愣住了。蓝希君也在,她还等我答复呢,一看我满身是血,两个人有点慌张。
  童香拉着我检查,说:“怎么回事?”
  我说:“没事。”
  童香说道:“还没事,这么多的血!”
  我说:“不是我的血,是狗的血!”
  童香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看了看童天豪,笑了笑,说道:“问他吧,我去洗个澡。”
  这不就不管了,童天豪你借着童香的关系害我,我只能找童香来对付你了。
  童香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她慢慢的走到了童天豪身边,说:“你坐,然后慢慢跟我说。”

  这个时候的童香,可怕极了。
  蓝希君在一旁,大眼睛转个不停,她看着我。小声的说:“真没事?”
  我点点头,笑着说:“我能有什么事。”
  话不多说,我去洗澡,身上的血太难受了。

  衣服是不能要了,我找个袋子塞了进去,好好洗了个澡,洗完之后,我下了楼,童天豪不见了,童香阴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看到我下来,脸色变了变。
  我走过去,童香说道:“是宋家动的手?”
  我想了想,说:“有宋家的人在场。”
  童香说:“好,我知道了。”
  这笔账现在应该算不了,童香先记在心里。
  其实后续可能做点文章,我用了武器,如果较真又有关系的话。能把我弄进去,这事我跟童香说了,童香说她来想办法。

  现在童香也不好过,失去家族的助力对她来说很难受。
  “抱歉,连累你了。”
  童香满是歉意的说。
  我摇摇头,说:“别说这话,不麻烦。”
  这贼船我已经上了,下不来了。
  没说几句话我便上楼了,要休息休息。刚才一番搏斗也是很凶险的,有点累了,其实也是琢磨一下,接下来要如何面对,宋家现在是对我宣战,这里是人家的主场,我必须有点东西防身,齐语兰给了我一个电话,我觉得自己应该打一打。
  等明天再说吧,看看情况如何发展。
  就在这时,我听到那个姓宋的声音。
  “事情搞砸了?”

  “是的,那个人有点本事。”
  “董宁是有点本事的,要杀这个人不是太好杀,对了,客人到了吗?”
  “到了。”
  “我去见他。”
  过了一会,我听到姓宋的声音,好似变了一个人,特别的友善。
  “您来啦!”
  “不用这么客气的。”
  客人开了口,我身子一颤,竟然是他,他回来了。
  声音不卑不亢,不高不低,透着七分礼貌,三分热络,听此人说话,如浴春风,我咬了咬嘴唇,一别多日,你说话还是这般啊!曾茂才。
  一时之间,千般滋味涌上心头。

  诧异,曾茂才做了那般大事竟然还敢回来,况且此地不是别处,这是上京,说龙潭虎穴都有些轻了。
  佩服。不管如何,还是要敬佩一下,此时有胆气回来,真不是一般人。
  欣喜,由衷的高兴,曾茂才躲在国外,我不知何时能遇到他。
  愤恨,旧愁新恨一起涌了上来,关珊的,白子惠的,我的,一笔接着一笔,要好好算一算那!
  曾茂才,知道你回来,真好!
  于黑夜之中,我坐直了身子,如一把剑,笔直,耳朵在动,想要听的更加真切,只是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曾先生一路辛苦!”
  姓宋的笑着说,听不出其中的真情和假意。
  回来的时候,童香说过一嘴,要跟她联姻的宋家人叫宋修德,这名字谈不上好,中规中矩吧,人接触一次,给我的感觉。两个字,阴鸷,童香与这人有过接触,童家和宋家交好,要不然也不会有这联姻,童香不喜欢这人,宋修德虽然名字中有德,也要修德,可是这人手段狠辣,出手便不留情,平时如常人一般,可看不透这人。
  童香如此抗拒婚事,一方面是不喜自己命运被人安排,想要抗争一下,另一方面便是这宋修德为人,有些让人心里发寒,这样的人睡在同一张床上,将会是煎熬。
  “辛苦谈不上,就是麻烦了一些。”
  曾茂才已是落座,他不温不火的回答,一如他的性格,要说装模作样,还是这曾茂才功力深厚,宋修德差的远呢,我愣是没看出来他跟我称兄道弟,背地里找人杀了关珊,面上不露声色说帮我缉凶,这般功夫,真是叹为观止。
  “确实麻烦了一些,曾先生搞出那么大的事,想必谁也想不到曾先生你会杀个回马枪。”
  确实想不到,不过我更好奇宋修德为什么跟曾茂才坐在一起,他们要谈论什么要紧事,曾茂才搅乱了特勤的一汪池水,现如今被通缉。宋修德竟然也不顾忌一二,真是胆大妄为,不过,胆大妄为的前提是有油水可捞。
  这两个人的对话,可要凝神听了。
  曾茂才笑笑,说道:“闲不住,总要做事的。”
  哈哈!
  宋修德击掌大笑。听起来洒脱,其实装模作样,两边刚刚谈事,是试探阶段,利益场上边不要说些相信人的鬼话。
  “来,喝茶!”宋修德笑完,客气说道。
  举杯。到唇边,茶水一饮而尽,穿过喉咙的声音,最后化成两个字,“好茶!”
  曾茂才如是说。

  宋修德笑笑,说道:“知道曾先生好茶,所以挖空心思的找来此茶。是千年茶树,勉强入口吧。”
  曾茂才说:“费心了。”
  宋修德说道:“曾先生大才,理应这般对待,特勤内部现在鸡飞狗跳,因为曾先生的手段元气大伤,现如今特勤内部势力相争,两派对决,虽有赢家,不过更是乱作一团。”
  曾茂才淡淡一笑,说道:“特勤虽然元气大伤,可却比之前更加可怕,确实因为我的原因,乱成一团,可最后姜还是老的辣。不仅仅抹掉了反对声音,还揪出不少暗线,宋先生如果认为现在的特勤软弱,那可是错了,现在特勤上下一心,人虽少,可气足。以为它是病猫,实则是猛虎啊!”
  日期:2017-06-21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