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2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不宜多说什么。我点点头,便将这清虚剑拿到了手中,询问王灿道,“我们谁先进去?”
  王灿也没客气,略一沉吟,便道,“你们两人先留在外面。我进去探探路……蚩尤传承,我王家掌握的信息最多,进去也更有把握一些。”
  大恩不言谢,我也没有矫情,只是点点头,对他说了一声保重。
  王灿潇洒的挥挥手,正欲登上高台之时。却又回头对我说道,“过会儿若有变故,切记动用清虚剑护佑众人!”
  说完,他便抬脚直接跃上了高台。

  我心里微有疑惑,但很快便释然,他应该是交代让我保护自己的同时,不要忘了阿福等人。
  我抬头往高台之上看去,传承门内情况虽说未知,但从方才第一个门为阳爻所化,其内没有危险,只有奇珍,稳妥起见,应当选择同为阳爻的第五门才是。但王灿却似乎颇不在意,抬脚便直接跨入了第二门。
  此门乃阴爻所化,仅有两侧血色门柱,并无中间过梁,王灿进去之后,跟方才那门一样,血光消散,人和门都消失在了原地。
  我心里微微一紧,开始了静默等待,同时还握紧手中清虚剑,并留意着陆振阳那边的动静。
  跟我们所担心的不同,自王灿进去之后,陆振阳的目光一直注视在那第二门消失之处,并未朝我这边多看一眼,显然心思完全放在了蚩尤传承之上。

  不管他是不想节外生枝,还是忌惮我手中清虚剑,总之他没有动手,这便是最好的结果。没有王灿在,我心里终归还是有些没底。
  静默等待之中,时间似乎过的极慢,也不知过了多久,那第二门消失之处,才终于又有了动静。
  一团血色凭空涌出,阴爻之门急速浮现,而又急速消散,王灿的身影出现在了高台上。
  看到王灿,我先是松了口气。血门之内,非福即祸,王灿安然出现,便证明门内并非灾祸,而是福缘。
  只是下一刻钟,我便又皱起了眉头。跟方才那人不同,王灿出现之时,身体四周并无任何动静,而且并非站立,而是盘膝坐在地上,双目紧闭。
  我第一个反应是他得了蚩尤传承,此时闭眼盘坐,是正在消化。但很快我便排除了这个想法,先前那人仅仅只是得了牛角铜冠,便有那般异象,王灿若是得了蚩尤传承,又怎会如此平静?
  古语有云,天降奇珍必生异象。同样道理,蚩尤传承之时,绝不可能如此平静。
  可王灿为何这般模样?
  还未等我寻思明白,头顶上方,忽然传来一声炸雷。
  我猛地抬头一看,此时我们在这血棺之内,头顶并非天穹。而是跟四周相差无几的血色浓雾笼罩,也不知从何处传出的银色闪电,在炸雷声响之时,恰好撕裂了血雾,一闪而逝。
  一道闪电之后,紧跟着又是一道,隆隆雷声。接连三次响起。

  三声雷响之后,四周空气忽然流动起来,似是起了风。可这是血棺之内,怎会起风?
  正疑惑时,远处的阿福、阿寿忽然屈膝跪了下来,声音激动道,“王君在上!少主终于成了天师,要凝聚印章了!”
  什么?我霎时反应了过来!
  三雷响,天师降!从血门之内出来的王灿,竟是忽然冲破了天师境界。
  虽然实力强横,手下之人都有阳神天师修为,但从一开始我就看出,王灿的境界跟我相仿,都是识曜大圆满,尚未推开天师大门。
  虽说以他的年龄,这种境界已然非凡,但他并非凡人,乃是王屋洞天之主,我不信他没有成就天师之法,之所以停留在目前这个境界,要么就是凑巧,要么就是他有什么目的,刻意停留境界,跟我类似。
  血棺之内,显然是险地,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相信王灿绝不会在此证道天师,此时境况,极有可能是他自己刻意为之!
  更何况他方才还交代了一句,说但有变故,让我护佑众人……冲击天师境界之时,他无自保之力,方才那句话,分明是让我此时为他护法。
  明白过来之后,我匆忙跃上高台。手握清虚剑,站在了他身侧。与此同时,阿福、阿寿二人也疾速赶到,站到了王灿另一侧。
  我转头看了一眼陆振阳,他此时也盯着王灿,但依旧伫立原地,看不出什么动静。我这才放心下来。目光重新看向王灿。
  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有人冲击天师境界,心里不由好奇,王灿能否成功?他选在此地冲击天师,到底有何目的?还有,他凝聚出来的天师印章上,又会是什么字?
  盘坐在高台上的王灿,周身忽的变得模糊起来,围绕在他四周的血雾,似是忽然褪了颜色,化成白色雾霭,将其包裹。
  缭绕白雾,映衬的王灿身体虚幻起来,隐约之间,仿若凭空盘坐于昆仑圣墟之巅的仙人,雾气缭绕微风轻拂之中,一种不属于人世间的仙灵气息逐渐于他周身浮涌。

  三雷响罢,无垢风起。
  人体有桎梏污垢,进入天师境界之时,须得晴雷荡魂、清风涤身,方可摆脱桎梏。踏入道门。
  荡魂晴雷是方才的三声雷响,涤身清风则是此刻的无垢之风。
  这风初时极小,须臾便大了起来,然而奇怪的是,包裹在他周身的雾霭却十分牢固,任凭风吹不动分毫。
  雾霭牢固,他周身的衣物毛发却禁不住风力,被吹的向后撕扯。所幸他的衣物牢固,任凭风力撕扯也不曾损毁。足足过了有三分钟,在那无垢风的不懈作用下。牢固的雾霭才终于动了。
  这雾霭仿佛变成了棉花,一丝丝,一线线从中剥离出去,刚一脱离主体,便随风失去了踪迹。
  雾霭愈来愈薄。王灿的身体则显露的愈发清晰。此时的他周身肤色几近透明,遍体似乎已非肉胎,而是玉石凝露所化,说不出的莹润光泽。
  无垢风还在继续,一直到包裹在他周身的所有雾霭全部消失之后,王灿盘坐在地上的姿势未动,身体却晃晃悠悠的离地而起,整个飘飞起来。
  一寸、两寸……一尺、两尺……他飞起的速度极慢,但向上的势头却不停,慢慢的,竟是升腾到了数丈之高,悬空漂浮在那里。
  进入天师境界的标志便是飞行,历经三雷荡魂、清风涤身之后,王灿的胎体已经涤净了污垢,冲脱了桎梏,此刻飞到空中,便代表这他已经进入天师境界,接下来只要他在空中稳住境界,待落地之时,便算是一名真正的天师了。
  我松了口气,晋升天师境界时,自身是没有任何自保之力的,但到了此刻,王灿的神识已经归位,即便陆振阳此时出手。他也有了一定的抵抗之力,再加上我手里的清虚剑,基本可以确定,王灿不会再有什么危险。
  放松的同时,我心里又涌起几分期待。
  一般来说。晋升天师境界之后,需要过段时间才能凝聚出天师印章。这是因为天师体内力量与地师有了本质不同,地师境界时,不管修行道炁还是巫炁,其力量都为炁。地师三境界中。寻龙之时,炁最稀薄,以气体形态存在于天脉内;点穴境界,炁逐渐凝实,化作液体;等到识曜之后。体内之炁愈发磅礴,形成源石,盘踞在天脉底部,不断旋转。
  日期:2017-06-21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