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792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少阳本想菜一碟,猛然间想起自己现在只有一成半的法力,实在没什么把握,想了一下道:“可以试试。”
  刘老头看了看他,还是摇了摇头,道:“算了,你这么年轻……”
  叶少阳内心那个无语,不是别的,而是自己被人这么看待不是一次两次了,当下也不着急分辨,继续听隔壁的声音,过了大概有半个时辰左右,婴儿的笑声停止了。
  叶少阳向刘老头询问隔壁家到底出了什么事。
  “本来,这是一桩喜事,没想到到头来会这样。”刘老头叹了口气,开始讲起发生在隔壁家的怪事:住在他隔壁的,是一对四十岁左右的夫妇,一直膝下无子,连个女儿都没有,就在今年年初,女方总算是生下了一个大胖子,夫妻俩视若珍宝,十分爱护。

  哪里想到,从上个月开始,那家几个月大的儿子一直就开始发烧,每天昏昏沉沉的,夫妻俩吓得不行,下山到县城去求医问药,钱花了不少,可是孩子的情况一点也没好转,目前已经病的眼看就不行了。
  “不过这孩子来也怪,每天一到半夜,就百病全消,仿佛一下子就好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打滚玩耍,咯咯大笑……刚才你也听到了,于是孩子的娘就抓住这个时候喂孩子一点奶水,这才一直续命至今。夫妻俩认为孩子是撞客或犯了什么煞,找县上几个先生看了,也都不清是怎么回事……”
  到这,刘老头突然想到什么,道:“哦对了,县上玉清观的张道长,他家儿子是被几个鬼缠了,至于鬼的来历,他也不清楚,张道长告诉他们,如果想让儿子活命,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远走千里之外,或许可以避难。不过要从他的道观里走才行。”
  刘四听他说的这么干脆,脸色缓和下来,让刘老头和叶少阳跟着他进屋去。
  三人来进入堂屋,只见地上到处都堆着包袱,刘老头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今天就要走的,等张道长过来,给我们作法,先在他的道观里过一夜,之后再去南方。”
  刘老头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刘四带着他们来到一间房门外,房门关着,刘四让他们等一下,自己敲了敲门,说道:“隔壁刘大伯和他家侄子来了,来看看小顺。”
  屋里响起脚步声,等了一会,一个妇人把门打开,是刘四媳妇,跟刘四一样也是一脸的憔悴,尽量客气地跟刘老汉打了招呼,然后瞥了叶少阳一眼,对刘四说道:“不是说了我们要等张道长过来,小顺可经不起折腾了。”

  不等刘四开口,叶少阳说道:“大嫂,我就看看你家孩子而已,绝不折腾。”
  虽然对方夫妻有四十多岁,按说叫大爷大娘也行了,但这两夫妻管刘老汉叫大伯,刘老汉又说自己是他内侄,那当然只能叫他们哥嫂了。
  刘四媳妇本能上是反感的,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对叶少**本不抱任何信心,不想让他碰自己的孩子,只是看在刘老汉这个老前辈的面子上,也不好断然拒绝,于是开门让他们进去了。
  房间里,窗帘拉得严丝合缝,点着煤油灯,床上被窝里躺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一动不动。叶少阳远远看了一眼,说道:“睡着了吗?”

  “白天一直都是昏睡,只有半夜会醒一会,找他妈妈要奶吃,折腾半天,才又睡去。”刘四解释道。
  叶少阳走了过去,往床上看去,看到了一个小孩,面黄肌瘦的,两个眼圈是黑黑的,在床上昏睡不醒,任是什么人都可以看得出,这孩子只剩下半条命了,说的严重点,也只是剩下一口气在吊着了。
  叶少阳盯着孩子的脸打量了一会,上去掀开了被子。
  ****媳妇想要阻拦,看到叶少阳凝重的神色,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出声。忐忑不安地望着叶少阳把孩子身上的衣服解开。
  下面,是瘦的几乎皮包骨头的躯体,就算是孩子的父母、刘四夫妻,都有点不忍心看。刘四媳妇趴在丈夫怀里,强忍着悲痛。
  叶少阳观察了一会,尤其是盯着孩子印堂处看了好半天,心中有了一些猜测,上前抓住孩子一只手,将罡气打入他体内,想要感知一下他三魂七魄的情况。

  然而,就在他释放罡气的瞬间,原本在沉睡中的孩子猛然间睁开眼睛,反手扣住了叶少阳的手臂,五根瘦弱的手指却爆发出了恐怖的力量,几乎插进了皮肉之中,同时嘴巴长大,发出一声怪叫,照着叶少阳的手臂咬下来。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叶少阳一抬手,用一枚铸母大钱挡在了婴儿的面前,婴儿张开的嘴巴正好咬在了铜钱上,顿时只听嗡的一声响,铸母大钱灵光焕发,婴儿知道不对,急忙往后缩。叶少阳当然不会给机会,左手在婴儿后脑上轻轻一扣,趁着婴儿的嘴巴还没有合上,右手一拍,将铸母大钱丢进了婴儿口中。
  “呜……”婴儿发出一声不像人声的惨叫,想要将铸母大钱往外吐,叶少阳眼疾手快,一张灵符已经贴在了婴儿嘴巴上,然后又是一张,交叉贴住了婴儿的嘴巴。

  叶少阳双手结印,口中不读念咒,就看到婴儿张牙舞爪,张开的嘴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不断往上顶着灵符,同时发出了呜呜的哭声。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和惊悚的场面,把刘老汉吓的瘫坐在了地上,刘四夫妇的内心虽然也恐惧到极点,但看着自己儿子好像受刑似的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又哭又闹,实在不忍心。刘四冲了过去,想要把儿子从床上抱起来。
  “不要过去!”叶少阳大声斥道,“他是附身的鬼,不是你儿子!”
  刘四一下就站住了,定睛看去,自己不到一岁大的儿子如今双眼暴红,布满了血丝,两只眼睛朝着两边眼角翻着,看上去十分恐怖,根本就不像个活人,又想起之前张道长的论断,顿时就信了,愣在当场,怀着巨大的恐惧看着眼前的一幕。
  “可是……我儿子会怎么样啊,会不会被连累!”刘四无比担忧地问道。
  叶少阳没有回答,他已经不能再分心了,双手结出了一个印法不变,双眼死死地盯着床上的婴儿,口中不断念咒。
  逐渐地,叶少阳的额头上开始渗出了汗珠,结印的手也颤抖起来,看上去越来越吃力。

  叶少阳的目光仍然坚毅无比,飞快念咒,贴在婴儿嘴上的两张灵符已经彻底被激发,牵引着铸母大钱的灵力,对婴儿体内那个占据了他躯体的鬼魂进行着疯狂的绞杀,想要将它直接灭掉。
  那个鬼魂已经被封印在了婴儿的口中,依靠自己的修为,不断冲撞着“乂”字符形成的封印,有好几次几乎冲破灵符,都被叶少阳死死压了下来。
  还差一点点……
  叶少阳闭上眼睛,用神识感知着铸母大钱在婴儿口中的沉浮,焕然的灵力,将那一道鬼魂紧紧裹住,叶少阳口中也念起了灭魂咒,想要将这只鬼魂直接灭杀在婴儿的口中。
  鬼附人身,虽然是阴律所不允许,但也有很多是有隐情所在,一般法师遇到这种,都会想办法把鬼魂拘起来,询问隐情,然后再发落。
  日期:2017-06-29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