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养山鸡是萧晋在回来的路上就决定了的事情。因为青山镇就在囚龙村山外,要想开发囚龙村,就绕不开青山镇,所以,第一步先把青山镇的名气打出去,非常重要。
  现代社会,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体质却一直都在下降,特别是城里的富裕阶层,年龄一过三十五岁,健康和养生就会成为他们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野生山鸡,再加上名贵中草药喂养,不但味美,还有益健康,有着这样噱头的产品,一只卖一千块还只能是批发价,要是放到高级酒店里,一只的利润要是少于三千,都算那酒店老板不会做生意。
  青山镇能够养出优质的山鸡,自然而然的就会让人们联想到这里还没有被污染过的天然水土,等宣传的热度差不多了,元家老宅应该也已经卖了出去,正好趁热打铁的启动开发大计。
  到了那时,萧晋才算是真正的站稳了脚跟,才算拥有了挑战易家那样的庞然大物的初级资格。
  稳扎稳打,来日方长!
  又跟赵彩云交代了一些细节,他就让她找来了两个麻袋,把自己买的东西和用来绣“天绣”的衣物布料针线什么的一股脑全都塞了进去,反正董雅洁在开推介会之前肯定还会清洗和处理一下,现在根本没必要在乎干净或者褶皱之类的问题。
  两个麻袋看上去很大,但因为里面没一样重东西,所以他扛在身上非常的轻松,出镇子上山,只比平时多用了二十多分钟,就回到了囚龙村。
  太阳已经落到了山后,天边只留一抹火烧云,村子里炊烟阵阵。因为还有一些天光,所以节省惯了的村民们都没有亮灯,但有一家除外。
  看着敞开的院子里那一盏如豆般的灯光,萧晋的心里只有浓浓的温馨。
  周沛芹,这个驱散了他胸中所有阴霾和孤独的女人,对于刚刚享受过城市浮华的他来说,就像一道清粥小菜,只要离得近些,身体就会油然而生一种贴心润肺般的惬意。

  温婉的小寡妇正在院子里收衣服。她今天穿了件白底碎花的棉布褂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花色都被洗的有些发白,与她一脸的安静和恬淡搭配在一起,没有一丝的陈旧感,仿佛山上草丛中一朵娇弱的花,不惊艳,却能让人一见就再也移不开目光。
  忽然,一阵穿堂风从开着的大门外刮进来,吹得晾衣绳上的一件单衣呼呼作响,差点飞走,周沛芹忙伸手按住,却不知两臂抬动扯起衣摆,露出了一截白嫩纤细的腰肢,恰好给了某个刚刚回来的家伙一份最美好的欢迎礼。
  “呀!萧老师你回来啦!”身后忽然响起梁小月的声音,“咦?老师你怎么在流口水?”
  “啊?有、有吗?”
  周沛芹听见声音转过头,顿时就惊喜的迎上来,柔柔的说:“你回来啦!快进屋休息一下,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说完又瞪了一眼梁小月,训斥道:“还愣着干嘛?赶紧去打盆水,让萧老师洗洗脸。”
  梁小月不爽的冲萧晋扮了个鬼脸,就乖乖的去打水了。
  萧晋把麻袋放下,拉住周沛芹的小手,问:“这次离开的时间长,你有没有想我?”
  周沛芹心虚的看了眼门外,刚要点头,却见他下巴上亮晶晶的,便掏出手帕,一边为他擦拭,一边奇怪道:“我还以为小月那丫头在胡说,没想到你真的流了口水,是不是饿了?”
  萧晋抓住她的手放到嘴边轻轻一吻,厚着脸皮笑道:“没,是看你看的。”
  周沛芹触电一般缩回手,红着脸低下头,转身去关大门,口中轻嗔道:“一回来就胡说八道。”
  “哪有?我这辈子都没说过这么老实的实话。”
  萧晋腆着脸黏上去,在人家耳边吹了口热气,又嘻嘻坏笑着问:“沛芹姐,你的好亲戚应该已经走了吧?!”
  周沛芹脸上的红晕一下子就扩展到了耳根,匆匆说了句“不理你了”,就低头小跑进了厨房。
  看着小寡妇那快速扭动的满月,萧晋大大的咽了口口水,心里就像是有七八十只蚂蚁在到处乱爬一样。
  晚饭后,他拿出给梁小月买的衣服和文具,可把小丫头给高兴坏了,跳起来在他脸上吧唧了好几口,然后便抱着东西钻进了里屋。
  “你看你,村子里到处都是土,你给她买那么好的衣服干什么?”周沛芹心里跟着高兴,嘴里却埋怨道。
  “瞧你说的,怕衣服脏,难道还不穿了么?”萧晋笑笑,又从麻袋里拎出四五个包装袋来,说:“这些是给你的。”
  周沛芹一怔,接过去打开一个,从里面拎出一件米色的针织衫来。
  世界上从来都不会有不喜欢新衣服的女人,再贤惠的也不例外。
  目光微微迷醉的轻抚了抚那件衣服,她就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装回袋子,看着萧晋说:“萧,谢谢你!只不过,这种衣服我在村子里根本穿不着,你真不该为我乱花这份钱的。”
  “怎么穿不着啊?”萧晋瞪眼道,“这已经是我充分考虑到囚龙村的现状之后才给你挑选的,要不然,光是各种款式的裙子,我都能给你买一车回来。”
  周沛芹心里感动,脸上却做出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说:“幸亏你没买,我都多大的岁数了,要是穿裙子出门,还不被村里人笑话死?”

  “胡说!”萧晋捧住她的小脸,细细的端详着说,“我的沛芹姐年轻着呢,稍微打扮一下,说是二十出头的大姑娘,绝对没人敢怀疑。”
  周沛芹羞涩的轻啐一口,却主动把脸贴进了他的怀里,闭上眼幽幽地说:“萧,我知道你对我好,这就足够了。”
  “我对你好,那你对我好么?”
  周沛芹抬起头,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萧晋嘴角坏坏一勾,就从一个袋子里掏出一套带吊带丝袜的白色情趣内衣来,贴着小寡妇的耳朵说:“今天晚上,你穿上这个,我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对我好。”
  小寡妇含羞带怯的去厨房烧热水洗澡了,萧晋强迫自己耐下性子,开始批改走之前给孩子们留下的作业。
  这是当时就交代过的,孩子们写完了就把作业本都交给梁小月带回家里来。
  不一会儿,作业批改完,他见周沛芹还没有完事儿,就索性把还在里屋兴奋的摆弄文具盒的梁小月叫出来,开始为她讲解她做错的那几道题。
  谁知小丫头太兴奋了,一直都心不在焉,每道题都要讲四五遍才能记住,周沛芹早就洗完澡回来了,就坐在一旁安静的给女儿缝补衣裳。

  尽管萧晋心里着急,却也不敢糊弄,耐心的讲完,确定小丫头真的全都懂了,这才让她收拾东西去里屋休息。
  日期:2017-06-20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