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元小希微笑道,“您吃您的,不用管我。”
  特么你瞪俩大眼珠子在旁边看着,小爷儿吃得下吗?话说,小爷儿在京城当少爷的时候,都没让人这么伺候过,元老头平日里的生活是不是也太腐败了点儿?
  摆摆手刚要让元小希离开,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就问道:“这院子里像你这样的工作人员有多少个?”
  元小希想了想,回答道:“算上福伯和花匠的话,一共三十一个人。”
  “那……现在元老先生过世了,你们怎么办?”萧晋又问道。

  元小希脸色黯淡下去,低着头缓缓道:“这个萧先生不用担心,早在一个月前,爷爷就给每个人发了半年的工资,一旦这里事了,他们就会离开的。”
  “爷爷?”萧晋大吃一惊,“你不是这里的佣人?”
  元小希摇摇头:“我是爷爷捡来并养大的。”
  “卧槽!既然你是元老先生的孙女,这会儿不在前面忙活,跑来伺候我干嘛?”
  元小希还是摇头:“我向爷爷发过誓的,这院子是谁的,谁就是我的主人,伺候您是我的本分。”
  噗!

  萧晋一口豆浆就喷了出去,咳嗽着道:“你说啥?主、主人?”
  “是的,”元小希双手交叉在小腹前,恭敬的弯下腰去,说,“从今往后,您就是小希的主……”
  “停!”萧晋抬手打断,皱眉说道:“我不管你们要搞什么鬼,现在、马上把那个福伯给我叫来,我有话要问他。”
  “是,您稍等。”
  看着慌慌张张跑走的姑娘背影,萧晋用手掐了自己一把,挺疼。
  既然不是做梦,那这事儿就有点邪门了。
  仔细想想,昨晚上那个福伯坚持要留宿这件事,就透着古怪。元老头刚死,标准的尸骨未寒,做下人的就算再讲究,也没必要这么着急的就要把老头儿的遗愿给办了吧!
  再说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来封建社会卖身为奴那一套,现在的孩子亲爹亲妈都管不了,凭啥那元老头一句话就能让一个大姑娘甘愿为他人之仆?还特么叫“主人”,你们当这是玩儿SM呐!

  事出反常必有妖!虽然萧晋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隐约间,他感觉自己好像真的跳进了一个大坑。
  约莫七八分钟后,元小希回来了,跟在她后面过来的却不是福伯,而是贾雨娇。
  这位时而风情万种,时而霸气四溢的女人看上去一夜都没有睡的样子,憔悴的厉害,一过来就坐在萧晋的对面,端起他剩下的半碗豆浆就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
  “从昨晚到现在,连杯水都顾不上喝,渴死我了。”
  旁边元小希赶紧为两人又各倒了一碗豆浆,等她把碗放下,萧晋就摆了摆手,说:“元小姐,这里没你的事了。”
  “是,萧先生。”元小希又弯了弯腰,转身离开了院子。
  萧晋起身来到贾雨娇身后,双手捏住她头顶的几处穴位,一边按压一边说道:“雨娇姐姐,我让她去找福伯,你怎么过来了?”
  “福伯出门办事去了,”贾雨娇疲惫的靠在他怀里,闭上眼说,“你想问的事情我都知道,所以我来也一样。”
  “你也知道?”这下萧晋就不得不吃惊了,“送宅子还搭上个大姑娘,这种事儿你就不觉得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贾雨娇无所谓道,“这事儿其实不是我义父的意思,而是小希她自己的主意。
  那孩子是我义父从一个邪教团体解救出来的,或许是因为没少被洗脑的缘故,她从小就跟普通的孩子不一样,特别认死理,还非常的有主见,但凡是自己决定了的事情,就连我义父都拿她没办法。”
  萧晋听得目瞪口呆:“那她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命运跟这座院子绑在一起?难道她脑子有病?”

  “她脑子不但没病,反而智商超高。告诉你,别看小希在你面前总是一副唯唯诺诺、恭恭敬敬的样子,人家可是正儿八经出身哈佛商学院的MBA,这几年,我义父的产业其实都是她在打理。
  实际上,我跟薛良骥最想要的就是这座院子,因为谁继承了这座院子,就等于谁拥有了一个非常出色的高级职业经理人。”
  说着,贾雨娇抬起头,酸溜溜又咬牙切齿的看着他说:“姐姐跟人斗了两三年,到头来得实惠的却是你这个小混蛋,要是你还不知满足,信不信姐姐一口咬下你的命根子?”
  萧晋完全傻了,以他还算正常的三观根本就无法理解,一个能够拿到全球最顶级商学院MBA学位的人,一个本该被无数大企业抢破脑袋的高级管理人才,居然会如此轻率、甚至是胡闹的放弃自己的人生,甘愿与人为奴……
  特么魔幻现实主义电影也不敢这么拍啊!
  “别想美事,你觉得一个生长在文明社会、并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会有可能主动当一个陌生人的奴仆吗?”
  仿佛是看透了萧晋心中所想,贾雨娇又开口道:“小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不清楚,但据我对她的了解,她应该只是把对于我义父的感恩之情转嫁到了你的身上而已。
  因为我义父生前最爱的就是这座宅院,所以她就认为,义父把这座宅院送给谁,就等于心里最看重谁。
  说白了,你只是她个人对义父的感情延续下去的一个载体罢了。”
  萧晋仔细琢磨了一会儿,道:“你这么一说,我就有点理解了。首先,元小希是一个有着独立思维意识的人,所以她不可能是真的认我为主。
  其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对于‘恩惠’这种情感的认知非常的强烈,元老先生救了她并养大了她,所以她要报恩,甚至不惜无偿的做出自己能够做到的所有。
  因此,她叫我‘主人’,并不是真的要当我的仆人,而是表达愿意在我今后的人生中无偿帮助我的意思。”
  “就是这样。”贾雨娇点了点头。
  萧晋想起自己在囚龙村也有一个很不正常的女学生,就无语的摇了摇头,说:“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怎么说话呢?”贾雨娇不满的用后脑勺撞了他一下,“虽然小希愿意伺候你,但她毕竟还是我的晚辈,我希望你能给她一定的尊重,不准你真拿她当下人对待。”
  “拜托,我的姐姐,你忘记我的主业是什么了吗?”萧晋翻个白眼,“我在一穷山沟的破房子里给一帮淌着鼻涕的孩子讲课的时候,旁边跟一个端茶送水的小丫鬟,这像话吗?”
  贾雨娇想了想那种画面,也觉得确实挺别扭的,眼珠子一转,就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萧晋斜着眼看她:“装,接着装,就等着我主动把她给你呢是吧?!”
  贾雨娇微微一笑,重新靠在他的怀里,闭上眼幽幽地说:“萧弟弟,谢谢你。”
  “不用谢,把事先对我的承诺兑现了就成。”

  “要不要脸?昨晚上风流快活的还不够,这一大早就找别的女人,对得起瑶瑶吗?”
  “大姐,你在前院看到瑶瑶有什么行动不便的地方吗?”
  贾雨娇一愣,仔细回想了一下,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不由诧异的转过身,问:“你这种人抱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睡了一夜,居然什么都没干,别不是身体有什么毛病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