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4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躲避着蒋凝香的目光嘟囔道:“我仙子都有儿子了,总要给他留下点东西吧,总不能等他们长大以后连自己的祖宗住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你少来,难道我还不清楚你那点小心思?说实话,你能把自己染红倒也不错,可为什么这么急迫,难道你嗅到了什么危险?”
  陆鸣摇摇头说道:“这倒没有,不过,俗话说,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我不能不提前做点准备,我想了很久,韩佳音给我提供的这次机会确实很难得,要不然,我哪有心思跟她搞什么传媒公司啊……”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不过,我倒是觉得周芷若的出现有可能对你不利,我建议你眼下少跟她来往。”
  陆鸣眯着眼睛盯着蒋凝香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蒋凝香摆摆手说道:“你可别误会,我倒不是想挑拨你们的母子感情,而是从她偷偷摸摸的行为来看,她还是执着于要搞清楚韩耀东的死亡真相,甚至可能还有复仇的想法。
  这样一来,到时候势必会把你牵扯进去,我想,你对当年孙淦、杜远志、韩越三个人之间的那场权力斗争也有所耳闻,这里面的牵扯到的方方面面的利益关系。
  所以,不管是孙淦父子还是韩越绝对不会允许有人再去翻他们的老账,你恐怕还不知道,眼下,孙淦和韩越两个又开始重演十年前的那出戏了。”
  陆鸣惊讶道:“难道他们两个也翻脸了?”
  蒋凝香摇摇头说道:“比翻脸还要严重,他们正在为了省委一个副书记的职务明争暗斗,最后是不是悲剧眼下还不好说。
  但这个节骨眼下,他们绝对不能容忍有人试图揭他们的袜底子,你自己本来就是一个敏感人物,再加上和周芷若的关系,随时都能把你推倒风口浪尖上,做为你的母亲,我不清楚周芷若是不是替你考虑过……”

  陆鸣倒是承认蒋凝香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不过,周芷若早就考虑到这个问题了,所以,并没有过于担心。
  而是有点不在乎地说道:“干妈,你的担心倒也有几分道理,不过,我妈也不是那种不计后果的人。
  她不可能采用传统手段找自己的仇人报仇,即便报仇也会在机会恰当的时候,另外,我暂时不会让外界知道我们的母子关系,最后,我妈现在是美籍华人,孙淦要想动她也没这么容易……”
  蒋凝香不屑地说道:“美籍华人算个屁啊,周芷若简直越来越幼稚了,难道她以为这个身份能成为护身符?
  哼,别说是美籍华人,一旦让孙淦父子察觉到有人威胁他的政治前途的话,就算是美国总统他也敢下手。
  当年的杜远志就是例子,堂堂市委副书记,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韩耀东还是公丨安丨局长,最后连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陆建民更是家破人亡,这都是血的教训。
  阿鸣,都说商场如战场,但和官场比比就小巫见大巫了,如果你只是一个商人,最多也就是赔点钱,再严重点无非是倾家荡产,可如果你参与了权力斗争,怎最终怎么死都不知道呢?
  难道你自己还没有感觉到?那些暗中窥视你的人在乎的还不仅仅是陆建民的钱,而是他给你是不是留下了其他东西。
  我可警告你啊,如果你手里真的有陆建民留下的什么犯罪证据之类的东西,最好把它忘掉,只要你敢交给周芷若,今后你们母子就别想安宁了。”
  陆鸣听了蒋凝香的话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可嘴里却说道:“干妈,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你也是个商人,可为什么还和韩越一家交往……”

  蒋凝香说道:“首先,我交往的是韩越的老婆韩萍,她可不是官场上的人,其次,我和韩萍交往完全是出于生意上的关系,不会参与韩越的任何事情。
  做为商人,关注政府的政策和参与到其中是两码事,难道你没看过那些每年参加两会的商界精英吗。
  别看他们今天提这个建议,明天提那个建议,可没有一样是跟政治权利有关的,大不了都是一些有关民生的东西。
  少数敢胡言乱语的代表基本上回去之后就再也听不见声音了,就像陆建民一样,他为什么会倒霉,就是因为他们父子想多管闲事,想帮着杜远志爬上市委书记的位置,结果怎么样……”
  陆鸣想起母亲说蒋凝香是个见风使舵的人,其实也不尽然,严格说起来,她应该算是个识时务的人。

  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她也算得上是个女中豪杰了,要是没有一点城府的话,恐怕像周怡一样,早就跟着财神蹲大狱了。
  “干妈,我简直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遗憾的是你没有当官,否则肯定没有对手……”陆鸣笑道。
  蒋凝香嗔道:“你少拍马屁,我这些话也就是跟你说说,不过,听不听就在你了,要不是看在阿君和我外孙的份上,我还懒得说呢……”
  正说着,秘书把两个人的午饭送过来了,蒋凝香站起身来说道:“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新源村的项目我基本上没意见,不过,要等我派人实地考察之后再说……”
  陆鸣笑道:“又给干妈添麻烦了……”

  蒋凝香没好气地说道:“虽然说我是个董事长,可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你的执行助理嘛,你什么时候高兴了就过来指手画脚一番,然后我就要忙的马不停蹄的到处跑……”
  陆鸣急忙把几样菜给蒋凝香捡到碗里,笑道:“谁让你是我妈呢。”
  蒋凝香嗔道:“别叫的这么亲热,以后有什么事找你那个妈想办法,我可不想一边替她儿子操心,一边还被她在背后评头论足……”
  陆鸣信誓旦旦地说道:“我又不是小孩,难道还不知道干妈对我的一片真情?”

  蒋凝香瞪了陆鸣一眼,脸上有点微微泛红,埋头吃了几口反,忽然问道:“最近你见过那个女丨警丨察吗?”
  就能楞了一下问道:“你是说徐晓帆?”
  蒋凝香嗔道:“难道你还认识别的女丨警丨察?”
  陆鸣心想,那当然,还有一个女丨警丨察现在正在自己经营小店铺呢,嘴里却说道:“见过一次……还是为了阿龙案子上事情。”
  “难道她就没有跟你说点什么?”蒋凝香问道。
  陆鸣似乎明白蒋凝香的意思,放下筷子说道:“干妈,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蒋凝香好一阵没出声,最后说道:“她不是什么话都对你说吗?你怎么就没有问问她陆建民跟案子为什么既没有结案也没有继续调查?”

  陆鸣说道:“应该暂时没有什么事,要不然肯定会跟我说的……”
  蒋凝香犹豫了一下说道:“这要看她知道什么了,如果她什么都不知道,跟你说什么?”
  陆鸣盯着蒋凝香说道:“干妈,你就别打哑谜俩,你想说什么?”
  蒋凝香楞了愣神,最后答非所问地嘟囔道:“三分局的那个廖燕北调到市局当副局长也有些日子了,这个人很有意思,他可不是卢源那种直脾气的人……”
  陆鸣由于长时间没有回家,心里面有点过意不去,所以从市里面回来的时候,不仅给南星买了礼物,还给蒋碧云买了一大堆营养品,以弥补心里的亏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