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14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得知杨秀峰来汇报经济协会相关的工作进展,肖建海本想不见,但转念却想到自己不见,不过问经济协会任何的事情,那不正合杨秀峰的心意?今后也不知道有多少工资他都会借用经济协会来绕开自己,那才叫尴尬。
  这样的事情,杨秀峰肯定能够做出来的。肖建海对他处理事务时那种心态,觉得看的比较准。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他本来心藏祸心,表面上还给人看着很有善意,很真诚,也让外在的人看着得出他是一个对工作、为人为官品行端正似的。而肖建海和赵弘坤却知道,杨秀峰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之前跟在钱维扬身边,受到钱维扬的倚重和提拔,可想而知回事怎么样的心态。
  只是,面对面地接触杨秀峰后,肖建海觉得他在一些方面还真是难以捉住他的软处。有时候肖建海就想,要不要拜访下钱维扬,看能不能从头那里得到杨秀峰的一些弱点?钱维扬在市里依旧给边缘化,对他的老部下杨秀峰没有伸手拉他,心里会没有恨意?
  肖建海觉得不可能,那次赵弘坤说到这事时,就像着要试一试,肖建海还是给否定了。钱维扬在南方市里不动,或许是杨秀峰不肯拉他,或许是省里的意图,对这一点,肖建海觉得对体制里的特征理解得更透彻。
  在南方市里,要搞杨秀峰的小动作未必会有什么占优之处,他在南方市有公丨安丨口子,而在市里也有更多的人听信他那一套,更有些人担心杨秀峰对他们进行清算,指望着能够有立功的机会。只要他一动,对自己和赵弘坤在市里的所有行动都能够查出来吧。肖建海知道自己在半坡亭那里的臭事,月雯对自己的恶感只怕会主动找杨秀峰将自己的事给截出来。
  而她手里不仅有自己的票据,会不会有自己的一些不雅视频资料?那个恶毒的女人,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约在茶楼里见,赵弘坤也跟在肖建海身边,知道这段时间领导精神状态不好,单独见杨秀峰会不会有所上当,真不好说。杨秀峰急着见领导会有什么好心?
  两人在茶楼包间里等,先进讨论了大厅到的一些关于经济协会的消息,从中和谐信息里也能够估计着杨秀峰有什么用心。对经济工作,肖建海和赵弘坤都不陌生,只是没有杨秀峰这样能够放开手脚来做经济,也没有杨秀峰这样有着好的机遇,给华兴天下集团认可后的杨秀峰,才会走得如此顺风顺水吧。没有华兴天下集团,杨秀峰什么都不是。
  见杨秀峰进来脸上含笑,这是杨秀峰在人前做出来的假脸,却给南方市的很多人追捧着。肖建海自然知道他这张假脸是在开发区工作那段时间练出来,也是跟着徐燕萍那个变态的女人学来的。肖建海也不会当面戳破杨秀峰这假态度,站起来,赵弘坤也随即站起来。
  “老领导好。”肖建海是柳市市长时,杨秀峰在柳市开发区里的主任,是市政府的下属,只是,当初的开发区将能够将市政府委派的干部给退回去。
  “秀峰市长辛苦了。”两人格式化的问候里,更多地体现了彼此之间那种不得已,谁都不想见到对方吧,只是,在市里为了工作却不得不要见见。
  肖建海的意思是你这段时间忙着经济协会的事情,当真辛苦了。或许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今后市里的权力都抓在手里,是不是更辛苦?
  杨秀峰不会去深想,在体制里,市长和书记之间要说在工作上能够配合而不是拆台,那是非常稀少的。肖建海对自己要说没有抱怨,也是不可能的,市里的大方向本该由肖建海来张口,但目前肖建海只能在市委里发话,对市里的主要工作,特别是经济方面的工作,他说了不算也很自知地很少对经济方面的工作发话。
  “老领导,今天从省里回来,先过来给您汇报经济协会的工作。”“秀峰市长啊,经济方面的工作你做主你决策嘛。”肖建海还是要脸面,在工作上,市政府负责这些工作上肯定的,说出来也不会丢肖建海的脸面,只是,在更多的地方,都是按书记的意图来进行工作,围绕书记的意图进行建设。南方市这里就特殊了,南方市的经济建设大布局,是杨秀峰借口省里的意思来进行布局的,而华兴天下集团在南方市的布局也都是他们先商定好了的,肖建海到来后,只是给告知,而不是参与决策。

  “南方市的大局,自然要请书记来决策。”杨秀峰说,经济协会的事情已经定论,接下来在市里或许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但都是执行之前的决策,此时说书记是市里的决策者,让肖建海和赵弘坤听着都非常地刺耳。
  杨秀峰不管肖建海怎么想,将桌上的茶猛喝一口,坐下来对经济协会的工作进行汇报。市里今后有不少的工作要做,市委那边也要做一些配合的工作,比如说宣传等,对下面的要求行文时也是以市委的名头来进行的。这一切,也都要肖建海先认可了这些工作,今后才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肖建海在南方市没有多少人脉了,要是不出意外,蒋国吉进一步在省里成为一把手,组织部里周诚已经坐稳,田成东的职位也会解决吧。加上京城的意思,今后在柳省里的局面基本基本定论。宁致远要是成为省长,从某种意义上是对柳省地方势力的权衡,可宁致远的态度却分明,对今后杨秀峰说来有着更好的工作环境。
  如此一来,肖建海在南方市会更消落吧。

  即使,蒋国吉不能前进一步,京城会不会让谁来顶替他而将他调离?不调离,就会维持在之前的位子上。当然,这样的安排对京城说来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不会这样做。也不会做出这样有违习惯的决定。
  不论怎么样,今后波及到杨秀峰的可能性都不会大,诚然像蒋国吉隐晦地表示过,事来主持柳省,都不会让柳市和南方市在短时间里倒下,这样前后对比太大会让京城对继任者得出坏结论。
  肖建海和赵弘坤都在听着,赵弘坤还做了些笔录,真正是市里的一些重要工作,肖建海也知道他作为市委书记,作为一把手,要是不知道这些事,只能会让更多的人轻看他。不是闹性子的时候,肖建海还是比较理智的。
  从茶楼里出来,工作的事情说过后,杨秀峰也没有兴致跟肖建海和赵弘坤多聊,籍口坐车累而先走了。
  如今半坡亭不能去,肖建海也没有一个地方感到顺心的,要说舒心就是奢求了,唯有到省里去才有可能。只是,如今对经费的使用越来越严,即使还没有动真格的。肖建海也察觉到下面的人都小心起来,在外面花钱远没有以前那样顺手。
  杨秀峰离开后,赵弘坤站起来给肖建海换一杯茶,说,“老板,杨秀峰居心不小啊。”“说说看?”“我觉得有必要到省里给领导汇报,他们搞这样一个经济协会后,这一次对来年的经济工作进行定向,那是什么意思?垄断还是排除异己?完全就是将经济大权掌控在手,之后来要挟省里嘛,这样的意图省里或许会给他迷惑住。”
  日期:2018-06-08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