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5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说:“如果有人非要做文章我也没有办法,论关系,我们的确不错。”

  王家栋说:“是啊,即便你跟他没有任何经济问题,最起码还可以拿你们平时的关系来说事。眼下,最好不要去打听什么,如果上级领导想跟你通气,自然就会通气,如果他不想,你就是去打听也没有用,反而容易给人落下口实。”
  “嗯,我明白。”彭长宜点点头说道。
  “还有,你那几个死党中,你觉着还有谁可能会受到牵连?或者说,还有谁可能会出事?”王家栋严肃地说道。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这个,我还真说不清。在头去三源前,我们几个的确接触比较频繁,有事没事的往一块凑,自从我去三源后,尽管每次回来都会找他们喝酒,但只是喝酒,不会有别的。从三源回来后,我当了他们的书记,这些人还是比较自觉,在各个方面都没有让我为难,至于他们各自的工作,还都不错,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表面上还真看不出什么,就拿老黄来说吧,之前也没有听说有谁告他,不还是出了这档子事吗?要说他工作跟谁有瓜葛,恐怕也就是姚斌了,因为有些项目是姚斌亲自抓的……”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说到这里,突然就打了个冷战,姚斌最近跟朱国庆走得比较近,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吗?
  王家栋没有理会彭长宜的愣神,说道:“你跟姚斌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没有?”
  彭长宜苦笑了一下,说道:“您老就不能把我往好处想吗?我如果跟他们有不清楚的地方,除去喝酒,没有其他,从前是这样,自打我回来,我们喝酒的机会都不是很多了。”
  “你别绕弯子,你跟寇京海呢?”王家栋依然严肃地问道。
  彭长宜看着王家栋的表情严肃,知道这个老组织部部长、官场校长此时比他想得更深、更远了,就说:“您放心,我彭长宜没有沾过他们任何人一分钱的便宜,从前是,现在更是。我如果是那么爱财的人,您想想,我现在怎么还是房屋一间,地无一垄?”
  “别打岔,我只是问你有没有!”王家栋坚定地说道。
  “没有,保证没有,我从不插手市政工程,另外,跟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甚至是亢州所有的基层干部的关系都是干净的,没有任何说不清楚的地方。还是那句话,除去喝酒。”
  王家栋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长宜,别怪我逼问你,你还记得我反复跟你强调过的一句话吗?官场需要自律,政治需要智慧。”
  彭长宜说道:“我一直都没敢忘记。”
  王家栋说道:“我不介意拿我自己当你的反面教材,你想想,如果当初我身上一点污点都没有,翟炳德就是多么想办我,也是办不倒我的,他可能会把我凉在一边,可能会永远都不提拔我,但至少不会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我说这话你懂吗?”
  听王家栋这样说,彭长宜不好意思看他了,他的脸扭向一边,说道:“明白。其实,您也不完全是这个原因……”
  王家栋说:“是,你说的我理解,他办我的确没安好心,是想打老樊的主意,但如果我是无懈可击,他最起码不会以这个借口办我,我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嗯。”彭长宜不好继续这个话题,就装作低头喝水。

  “所以,在官场上,一个首要的原则就是要干净,不给对手留下办你的机会!”王家栋看着他,说得斩钉截铁。
  彭长宜忽然想起沈芳曾经骂自己有官瘾,一点好处也不敢要,唯恐自己犯错误耽误了往上爬。想到这里他说道:“您说的这些,极有可能被人解读为有往上爬的野心。”
  王家栋说:“那也只是沈芳这种水平的人才说这样的话。”
  彭长宜“噗嗤”一声笑了,说道:“您太睿智了。”

  王家栋没有理会他的吹捧,而是说道:“其实,说白了,官,其实就是一种职业,我为什么说我现在没有教导你的资格了,就在这里,因为到目前为止,我失败了,你却比我做得更好。”
  彭长宜说:“您快别这么说了,我会无地自容的。我不是做得好,而是这么多年来,您反复敲打我,嘱咐我,我就是有这贼心都没这贼胆了。”彭长宜坦诚地说道。
  “那就好。”王家栋松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汗,说道:“你小子吓得我汗都出来了。”
  彭长宜笑了,说:“我可能会因为别的犯错误,从现在起我跟您保证,绝不在经济问题上犯错误。”
  “放屁!什么错误都不能犯。”王家栋厉声说道。
  “那……有些事如果上级愣说是错误我也没办法啊——”彭长宜哭丧着脸说道。
  王家栋敏感地意识到了什么,就问道:“你是不是对政府预留地皮的事还耿耿于怀?”
  “有点。”彭长宜老实地说道,王家栋既然能这样洞悉他的内心,在真人面前,他也不想隐瞒什么。
  王家栋说:“这个事我也琢磨过,岳筱是个基层成长起来的干部,这一点跟你的升迁经历很相像。但是他做党务工作的时间不长,不是很有经验,还是比较热衷于具体工作,他在某种程度上不是一个很老练的政客,政治上也不是很成熟的,所以,这就更要求你要谨慎做人,谨慎做事,往往这样的领导眼里是容不下人的,容不下你对他的不服从,容不下你不同的意见,再加上有人做些添柴加火的事,所以,不得不防。”

  “我意识到了,但却是防不胜防,也没法防,总得做工作干事吧?你只要干事,就难免有失误,何况别人再别有用心。”彭长宜苦恼地说道。
  日期:2017-06-20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