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5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唯一可以立刻操作的一个方案,这个评价意味深长,使在座的各位领导感到了压力,他们这些亢州通们,居然还不如一个下到基层锻炼的女子,这个的确有点让人汗颜。也让人们对舒晴有了敬意。因为,除去彭长宜之外,全体班子成员,都对牛关屯不报任何希望,甚至对彭长宜将牛关屯放在第一批创建活动的名单中表示异议,所以在安排汇报的时候,舒晴被排在了最后。但没想到的是,只有舒晴工作做得最扎实,而且思路清晰,目标明确,办法可行。接下来,这些人自然而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其实,督城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关昊趟开了所有的路子,用尽了所有的资源和办法,给亢州这些后来者奠定了成功的基础。
  这天,亢州召开了全市开展创建文明生态村动员大会,彭长宜刚讲完话,会议还在进行中,女服务员借给领导们倒水的机会,走到彭长宜跟前,悄悄递给他一个纸条,他展开看了一眼后,便离开主席台,来到了会场旁边的休息室,那里,有三个人正等着他,秘书宋知厚也在这里。
  宋知厚刚要说什么,就听其中一个人抢先说道:“彭书记,我们是锦安市纪委的,今天来亢州,是有事需要您配合调查。”说着,此人向他出示了证件。
  调查?锦安市纪委的人?彭长宜的心就是一动。他看了看那个说话的人,的确有些面熟。
  他客气地让他们三人坐下,看他们三人手里的公文包和说话时的表情,彭长宜就得知,他们是带着任务下来的。
  果然,那个人做完自我介绍后说道:“我们接到群众举报,反映亢州市建设局局长黄金,利用职权,为亲属谋取私利,多次参与工程发包和向工程方索贿和贪腐的现象,市纪委决定对其进行调查,在调查期间,希望得到彭书记本人的配合。”
  彭长宜注意到他说的是“希望得到彭书记的配合”,而不是“亢州市委的配合”,看来,来人已经摸清了他跟黄金私人关系不错这个情况了。
  彭长宜的脑袋就有些发蒙,黄金索贿贪腐?他怎么事先一点都不知情?他一直觉得亢州这几个弟兄,?在他回来期间,不给他找事惹事,而且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做得相当不错,何来索贿和贪腐?

  他震惊的表情,没有逃过市纪委人的眼睛,那个人说道:“是不是感到很吃惊?”
  彭长宜实事求是地说:“是的,我的确很吃惊,我事先一点都不知情。”
  那个人冷笑了一下,说道:“这就给我们反腐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那就是,干部违法违纪的方式和途径已经向更隐秘、更难以调查和界定的方向发展,也可能,黄金没有直接索贿受贿,但却以更为合理的方式进行非法的权钱交易。所以说,随着时代的进步,官员贪腐也表现出形式多样化的特点。”
  彭长宜很反感他这种说教的腔调,更反感一上来就给黄金定了罪,好像他们已经掌握了黄金违法乱纪、索贿受贿的证据似的。

  但他仍然心平气和地说道:“请上级纪委放心,无论是作为亢州市委还是我本人,都会全力配合对黄金的一切调查取证工作的,这一点我以党性担保。”
  这时,其中一个人说道:“我们听说彭书记和黄金交情不错,这么多年一直保持很密切的关系。”
  这个人说的话让彭长宜更加反感,他严肃地说道:“我刚才说了,无论是亢州市委还是我本人,将全力配合市纪委对黄金问题的调查,无论我跟他是什么关系,都不会影响纪委这次的调查,我以党性保证!”
  就这样,大会结束后,黄金刚走出会场,就被等候在外的锦安市纪委的人带走了。

  当天下午,彭长宜就接到江帆打来的询问电话,江帆担心彭长宜会受到黄金案件的影响。
  彭长宜说道:“您放心,我跟黄金交情是不错,但是我保证,我跟他没有任何的利益瓜葛和权力寻租的现象。”
  江帆说:“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不过你也要高度关注这件事才对。”
  彭长宜说:“是,我会的。”
  晚上,彭长宜就给老领导王家栋打了电话,他首先询问了阿姨的病情。
  王家栋说:“最近化疗回来效果不错,除去最初几天不想吃东西外,经过调养,现在胃口恢复得差不多了,儿子和儿媳百般照顾,她的精神状态很好。这么晚打电话有事吗?”
  彭长宜说:“没什么事,我就是不放心阿姨的情况,想问问。”

  王家栋听他这么说,就知道彭长宜有事,说道:“如果有事就过来说吧。”
  彭长宜说:“我是想过去,又怕吵了你们休息,要不,我去接您出来喝茶。”
  王家栋笑了,说道:“不用,你就过来吧,王子奇马上要睡觉,你阿姨现在休息的也很早,现在就剩我和小圆在客厅看电视呢。”
  彭长宜说:“那好,我稍愣一会就过去。”
  彭长宜说着,就挂了电话。他把老顾送回家后,自己就开着车来到了部长家门口。
  不用敲门,门是虚掩着的,估计是故意给他留的。他进来后,就将门锁好。

  许是听见了他的脚步声,外面的门灯随后就亮了。王圆从屋里走了出来,站在台阶下迎接彭长宜。
  彭长宜小声说道:“都休息了吗?”
  王圆说:“孩子跟雯雯睡下了,我妈估计这会也睡着了。”
  王家栋见彭长宜走了进来,就拄着拐棍站了起来,向书房走去。

  彭长宜跟在他的后面,脱去了外套,挂在衣架上。
  王圆给彭长宜送过来一杯茶水,又把客厅父亲的杯子加满水后就走了出去。
  王圆回来后,彭长宜感觉他最大的变化就是比从前更深沉了,眉宇间有了一种沧桑感,他的目光不再像从前那么叵测,而是多了几分坦荡,也许,这种坦荡是一种风雨过后的沉淀,彭长宜相信,王圆以后的路不会太差的。
  王圆出去后,彭长宜没有直接进入正题,而是说道:“小圆最近没打算做点什么吗?”
  王家栋说:“做什么?酒店和宾馆的合同没有到期,他母亲这种状况,他暂时不会考虑生意上的事的。”
  “也好,家里也需要人。”
  王家栋说:“你这么晚来有事吗??”
  “嗯,上午开完大会,锦安市纪委来人,把黄金带走了。”
  “哦?”尽管彭长宜说得很平静,但王家栋还是感到了吃惊,随后,他的反应跟江帆一样:“你跟他有不清楚的地方吗?”

  彭长宜说:“就知道您会这样问,我跟他没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我们交情的确不浅,但是没有经济往来,更不存在原则以外的任何利益瓜葛,请相信我。”
  王家栋说道:“他当局长这么多年来,特别是你回来后,他手里那么多工程,你就没有写过条子打过招呼?”
  彭长宜说:“我不是生活在真空中,这样的事的确遇到过,确实有人找我要过工程,但我没有一次是正式跟他打过招呼的,我都婉言答复了,我不搀和的目的倒不是因为别的,是怕到时黄金念及我的情面不好摆布,让他工作处于被动。”
  王家栋看着彭长宜,尽管他担心,但是从彭长宜的目光中,他看到了坦然和诚实。彭长宜既然跑来跟自己说这事,相信他在黄金问题上是干净的。
  但他还是不放心,又问道:“你和他,真的不存在任何问题,真的是干净的?”
  彭长宜说:“从前没有,现在也没有。如果非要说有的话,就是我们平时在一起聚的时候多些,但自从我回来后,跟他们几个人在一起聚的机会都比从前少了好多。”
  王家栋叹了口气,说道:“防止有人做文章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